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纳兰凌厉性格耿直,正派,对于赵河图的事情也一直十分的痛恶。只是,他乃军人,对于这些事情不是他的份内之事,也实在是不便参与。

    如今,段婉儿揣着“尚方宝剑”来到镐京处理赵河图之事,需要借助他的人手,纳兰凌厉自然是义不容辞。

    较之东南沿海城市,甚至是中原各大城市,西北的经济难免要落后一些。在一些个偏远的山区,甚至还有老百姓依旧徘徊在温饱线以下。

    而赵河图,无疑是西北最大的一颗毒瘤。虽然他也经常做一些善事,可那不过都是一些沽名钓誉的事情,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不拔出这颗毒瘤,难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赵河图在西北势力根深蒂固,你要调查他,务必要小心。如果让他知晓你是针对他而来的话,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过激之事,伤到你。”纳兰凌厉嘱咐道。

    “在来之前,我就清楚此行必是凶险万分。不过,我有信心可以将这个盘踞在西北多年的毒瘤给彻底的拔除。”段婉儿正色道,“我心中已有计划,前期的工作已经在秘密的进行之中,一旦掌握实证,到时只需纳兰王爷调集人手配合我的抓捕行动即可。”

    “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纳兰凌厉点了点头,“我虽然跟赵河图没打过什么交道,但是,却对他的为人清楚一二。此人心机城府之深,不容忽视。这次会面之后,他势必会派人调查你的底细,也会派人监视你。一旦让她知晓你的目标是他,他必然会下恨手。赵河图此人善于剑走偏锋,往往是绝地逢生。”

    微微一笑,段婉儿说道:“我故意选在这个时候过来就是让赵河图知道我,就是希望他派人监视我。调查收集罪证的事情我不会参与,他如果真的派人监视我的话,也刚好可以转移他的视线,让他忽略其他的事情。”

    点了点头,纳兰凌厉赞许的说道:“段局长生了一个好女儿啊,巾帼不让须眉,好,好。”

    “纳兰王爷过奖了。”段婉儿谦虚的说道。

    顿了顿,段婉儿接着说道:“听说纳兰王爷跟秦彦认识?”

    纳兰凌厉愣了一下,点点头,“秦先生医术精湛,有鬼神莫测之机,如今正在为家父治病,是以相识。”

    “这小子的脾气有点臭,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的话,我代他给您赔个不是,还望纳兰王爷不要见怪。”段婉儿作揖道。

    “你也认识秦先生?”纳兰凌厉诧异的问道。

    “他是我男朋友。”段婉儿直言不讳。

    “男朋友?”纳兰凌厉愣了愣,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

    秦彦的女朋友不是萧薇吗?怎么段婉儿也是他女朋友?纳兰凌厉心中暗暗的苦笑,看来自己真的老了,年轻人的世界完全是弄不明白了。

    “哦,哦。”纳兰凌厉讪讪的笑着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他让我转告纳兰王爷一声,最近他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暂时可能不太方便替纳兰老王爷治病,希望纳兰王爷见谅。”段婉儿说道。

    “秦先生生病了?严重吗?”纳兰凌厉担忧的问道。

    他没有第一时间问秦彦什么时候可以病愈继续替纳兰成雄治疗,而是询问他的病情,可以看出他的为人。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段婉儿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纳兰凌厉松了口气,说道,“麻烦你代我转告秦先生一声,改日有时间我再亲自登门探望。”

    “好。”段婉儿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对付赵河图的事情,至于具体的抓捕行动,暂时还言之过早。

    商量结束之后,段婉儿也起身告辞。

    刚迈出茶楼,段婉儿就清楚的感觉到有人在不远处监视着自己,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容,心中暗暗的想道:“赵河图的动作还挺快啊。”

    想完,段婉儿也没理会,径直的上车驶去。

    ……

    西北医科大学门口!

    看着阎芷语离去的背影,秦彦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背影显得有些孤寂,有些悲凉,这个好强的女孩子心里有万般的话语,却哽咽在喉,无法说出口。

    直到阎芷语的背影完全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秦彦举步离去。

    可是,走出没有多远,便看到独孤蓉拦在自己的身前。

    秦彦不禁愣了一下,“这丫头不会是还想报仇吧?”

    本想利用上次的机会,让独孤蓉可以放弃报仇的念头,可是,看来这丫头的性格也是十分的倔强,没有那么容易让她放下仇恨。

    独孤白辰也陪同着独孤蓉一起,悄无声息的给了秦彦一个眼神,没有言语。

    “我说过,即使你救了我,我还是会找你报仇的。”独孤蓉说道。

    “你的伤完全好了?”秦彦问道。

    独孤蓉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秦彦竟然关心的却是他的伤势。微微点了点头,独孤蓉说道:“这要谢谢你治好我。可是,一码归一码,我还是要找你报仇的。”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你的伤势刚刚好,只怕也无法发挥你全部的实力吧?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一样不会放弃。如果你想彻底的解决这个麻烦的话,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了我。”独孤蓉的态度似乎很坚定。

    无奈的笑了一下,秦彦说道:“看来我是别无选择了。也罢,咱们的事情迟早是要解决的。这里人多,咱们换个地方再说。”

    “好。”独孤蓉应了一声。

    就在他们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阎芷语跑了过来,径直的走到独孤蓉的面前,“师姐,算了吧,好不好?”

    秦彦愣了愣,没想到阎芷语去而复返,而且,做起了和事佬。那悄悄瞥来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说不出的味道。

    “师妹?”独孤蓉愣了一下,说道,“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你不要管。”

    态度,依旧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