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他们想要干将神剑没有问题,可是,他们不应该杀阎辉。虽然那个逆子不成器,可是,毕竟是我的儿子,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们动手。”阎郗玮的眼神里迸射出阵阵寒意。

    秦彦所认识的阎郗玮,一直都有点玩世不恭,“老不正经”,从未见他动过真怒。可是这一次,阎辉的死似乎激起了阎郗玮的杀意。

    “天谴的人收集十大魔刀肯定是别有所图。如今他们只拿到了五把,而干将莫邪本是一体,他们只能算拿到四把半,咱们不必急着跟天谴的人正面对抗。我跟天谴的首领交过手,他的功夫高深莫测,似乎也懂得咱们天门的浩然之气。阎老,不是我觉得你打不过他,而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秦彦劝阻道。

    秦彦并不知晓,药王门的至宝鬼手并未落到天谴的手中,而是被皇擎天夺去。

    “我阎郗玮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对生死早就看的淡了。巫门在江湖上也算是赫赫有名,如今我的义子被杀,若是我什么也不做的话,岂非被天谴的人小瞧了?而且,我也想会一会那个天谴的首领,看看他究竟有多厉害。”阎郗玮愤愤的说道。

    顿了顿,阎郗玮又接着说道:“这次我过来找你,是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阎老尽管吩咐。”秦彦说道。

    “如果我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能不能帮我照顾芷语?”阎郗玮有点像是在交代后事。

    秦彦愣了愣,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芷语小姐有事。不过,阎老,我还是想说,咱们还是先忍一忍为好。”

    微微一笑,阎郗玮说道:“一味的退让只会让天谴越发的张扬跋扈,咱们必须要拿出一点态度出来,也算是告诉天谴,咱们并不是没有人。”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既然阎老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再说什么了。总之,你一定要小心。如果真的遇上天谴的首领,千万不可小觑。”

    “怎么?你觉得我打不过他?”阎郗玮呵呵的笑道。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秦彦慌忙的说道。

    “逗你玩呢。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芷语,只要你能照顾好她,就算我死了也没什么。再说,他们想要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我巫门能够屹立江湖这么多年,岂会没有一点绝技?”阎郗玮说道。

    秦彦微微一愣,“我跟独孤蓉交过手,她的功夫进步神速。应该就是巫门的绝技吧?”

    “那是巫门一种激发潜能的方法,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一个人的实力拔升两倍到三倍,甚至更多。这是巫门历代先祖的心血,是一种通过呼吸的方法将人的实力短时间内提升的办法。不过,一旦过了这段时间,会有短暂的时刻出现身体麻痹的迹象。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是不能随便乱用的,否则就等于是找死。”阎郗玮说道。

    “原来是这样。”秦彦点了点头。

    任何一种功夫都讲究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太快提升实力必然是牺牲某些东西为代价的。

    “你放心吧,我有分寸。而且,我估摸着天谴的首领应该不在镐京,这样的事情似乎用不着他亲自出马。他们杀了我的义子,那我也杀他们的人,算是给天谴一个小小的警告。如果他们首领真的敢来的话,那我就好好的会一会他。”阎郗玮说道。

    “既是如此,那阎老一切小心。”秦彦再三的嘱托。

    难道有这么投缘的一个长辈,秦彦并不希望他出事。

    忽然,一道寒光从外飞射而入。

    阎郗玮反应迅捷,徒手一抓,顿时将匕首抓在手中。匕首的刀身上,绑着一个纸条。

    两人的目光朝窗外看去,却已不见对方的身影。

    阎郗玮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想找杀阎辉的凶手,今晚子时,皇冠国际。”

    “写得什么?”秦彦问道。

    阎郗玮将纸条递了过去。

    秦彦看了一眼,眉头微蹙,“你觉得这是真的吗?会不会是陷阱?”

    “不知道。不管是也不是,我都要去看看。”阎郗玮说道。

    “这样吧,晚上我陪你一起过去。”秦彦说道。

    “不用,我一个人过去就好。万一真的是陷阱,也不至于我们两个人都栽了。况且,你答应过帮我照顾芷语的。”阎郗玮说道,“这丫头除了有点好强之外,心不坏,你就多包容她一点。”

    “我知道。你放心去吧。”秦彦点了点头。

    白了秦彦一眼,阎郗玮说道:“什么叫我放心去吧?你就认定了我是去送死啊。”

    秦彦一愣,呵呵的笑了笑,似乎,这句话是自己经常说的。

    “好了,今天过来就是拜托你帮我照顾芷语。现在也没什么后顾之忧了,我就先告辞了。一会我去看看芷语,也跟这丫头好好说说,让她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说完,阎郗玮起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秦彦才恍然想起自己似乎忘记问他为什么传授那门秘法给独孤蓉了。不过,想来阎郗玮这么做也并非是为了让独孤蓉找自己报仇,他应该是清楚独孤蓉就算学会也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故意这么做,好让她死心吧?

    “他走了?”段婉儿从楼上走了下来。

    “嗯。”

    “也好。让他去试一试天谴的反应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巫门的实力不弱,阎郗玮的功夫也不一定就不是他的对手。况且,天谴的人如今的目的是夺取魔刀,就未必真的敢动阎郗玮,以免招致巫门的疯狂报复。”段婉儿分析道。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秦彦赞许的点了点头。

    “我担心的是,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是有人故意的引他过去。”秦彦紧蹙着眉头说道。

    “你是想晚上陪他一起过去?”段婉儿愣了一下。

    “再说吧。”秦彦默默叹了口气。

    “好了,别烦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段婉儿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