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哎……!”

    纳兰成雄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你先下去吧,让我静一静。”

    对于纳兰成雄那番莫名其妙的话语,纳兰凌厉也是心中诧异。不过,却也没有继续的追问,嘱咐他多休息后,纳兰凌厉起身下楼。

    “秦先生,家父刚刚醒来,我们还有其他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走到秦彦的身旁坐下,纳兰凌厉关心的问道。

    一个昏迷了十几年的植物人,忽然醒来,加上那番莫名其妙的话语,让纳兰凌厉感觉他是不是受了某种刺激,因而心中担忧。

    “纳兰老王爷的身体机能都很健康,只是因为长期卧床导致肌肉有些萎缩,这些问题不是很大,以后多做点物理治疗就好。至于精神方面,我看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你们多跟他聊一些开心的事情,一点一点的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以免忽然接受太多的信息而无法承受。药方我已经开好,一定要每天按时服药。”

    一边说,秦彦一边将写好的药方递了过去,眼神示意纳兰凌厉支开其他人。

    纳兰凌厉会意,虽不解秦彦的意图,却还是将药方递给一旁的无名,“无名叔,麻烦你帮忙去抓药,辛苦你跑一趟。”

    老者应了一声,接过药方转身离去,似乎对秦彦的眼神并未有任何的感觉。

    待到无名离去,纳兰凌厉问道:“秦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这个无名是什么人?”秦彦问道。

    纳兰凌厉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秦先生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刚才纳兰老王爷醒来的时候,似乎欲言又止,我看出他眼神里很是惊恐,好像对这个无名还害怕似得,所以,有此一问。”秦彦说道。

    “害怕?”纳兰凌厉愣了愣,说道,“无名叔是纳兰家族的元老了,当初父亲主持工作的时候,无名叔就一直守护在旁。他也是家父的至交好友,深得家父的器重。所以,即使我也对他敬让三分。”

    顿了顿,纳兰凌厉问道:“你说家父对无名叔很害怕?应该不会吧?”

    “也许是我看错了。”秦彦随口的敷衍过去。

    这终究是纳兰家族的事情,秦彦不想掺和的太深。

    “对了,秦先生,赵河图还有找你们麻烦吗?”纳兰凌厉问道。

    “赵河图对那件事一直耿耿于怀,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昨天就派了人去工地闹事,甚至暗中勾结了天谴的人企图刺杀萧薇。”秦彦回答道。

    眉头微微一蹙,纳兰凌厉愤愤的哼了一声,斥道:“这个赵河图太狂妄了,已经答应我不再继续闹事,却言而无信,简直不把我纳兰家族放在眼里。”

    “纳兰王爷去找过他?”秦彦愣了一下。

    “嗯。”纳兰凌厉说道:“秦先生不惜辛劳,替家父治病,我怎么也该为秦先生做点事。所以,就约了赵河图出来,希望他看在我的面子上暂时不要跟天擎集团作对。一方面是为了让萧总省些麻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抚他,好让段小姐有足够的时间调查他。”

    微微的点了点头,秦彦点燃一根香烟。沉默片刻,郑重的问道:“纳兰王爷,有件事情我想问你,希望纳兰王爷可以如实的回答。”

    见秦彦如此郑重其事的模样,纳兰凌厉不由的愣了愣,说道:“秦先生有什么问题尽管直说,我必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听说魔刀莎拉维尔在纳兰家族,是不是?”秦彦问道。

    纳兰凌厉愣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是。莎拉维尔是我纳兰家族的家传之宝,的确一直都在我纳兰家。”

    “纳兰王爷可能有所不知,天谴的人一直在暗中的搜寻魔刀。就在不久前,他们利用巫门的叛徒阎辉夺走了干将神剑,之后赵河图又主动的将莫邪神剑交给他们。根据天谴的行为,为了夺得魔刀会不择手段。很有可能,天谴的人也已知晓莎拉维尔藏在你纳兰家的事情,所以,很有可能会派人去抢夺。这件事事关重大,天谴抢夺魔刀必然是有图谋,为了安全起见,我有个不情之请。”秦彦说道。

    “秦先生请说。”纳兰凌厉似乎预感到秦彦的意图。

    “我想请纳兰王爷将莎拉维尔交给我,由我保管。等到解决了天谴之后,我再原物奉还。”

    皇擎天一早就打来电话,将莎拉维尔藏在纳兰家族的事情告知秦彦,就是希望通过秦彦和纳兰凌厉的关系,能否兵不血刃的将莎拉维尔拿到手,也免得他冒风险抢夺。

    惊闻这个消息,秦彦也是错愕万分,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纳兰凌厉愣了一下,沉默片刻,为难的说道:“秦先生,本来你救醒家父,如此大恩大德别说是将区区的一把刀奉上,即使是让我纳兰家族倾其所有也无可厚非。可是,家父再三的叮嘱过,此刀绝对不能交给外人。所以……”

    “纳兰王爷还记得曾经答应我的三个条件吗?”秦彦问道。

    “当然记得。第一条,赵弑天以后跟你,从此跟纳兰家族划清界线。第二条,要我公布当年家父所做之事,并且道歉。第三,将来秦先生但有任何需求,我纳兰家必须应允。”纳兰凌厉说道。

    “既然纳兰王爷记得,那就最好不过。现在我就要纳兰王爷完成你的第三个承诺,将莎拉维尔交给我。”秦彦说道。

    纳兰凌厉愣了愣,显得十分为难。

    一方面是父亲的再三嘱托,一方面又是自己的承诺。

    如果将莎拉维尔交出,那就是不孝;可是,如果不交给秦彦,又是不义。如此两难,纳兰凌厉真的难以抉择。

    “纳兰王爷的为难之处我可以理解,可是,我要这莎拉维尔并非是为了我自己。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相信纳兰王爷应该清楚。如果天谴的人知晓莎拉维尔在你纳兰家族的话,无疑等于是给你纳兰家族招致灭顶之灾。”秦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