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 元神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205503.html
    “我刚才测量水文,身上有些泥泞,还请此间主人见谅。”

    秦牧打量这位船上的公子,只觉此人不是凡间人物,心中不禁感慨,男人竟然也可以很英俊,道:“敢问师兄从何处而来?”

    “上苍。”

    虚生花打量秦牧,只见这少年很是质朴,目光很纯,似乎没有任何杂质,但是身上又有一种狂野不羁的气质,道:“师兄又是从何而来?”

    秦牧想了想,没有听说过上苍这个地方,想来又是哪个隐秘的圣地,道:“我来自残老村。”

    虚生花也没有听说过残老村这个名字,心中将残老村记下,心道:“难道是某个隐秘的圣地?”

    “我适才见师兄挥手便是数十道元气丝,很是奇异,似乎是用剑构建成丝,与寻常的练气成丝很是不同,不觉看得出神。”

    虚生花打开茶包泡茶,四个女孩把水烧开,静候了片刻,待到沸水稍稍凉一些这才将茶叶投入水中。

    虚生花将茶壶盖上,道:“你的剑术非凡,适才这数十道元气丝落入水中,竟然笔直竖在江底,元气丝落在江中的沙粒上,每一根元气丝都落在一粒沙上,没有把沙粒压下去一丝,也没有浮起一丝。江水如此湍急,也没有将你的元气丝带动半分。这种控制手段着实令人钦佩。你在术数上的造诣极高,莫非学过道门的剑术?”

    秦牧惊讶,道:“师兄好眼力,我的确学过道剑十四篇。元气丝很难操控,没有重量,将元气丝垂直竖着,的确需要术数计算。我用的是地磁元力术算,这才能做到纹丝不动。”

    虚生花闷好了茶,提壶为秦牧斟茶,道:“同时控制这么多元气丝,不施加一丝力量,这也是个大学问,细致入微。精细到这种程度,剑术也十分高明。倘若你将操控元气的本事用在控剑上,那么剑术一定极为恐怖,想来应该只有道门的道剑十四篇才需要这么精致的控剑术。而且你的元气丝也与众不同,以剑气为丝,本身元气丝便是一种剑术。”

    “元气丝是延康国师所开创的绕剑式。”

    秦牧再度惊讶,赞道:“你倒是个妙人儿。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能够一眼看穿我的元气丝,很多败在我手中的人都意识不到这一点,你很不凡。想来上苍也很不凡。”

    虚生花笑道:“我也是侥幸看出来。教出你这样的弟子,残老村才是真的不凡。来,尝尝我上苍的青冥茶。”

    秦牧嗅了嗅杯中茶香,抿了一口,初入口有些苦涩,但随即便有甘味自味蕾深处涌出,绵绵不绝,令人生津。

    而这青冥茶泡出来的茶叶也很是好看,根根如同毛尖雀舌,悬在茶水的中央,有的飘上,有的落下。

    秦牧赞道:“好茶。能否送我一些?”

    虚生花迟疑一下,道:“我这次出门带来的青冥也是不多……”

    秦牧笑道:“改天我请你喝酒!”

    虚生花眼睛一亮,取出自己的茶包,分给秦牧一半,笑道:“一言为定!我办好我的事之后,去哪里找你?”

    秦牧收下茶包:“京城,我在那里做中散大夫。你到了京城直接去那里的太学院寻我。”

    “好。我办妥之后,会去延康京城找你喝酒。”

    两人以茶代酒,互敬一杯,两个茶杯叮的一声碰撞,秦牧与虚生花安然若素,但衣袖却是突然间鼓荡起来,呼啸的风声从两人身后向远处吹去。

    江面上突然轰隆隆作响,江水不断炸开,涌起的水浪连成两条直线,向上游和下游炸去,连响数十声这才恢复平静。

    船上四个女孩吓了一跳,秦牧与虚生花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间便交锋一记?

    秦牧露出一丝惊讶,深深看了虚生花一眼。虚生花也有些惊讶,端起茶杯放在嘴边。

    香茗品罢,虚生花从青莺那里接过七弦琴,慢悠悠的拨奏,琴音缓慢,有一种高远的意境,像是一尊神祇在九天之外用琴音来书写心迹,也似是相邀,邀请客人去天外做客。

    秦牧听了片刻,赞道:“真是意境高远,跳出尘俗。只是我在尘世之中,跳不出去。”

    灵毓秀在江岸边呼喊道:“放牛的,赶快过来!”

    “知道了!”

    秦牧回头喊了一嗓子,起身歉然道:“我俗事颇多,便不打扰了,还要去治理水利。”

    虚生花起身相送,道:“红尘琐事只会滋扰你心,不如去上苍清净。”

    秦牧纵身跳下船来,笑道:“你太逍遥,我过不来这样清闲的日子,我喜欢忙来忙去。记得去京城找我,我欠你一顿酒!”

