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章 言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54634.html
    秦牧见到熟人不觉有些亲切,他自幼都是跟着瞎子瘸子厮混,记事起便跟随残老村的九老学习各种知识,可以说童年连个玩伴也没有,枯燥得很。

    尽管他只与明心和尚打过一场,但毕竟是同龄人,觉得有些亲切也是自然。

    明心和尚念了一声佛,压下冒出来的嗔念,笑道:“你当日胜我,而今未必能胜我了。我败在你手上时痛定思痛,将自己的破绽改正过来了。不如再比一场?”

    秦牧惊讶道:“你将你咽喉处的破绽改了?”

    明心和尚得意,道:“我上次被你斩在咽喉处落败,这次断然不能让你得手!”

    秦牧失声道:“明心小和尚,你才多大年纪,便胡乱改如来大乘经?以你现在的眼界见识,只会越改错误越多,越改破绽越多!与其你胡乱改,不如直接去问如来,让如来教你……嗯,我自己也乱改功法,我的功法也被自己改得面目全非,倒不能说你。”

    秦牧赧然,他也改动了功法,霸体三丹功被他改过不止一次,大育天魔经也被他与霸体三丹功融合,解决了霸体三丹功左肩上的破绽。

    自己说明心和尚乱改功法,这是大傻笑二傻,说不定明心和尚真的将咽喉处的破绽给抹去了。

    明心和尚蠢蠢欲动,道:“那么是否可以赐教?”

    秦牧正欲说话,突然一个老僧道:“徒儿,不得放肆,这位是天魔教的秦教主!”

    明心和尚吓了一跳,失声道:“你何时变成了天魔教的老魔头了?”

    秦牧叹道:“个中详情难以细说,我也不想,但是硬被人推上了教主的位子,不得不做这个教主。”

    他向说话的那个老僧看去,正是镜明老和尚,这老和尚是明心的师父,人如其名,很是精明。刚才他大着嗓门点出秦牧是天魔教的魔教主,其实不是为了提醒明心,而是要告诉在场所有的僧人。

    经过他这一嗓子,正在钻研百龙图的诸多僧人纷纷向秦牧看来,一个个低诵佛号,显然有些难以自持,压制不住降妖除魔的想法。

    明心和尚连忙道:“那你赶快退出来,不要做魔教主,会死人的!我们寺里有很多高僧嫉恶如仇,惯于打杀魔头,每次出门都要降服几个魔头积累功德,你会被打死的!我不和你比试了,你快点下山亡命去吧。”

    秦牧摇头道:“多谢你好意,不过我现在是客人,老如来是我师兄,他说了让我在寺里住下。这样的话,他们也会降魔吗?”

    明心和尚迟疑一下,道:“这我就说不准了。他们多半会找你论一论,劝你改邪归正,若是论不过你多半还是要打死你。”

    秦牧哑然,果然看到几个僧人向这边走来。

    “阿弥陀佛!”

    一个僧人当先发难,双手合十道:“魔头,可敢与我辩法?”

    秦牧问道:“你四大皆空了吗?”

    那僧人微微一怔,摇头道:“不曾。”

    “那辩什么法?”

    秦牧失笑道:“你自己尚未得道,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也只是一个只会逞口舌之能的假和尚,退下。”

    那僧人张口结舌,一旁另一个僧人连忙道:“魔头,我与你说真善美……”

    秦牧问道:“你是如来吗?”

    那僧人脸色涨红,道:“我还不是如来……”

    “真字你便没有得到。”

    秦牧笑道:“如来是真如,得了一个真字,做到了真,你自己尚且不真,还想讲真善美?退下吧,不要献丑,等你做到了再说。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必拿来要求我做到,休要宽以律己严以律人。”

    那僧人哑口无言,另一个僧人伸手一指,大地涌出金泉,盛开朵朵莲花,道:“佛法有云阿耨三藐三菩提,无上正等正觉,最高智慧觉悟……”

    秦牧问道:“你得了至高智慧觉悟了吗?”

    “我……”

    “退下。”

    又一僧人哈哈笑道:“魔教主口齿伶俐,我与你讲佛经你不搭理,那么我与你讲世俗。”

    秦牧来了兴致,道:“大和尚,你先别讲。我问你,倘若人人事佛,不事生产,不婚姻,不嫁娶,无有子女,百年之后,人种灭绝否?人与你何怨何仇?为何要灭人族?”

    那僧人呆了呆,道:“我要与你讲的不是这个。你天魔教作恶多端,教中魔法邪恶,用活人练功……”

    秦牧道:“比灭绝人族如何?”

    那僧人瞪大眼睛,忍住怒气,喝道:“你和我说的不是一回事!”

