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对于赵弑天的态度,秦彦也并未在意。

    既然能够将独孤白辰这个仇人都变成朋友,秦彦相信让赵弑天又一天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己朋友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不过,如果伤害了纳兰凌厉,赵弑天是否还能心甘情愿的替自己做事,只怕就难以预料了。

    进屋坐下,秦彦看了看赵弑天,“你受伤了?”

    “没事,一点小伤。”赵弑天淡淡的说道。

    “是苏秋伤的?”秦彦问道。

    “嗯。”赵弑天点了点头,“本来想杀了他,没想到他的功夫那么好,差点栽在他手里。”

    “过来,我替你把把脉。”秦彦说道。

    “不用,一点小伤没事。”赵弑天似乎对秦彦的善意示好有些不太适应。

    当初答应投靠秦彦虽是他心甘情愿,但是,多少有一点好像是被威胁的感觉。毕竟,是以救活纳兰成雄作为交换的条件,这让赵弑天的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不过,既然当初答应了秦彦,赵弑天自然会忠人之事,然而,心里的抵触却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消失。

    “小伤如果不好好治疗也可能变成大伤,怎么能没事?”秦彦正色道,“什么也别说了,我先替你把把脉看看再说。”

    拗不过秦彦的坚持,赵弑天只好在秦彦的身旁坐下,把手伸了过去。

    秦彦搭脉,一边仔细的切脉,一边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纳兰老王爷醒了。”

    “真的?”赵弑天浑身一震,“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上。我刚刚才去看过,他身体各项机能都还行,只要好好的休息调养,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秦彦说道,“不过,想要恢复他以前的修为恐怕是不可能了。”

    “能醒过来就已经很不错了,其他的都不重要。”赵弑天激动的说道,“秦先生,谢谢你。”

    “不用谢,这本来就是我答应纳兰王爷的条件。”秦彦淡淡的说道,“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的回答我。你是不是对我把你从纳兰王爷手下要过来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赵弑天愣了一下,“是。虽然是我心甘情愿的答应你,但是,这总感觉像是一场交易似得,心里多少有些不太舒坦。不过,秦先生你大可放心,既然我答应了你,那我自然会做好自己的本分。”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从来都不怀疑这一点。但是,如果只是基于这样的心思的话,那就有些违背了我原先的意思。这样吧,纳兰老王爷已经醒了,你随时都可以回去。我们所说的条件可以作废。”

    赵弑天怔怔的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些日子你也帮我做了不少的事情,也算是有付出。我之所以把你留在身边,是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朋友。不过,既然不能成为朋友,那我不希望你违背自己的心愿又或者带着报恩的思想留在我身边。你随时都可以回去,我绝对不说其他。”秦彦诚恳的说道。

    沉默片刻,赵弑天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秦先生,你不用再说了,既然我当初答应了你那就一定会做到。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荐,我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徒。”

    秦彦满意的笑了笑,说道:“既然你这么决定,那我也就不再说什么。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一天你想要离开的话,告诉我一声就行。”

    “嗯。”赵弑天点了点头,看向秦彦的眼神里似乎透着一些其他的意思。

    似乎,眼前的这个男人并非自己想象的那般是那种充满了心计的人;似乎,他是真心的想跟自己成为朋友,而非利用自己 。

    松开手,秦彦说道:“除了外伤之外,还有一些内伤。苏秋的霸道十分威风,被他的罡气所伤难免会有些内伤,索性不是很严重。一会我开几副药给你,你按时服用,很快就可痊愈。”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告诉你,苏秋已经死了,你可以放心。”

    “谁做的?”赵弑天一怔。

    苏秋的功夫他亲自领教过,那绝对算是高手之中的高手,想要杀掉他,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自己当时就是冒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也只是伤了他,而无法真的杀了他。

    “我师兄,皇擎天。”秦彦淡淡的说道。

    赵弑天恍然。既然是秦彦的师兄,那对付苏秋应该不是问题。

    “你在纳兰家族这么多年,你知不知道纳兰家族有一把传世之宝,莎拉维尔魔刀?”秦彦转而问道。

    “不知道。”赵弑天摇了摇头。

    秦彦看了看他,表情不似作假。想必纳兰凌厉对此事极为的重视,即使是像赵弑天这样的心腹也不曾告知。

    “没事了。那你就好好休息吧,这段时间什么也别做。如果你想去看看纳兰老王爷的话,就去吧。”秦彦起身站了起来,写下药方之后嘱咐了几句,转身离去。

    赵弑天恭敬的将秦彦送出门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马不停蹄的赶往温泉度假村。

    离开赵弑天的住所,秦彦接到段婉儿打来的电话。

    话语中为提及什么事情,只是让他尽快的赶过去。

    秦彦立刻马不停蹄的驱车赶去,直奔段婉儿所说的地址。

    那是位于镐京最大的商业区写字楼,当秦彦赶到的时候,只见大厦的楼下围了围观的群众,心中不禁好奇万分。

    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去,只见一辆兰博基尼停靠在楼下,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手中捧着一束鲜艳的红色玫瑰翘首以盼。在他面前,用鲜花堆成一个心形的图案。

    “求婚?”秦彦微微愣了愣。

    电话再次的响起。

    秦彦接通,对面传来段婉儿的声音,“到了没有?”

    “到了。”

    “行,那你等我,我马上下楼。”

    段婉儿丢下一句话,急冲冲的挂断了电话。

    片刻之后,便看见段婉儿从大厦内走了出来。

    那名男子立刻冲了上去,手捧着鲜花单膝跪下,“婉儿,我爱你,我愿意一生一世照顾你,做我女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