    虚生花点头,这艘画舫从江上飘下,向江下而去。

    画舫上,青莺来到茶桌前,正要收茶杯,虚生花道:“先不要碰。”

    青莺诧异,连忙停手。

    茶桌上的两个茶杯一个是秦牧饮茶所用,一个是虚生花饮茶所用,秦牧的茶杯中还残留着半杯水,而虚生花的茶杯却是空的。

    虚生花向玉柳道:“把玉瓶祭起来,护住茶桌,不要弄坏了咱们的船。”

    玉柳连忙催动元气,只见她托着的那个玉瓶飞起,倒扣下来,瓶口向下。

    玉瓶中一片光幕涌出,将茶桌护住。

    虚生花向茶桌上吹了口气,突然两个茶杯啪的炸裂开来,其中虚生花的茶杯炸得粉碎,无数碎片咄咄乱射,将茶桌震成齑粉。

    而秦牧的那个茶杯中半杯茶水突然化作一道亮光,将杯子从中央平平裂开,分成两半,并未碎掉!

    “高手。”

    虚生花让玉柳收起玉瓶,检查一下两个茶杯的碎片,面色凝重,道:“这个少年的年纪与我仿佛,修为竟然比我要强了一线,着实厉害。这中土的神通者,真是不容小觑!”

    他与秦牧碰杯,两人趁机交了次手,元气碰撞之间自己的神通也藏在这一次碰撞之中,虚生花的元气被秦牧的元气压住了一线,从秦牧这边传来的力量至刚至猛,因此将茶杯炸得粉碎。

    而虚生花在神通上更胜一筹,力量集中一线,所以秦牧的茶杯是从中央被切开。

    他们二人的手段都很高明,将对方的神通威力截留在各自的茶杯中,对方神通的意和力暂时封存起来,所以这两个杯子放在那里还是完整的,但外力触及,便会将其中蕴藏的意和力触发!

    “他估计便是道门的道子了。”

    虚生花向江上看去,赞道:“道门果然不凡,这一代道子将来的成就非同小可!现在见过道门道子了,我们便去小玉京,最后再去寻那位新人皇。巫尊说这位新人皇便是天魔教主,正好去天魔教走一遭。”

    江上,秦牧跑过去给灵毓秀帮忙,灵毓秀正在江堤上插钎子,问道:“刚才船上的那人是谁?莫非有恶意?我看到你们的神通连江面都炸开了。”

    秦牧笑道:“只是相互试探一下而已。我今天很开心,非常开心!”

    灵毓秀弹了弹钎子,听着颤音,纳闷道:“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我一直以为这世间只有我一个霸体。”

    秦牧心神激荡,握紧拳头,看向飘向下游的画舫:“直到今天,我见到了另外一个霸体!村长倘若知道这件事,一定开心得要疯了!这世间还有第二个霸体,他老人家一定会替我高兴的!”

    灵毓秀有些迷糊,心道:“什么霸体?”

    秦牧兴奋得走来走去,道:“我刚才试探了一下他的修为,仅比我弱一线,仅仅一线!妹子,你知道吗?同境界的话,国师的修为都要比我差很多,而他竟然只比我差一线,这不是霸体,什么是霸体?”

    灵毓秀将另一根钎子插入大坝,哭笑不得:“国师是五百年一出的圣人,同境界的话怎么可能比你修为弱?快点来帮忙,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他们去做水车了。”

    秦牧连忙上前帮手,心中还是兴奋难消:“第二个霸体,虽然修为比我弱了点,但是招法神通却比我强了点……不愧是霸体啊!”

    灵毓秀见他心不在焉,有些好气,但心中也为他高兴,遇到同类,自然会高兴。

    过了片刻,秦牧心境安定下来,不知不觉间,他的元气通达,贯通灵胎五曜六合,运行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顺畅舒坦。

    灵毓秀突然停了下来,感觉到四周似乎有些异样。

    这一刻,水声变得无比清澈,鸟儿的叫声似乎也变得清晰悦耳,空气中的花香、青草的味道,甚至她的一切感官都变得无比清晰。

    她有些纳闷,向秦牧看来,秦牧的目光清澈,与她的目光相逢。灵毓秀被他的目光带着,突然间似乎进入一种奇妙的境界中,只觉灵胎和魂魄蠢蠢欲动。

    两人站在江堤上,手掌牵在一起,相视而笑,然而身体却一动不动。

    他们的魂儿和灵胎从身体中飞出,似乎变得无比广大,神游太虚,倏忽千里。

    灵毓秀看到自己与秦牧牵手而游,刹那东西,飞到千里之外,看那大须弥山上的千庙万寺,忽而又进入北极,于冰天雪地中看冰山雪莲,忽而又到了南海,踏白云,观碧海蓝天。忽而又去了大墟,见那重重神圣矗立在苍茫山川之间。

    正在此时,他们忽然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顿时只觉一股无形的引力传来,将他们从万千里之外飞速拉回。

    唰——

    两人灵魂回归体内,只见他们还站在江堤上,正在相视而笑。灵毓秀脸色微红,连忙放开秦牧的手,旁边太子灵玉书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

    秦牧回味刚才的感触,道:“殿下,我刚才参悟出六合境界的大一统功法,突然间进入一种奇妙境界,灵胎与魂魄融合,飞出了身体,遨游广大世界。殿下可知这是怎么回事?”

    灵玉书身体大震,失声道:“这么快?你修成元神了!”

    ————从昨天到现在,宅猪只睡了两个小时,实在撑不住了,今天只有一更,宅猪要去补觉了。沙龙结束后,欠的章节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