    秦牧道:“那么我们来说一回事。我遇到一个用婴孩练功的天圣教堂主,已经将他杀了。适才我在须弥山脚下见到有佛寺中豢养异兽,用麻药混着血肉喂异兽欺骗世人。血肉何来,是否杀生?我处置了我教中败类,该你了,你去将那寺庙灭了,将那些和尚杀了。”

    那僧人嗔怒道:“我与你说的不是这个!我与你讲教义!我大雷音寺有佛经万万千,每一门经典都足以传世,教人向善!”

    秦牧诧异道:“自己的佛门尚且藏污纳垢,没有弄干净,寺里的和尚尚且不向善,如何教人向善?愚人好为人师,而自己却做不到。罢了,你说教义,我来跟你说教义,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你的佛法,百姓日常用得到吗?若是用不到,只能记在书本里,要之何用?连用处都没有,不如烧了。”

    “你这魔头!”

    那僧人大怒,便要扑上来,喝道:“歪理邪说,动不动便要烧佛经灭佛,果然是魔性深重,我与你拼了!”

    “且慢。”

    秦牧抬手,笑道:“你要杀我,我且问你,佛经中许你杀生吗?”

    那僧人止步,压制怒气,道:“佛经劝人向善,不得杀生。不过面对魔头,佛祖老爷也有忿怒之时,降魔之日!”

    秦牧问道:“小草,是否是生命?”

    那僧人气鼓鼓道:“自然是。”

    “草长出草种,很多草种是粮食,粮食也是生命,你为何要吃生命?你每日里吃斋念佛,想着善,想着美,想着真,却不知道你一口吃下去多少条生命?”

    秦牧道:“你年岁越长,吃掉的生命越多,有何脸面来谈佛心谈善心?”

    他从饕餮袋中取出一粒花种子,托在手中,将造化地元功施展出来,只见花种子长出嫩芽,嫩芽生长,根须破壳,片刻间便在他的手中长出一株灵草,灵草鲜嫩,抽出花骨朵,花骨朵轻轻一颤,鲜花绽放,娇艳欲滴。

    “美吗?”秦牧问道。

    那僧人有些痴迷,点头道:“美。”

    秦牧将这株花送到他的手中,道:“花的种子与粮食一样,也是一株美丽的生命,你吃了多少?何时偿还给它们?它们倘若有灵,修成了妖,是否会哭喊着你吃掉了他们亿万同族?你是否想到无数花花草草的冤魂在环绕着你,日夜等你来偿命?”

    那僧人双手托着鲜花,面色越来越灰败,只觉这朵鲜花的娇艳也变得狰狞可怖,是在向他索命,突然僧人跏趺而坐,落泪道:“我吃你无数同族,罪孽深重,难以化解!愿化作一把灰烬来养你!”

    说罢,这僧人周身燃起业火,顷刻间将自己的肉身烧得一干二净,这业火虽然将他烧光,但却没有烧伤那株鲜花分毫,只见鲜花落入骨灰中,依旧鲜艳欲滴。

    “尘归尘土归土,修佛修到头来还是无用,只能用来栽花施肥。”

    秦牧弯下腰身,将骨灰拢到一起,将这株花种下,道:“和尚,你一辈子无用,死了之后反倒有用。这株花应该会长得很好,它会结出许多花种,长出更多的花儿,你泉下有知应当欣慰。你骨灰化肥,花儿虽然不是百姓,但也应了那句话,无异于百姓日用。善哉,你我是同道了。”

    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虽是少年,但却有一种教主的气度,悠然道:“还有哪位大和尚要与我辩法?”

    四周一片沉默。

    秦牧目光与一个个宝相庄严的僧人目光相遇,对方连忙避开,不敢与他目光对接。

    马爷和瞎子站在远处,正与那几位老和尚闲谈,瞎子笑道:“牧儿留在大雷音寺,这些和尚如果不立刻动手宰了他的话,那么要不了多少日子,大雷音寺有一半的和尚会还俗,还有一小半走火入魔,不走火入魔的都是假和尚,端的是比司婆婆还要厉害。”

    突然,一个僧人厉声道:“他是魔!是天魔!妖言惑众!”

    又有一个僧人叫道:“他用妖言杀了心空师兄!不能让这魔头活着,杀他除魔!”

    一时间群情激愤,纷纷高呼要杀秦牧降妖除魔。

    秦牧哈哈大笑,笑声越来越响亮,渐渐地四周喊杀声消失,只有秦牧的笑声还在继续。

    笑声渐渐低了下来,秦牧萧索道:“你们要辩法,我与你们辩法。我与你们辩法的时候,你们又与我来扯教义,好吧,咱们来讲教义,讲不过我的时候你们又来讲杀生,好吧咱们再来讲杀生。杀生你们也讲不过我,现在又要杀我。你们还修什么佛?退下,还俗去吧。”

    一些僧人茫然,心中空空落落,过了片刻,有的僧人叹了口气,果真掉头离开,收拾行囊下山去了。

    其他僧人不曾退下,面色不善。

    秦牧摇头笑道:“到头来还不是要打?早知如此,你们又何必徒逞口舌!”

    他精神大振,环视一周,目光如电:“谁来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