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泡我女人?”

    秦彦愣了一下。

    这娘们叫自己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让自己看到这场戏吧?

    踩下油门,按响喇叭,人群纷纷散开。

    一个急速的漂移,车子碾过地上的心形花瓣,停靠在段婉儿的面前。

    霎时!

    那一朵朵鲜艳的玫瑰,乱成一片,“残落不堪”。

    这一幕,让围观的群众目瞪口呆,人群中爆发出阵阵“嘶……”的声音,仿佛车子碾过的不是鲜花,而是他们的心头肉。

    那名示爱的男子更是怔在当场,不知所措。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他措手不及。

    “上车!”

    秦彦摇下车窗,冲段婉儿招了招手。

    后者绽放一抹幸福的笑容,上车!

    “轰……”

    刻意的空挡加油,玛莎拉蒂特有的强大气门声轰鸣。挂断,“嗖”的一声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而出。

    只留下一抹烟尘,和站在烟尘之中不停咳嗽的那名男子灰头土脸。

    段婉儿幸福的笑着,喜欢看着秦彦这副吃醋的模样。

    因为爱,所以吃醋!

    “吃醋了?”段婉儿眨巴着一双美丽的大眼,问道。

    “吃醋?笑话,那样的小白脸也值得我吃醋?”秦彦撇了撇嘴,死鸭子嘴硬。

    “怎么不问我他是谁?”段婉儿问道。

    “你想说自然会说,不需要我问。”秦彦自信的说道。

    “混蛋。”段婉儿轻锤他的胸口,“你就不会表现出很紧张的样子追问我他是谁吗?也好让人家感觉你很在乎我。”

    “他是谁?”秦彦顺势问道。

    段婉儿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这牲口,属驴的,打一下动一下。

    “你也知道,我妈妈是经商的,在羊城有不小的家业。她一直都对段家从政的事情没什么兴趣,这些年跟我爸的关系也差到了极点,只是维持着这段夫妻关系而已,感情早就破裂。我妈知道我们的事情后,跟我爸大吵了一架,坚决的反对我们在一起。刚才那个人是我妈一个合作伙伴的儿子,在羊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号称羊城四少。我妈一直都希望我跟他在一起,所以,在知道我到了镐京之后,他也就一路追了过来。”段婉儿解释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秦彦问道。

    “我?还用说嘛?我喜欢有男人味的真汉子,他不行。我已经拒绝他很多次了,可是,他还是不依不饶。所以,只好叫你过来替人家解围了,也算是让他死心。”段婉儿说道。

    顿了顿,段婉儿又接着说道:“我告诉你,追求我的人可是多了去了。如果有一天你敢欺负我的话,哼哼,别以为我是没人要哦。”

    “哪有?像你这样的可人儿我怎么舍得欺负你呢。”秦彦手指轻轻的勾起她的下巴,带着些许调息的味道。

    就是这种风情,让段婉儿越发的无法自拔。

    女人的爱,有时候很傻。一旦爱上,便爱的刻骨铭心,即使头破血流,也不回头。

    “你说我抢了他女人,他会不会跟我玩命啊?”秦彦促狭的调侃道。

    “什么他女人?我一直都是你的女人。”段婉儿瞪了他一眼,说道,“他在羊城也许还有点小势力,可是在镐京,那就是龙游浅水。再说,你会怕他?”

    “怕倒是不怕,就是有时候有些小麻烦的事情也是烦不甚烦的。”秦彦说道。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哦。怎么?为我挡去这样的麻烦你很不情愿吗?”段婉儿作势发怒。

    “没有没有。”秦彦连忙的说道,“敢泡我女人,我没削他已经很不错了。”

    “我对他了解的也不多,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过,既然我妈妈那么喜欢他,估摸着应该人品不差吧,暗地里使阴招的事情应该不会做,放心吧。”段婉儿说道。

    “他叫什么名字?”秦彦问道。

    “杜如风。”段婉儿回答道。

    “哦。”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

    沉默片刻,段婉儿转而说道:“叫你过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跟你说。我们已经搜集到所有关于赵河图的犯罪证据,就单单凭他跟中东车臣那帮*的关系,就足以让他枪毙很多回了。所以,我准备对他动手。”

    “什么时候?”秦彦问道。

    “尽快吧。”段婉儿说道,“稍后我准备联系纳兰王爷,让他从部队抽调人手出来帮忙。不仅仅是赵河图和他的手下,包括西北所有跟他有牵连的官员,必须在同一时间内进行抓捕,一个也不放过。这一次,要彻彻底底的将赵河图这颗盘踞在西北的毒瘤给彻底的铲除。不过……”

    顿了顿,段婉儿又接着说道:“听说赵河图功夫不错,是位响当当的高手,当初是靠着一双拳头打出如今的天下的。”

    “嗯。巫门的门主阎郗玮跟他交过手,虽然赵河图可能胜不了他,但是,赵河图的功夫却是相当了得。”秦彦微微的点头说道。

    “所以,抓捕赵河图的事情只能拜托给你了。一定要抓活口,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如此才可以起到重要的警示作用,也算是杀一儆百。可是,你又受了伤,我担心你不是他的对手。可如果时间脱得太久的话,赵河图万一有所察觉,到时候就功亏一篑了。”段婉儿忧心的说道。

    “以我现在的情况,真不敢说是不是能胜过他。这样,你先跟纳兰王爷商量一下具体的行动细节,安排好一切。怎么也需要个一两天吧?正好我也趁这两天好好的休息休息,恢复一些是一些。到时候再一起行动,即使我不是他的对手,我还可以再另外的想其他办法。”秦彦沉吟片刻,说道。

    “你真的没有问题?”段婉儿说道,“如果有危险的话,我宁肯暂时放弃行动,也不愿意让你冒险。”

    “上面让你来执行这个任务,又给了你尚方宝剑,甚至给我那些名义上的好处,不就是让我替他们卖命嘛。得,不看僧面看佛面,为了你,怎么着我也不能坐视不理啊。”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你真好,爱死你了。”段婉儿凑到秦彦脸上,“啵”的一下,狠狠的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