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翌日清晨!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一阵芳香飘过,还未等秦彦看清楚来人的容貌,温香满怀。

    “想死奴家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秦彦愣了一下,苦笑一声,“你怎么来镐京了?”

    除了段婉儿,还有哪个像她这般妩媚豪放?这故意撒娇的言语让秦彦的骨头都酥了。不得不说,这丫头有自己一套讨人欢喜的办法。让人欲罢不能。

    “怎么?我不能来吗?”段婉儿噘着嘴,愤愤的哼了一声,“我不找你,你也不知道找人家。再不过来看看,估计你都忘记人家了。”

    一边说,一边大步的走了进去。

    一对明亮的双眼贼溜溜的四处打量着,嘟囔着说道:“小日子过的舒坦啊,天天美女在怀,乐不思蜀了吧?”

    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你啊,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没事的话,你怎么会来镐京?说吧,什么事。”

    “人家好累啊,不想在工作了,就想以后守在你身边,乖乖的做你的小女人,每天伺候你。好不好?”段婉儿骑跨在秦彦的腿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娇媚的说道。

    “你爷爷可是把段家的希望都放在了你身上,你能走得开?”秦彦可不会相信段婉儿的假话,知道她这是在撒娇,在讨自己欢心。

    要论对付男人的手段,估摸着沈沉鱼等人加上一起也不是段婉儿的对手。这妮子,总是能让人又爱又恨,却又无法忘怀。

    “我管不了那么许多了。让我这样跟你异地,十天半个月的也没有个联系,太折磨人了。以后我就陪在你身边,给你生个小宝宝,好不好?”段婉儿凑在秦彦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让人*难耐。

    “只要你高兴,你想怎么做都可以。”秦彦微微一笑。

    “这可是你说的啊。”段婉儿妩媚一笑,“可不许撒谎。”

    “一口唾沫一口钉,我像是那种撒谎的人吗?”秦彦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你的萧薇小姐姐咋办?我可是要天天晚上霸占着你,你的萧薇小姐姐能愿意?”段婉儿促狭的笑着。

    “那有什么,大不了来个一龙戏双凤。”秦彦嘿嘿一笑。

    “美得你呢。”段婉儿剜了他一眼,回身在沙发上坐下。

    “你的萧薇小姐姐呢?”段婉儿问道。

    “一早就去公司了。刚拿下一块地皮,事情比较多。而且,有人捣乱,难免会麻烦一些。”秦彦回答道。

    “赵河图?”段婉儿问道。

    秦彦不禁一愣,“你知道赵河图?”

    “这么声名赫赫的人物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在西北,最有势力的一个就是号称清朝王爷的纳兰家族,还有一个,就是这无冕之王赵河图。在西北,赵河图可以说是只手遮天,权势滔天,绝对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枭。”段婉儿如数家珍,对赵河图的事迹说的详详细细一清二楚。

    秦彦愣了一下,问道:“你这次到镐京市是为了赵河图而来吧?”

    “什么事都瞒不了你。”段婉儿嗔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满。“上面对赵河图已经非常的不满,决定来一次强有力的打黑行动,首选的目标就是赵河图。此人在西北无法无天,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就连很多当地的官员也都被他拉下了马。此人不除,对西北的经济会有很大的影响。而且,根据我们的调查,赵河图跟中东和车臣的*来往密切,有帮助他们洗黑钱的嫌疑。所以,决定派我过来搜集关于赵河图的黑材料,然后将他和他的党羽一网打尽。”

    “我就说嘛。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会到镐京来。”秦彦说道。

    “对付赵河图是一件事,主要还是知道你在这边所以想来看看你嘛。你个坏蛋,你自己说说,你有多久没找人家了?如果我不来找你的话,你是不是就该把我忘了?”段婉儿嗔了他一眼。

    秦彦讪讪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说实话,虽然把天门的事情都交给了薛冰在打理,可是,秦彦也没有闲着,每天还是忙忙碌碌。偶尔,也会给沈沉鱼打个电话问候几声,顺便的腻歪一下。反倒是段婉儿,秦彦的确是有些疏忽。

    “没话说了吧?就知道你是个没良心的东西。”段婉儿嗔了他一眼。

    顿了顿,段婉儿又接着说道:“在来之前,上级领导也跟我交代过,希望你可以协助我对付赵河图。”

    秦彦一愣,撇了撇嘴,说道:“这是你们的事情,干嘛把我牵扯上?”

    “能为国家和民族做点事情,那是你的荣幸。”段婉儿说道。

    “别跟我说这些大道理。我很清楚,在你们这些政治家的眼里,像我这样的人不过就是尿壶而已。用的时候就拿出来,不用的时候就嫌我臭。现在让我出力,谁知道哪一天看我不顺眼也会像对付赵河图那样对付我。”秦彦说道。

    “不就是想要好处嘛,你以为我不明白。”段婉儿剜了他一眼,说道,“上级领导不是不清楚你的身份,也知道你们天门所做的事情都有恪守本分,不会影响到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所以,对你们也一直都很包容和支持。这次我来之前,上级领导给了我一把尚方宝剑,所有西北大小官员,一旦查处,证据确凿,可以当即下狱。当然,也给了你一个大大的好处。”

    一边说,段婉儿一边掏出一个红本本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秦彦诧异的问道。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段婉儿说道。

    秦彦疑惑的打开看了一眼,“少将?给我个少将的头衔有什么用?又没有啥实权。再说,就算我是上将又如何?该收拾我的时候还不是收拾我。”

    “别不识好歹。”段婉儿瞪了他一眼。

    “哎……!”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我知道,我不答应也得答应。他们分明就清楚我的性格,所以派你过来,知道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出事。得,这个哑巴亏我吃了。”

    “说的好像自己很委屈似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赵河图之间的恩怨。就算我不来,你还是一样要对付他。”段婉儿说道。

    秦彦一愣,咧嘴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