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天下第二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206495.html
    “元神?”

    秦牧有些不解,刚才他的六合境界大一统功法完善,陷入悟道之中,不知不觉间连带着灵毓秀的魂魄和灵胎也跟着飞了出去,这就是元神吗?

    “灵魂,灵魂。一是灵,二是魂,灵是灵胎,魂是魂魄,修成灵胎,灵魂便成了。”

    灵玉书在修为上要比他们高出许多,自从前太子灵玉夏死后,皇帝对他大为重视,新提拔了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专门教导他指点他如何修行如何处理国家政务。

    灵玉书这些日子也所得颇丰,比在太学院中时修为精进神速,而今已经是七星境界的巅峰,指点秦牧和灵毓秀一些常识还是绰绰有余。

    “元神便是魂魄依附在灵胎之中,成为人体中的神祇,元气化作灵魂的精元,于是便成了元神。”

    灵玉书道:“六合境界除了孕生灵兵之外,还有便是元神了。只是元神是六合境界进入天人境界时,才会元神成熟,遨游天地之极。你们刚刚进入六合,怎可能这么快便元神出窍遨游天地?”

    秦牧和灵毓秀茫然,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便元神出窍遨游天地了。

    “六合,是天地东南西北,也是身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魂和,魂与灵和,灵与天地合,天地与身合,做到这一步,才是六合。”

    灵玉书思索道:“六合之后,灵魂与精元融会贯通,元神与肉身一体,才能元神出窍,否则即便出窍了也无法回归肉身。你们怎么就偏偏做到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

    秦牧和灵毓秀对视一眼,打个冷战,听灵玉书的意思,倘若没有做到身、意、气、魂、灵、天地六合,很有可能元神出窍后找不回肉身!

    “刚才我们玩得正疯,幸好哥哥及时赶到,把我们唤了回来,否则真有可能元神找不到肉身。”灵毓秀一阵后怕。

    “遨游天地还是小的,倘若到了天人,便可以遨游太虚,见证宇宙雄奇,不过中间还隔着一个七星境界呢。”

    灵玉书将不解之事抛在脑后,道:“太学院对六合境界教的很多,你们应该多去听课。单由信那边已经做好了水车,正在前往坊州的督造厂,改进那里的锻造工艺,想请秦……”

    他正要说出个兽字,突然改口道:“……大教主一起前往。”

    秦牧迟疑一下:“这江堤……”

    江岸边来了十多位太学士子,正是沈万云等人,灵玉书道:“江堤交给他们便是。这次单侍郎打算改进督造厂的工艺,制造一些镇江兽,一定要让你过去。”

    他们赶往坊州督造厂,单由信等工部官员也刚刚来到督造厂外。坊州多山,很多矿山,督造厂负责提炼玄金玄铁,秦牧与单由信汇合,单由信连忙见礼,道:“炼宝炼兵,都需要玄金玄铁,陛下早有扩建坊州督造厂的意思,怎奈当时大雷音寺的势力大,陛下有些犹豫。这次大雷音寺吃了大亏,所以要趁机扩建督造厂,因此不能不请教主前来,改进一下锅炉和锻压铸造工艺……”

    秦牧点头,道:“好说。”

    灵毓秀连忙上前,向单由信道:“侍郎,我修炼到六合境界,炼了灵兵,还想请侍郎帮忙改进一下。”说罢,将自己的九龙兵取出来。

    单由信接过她的九龙兵,笑道:“公主有大师在身边,何须请我?”

    灵毓秀纳闷,不知他口中的大师是谁。

    司芸香也连忙取出千丝,道:“还有我的千丝灵兵,还请单堂主帮忙。”

    单由信将她的千丝灵兵也接来,将两口灵兵看了一番,脸色微变,轻轻催动,只见两口灵兵的形态陡变,九龙兵顿时膨胀,化作九条飞龙,鳞须真实无比,而千丝则节节暴涨,时而展开时而收拢,端的是变化莫测。

    “诸位同僚,你们都来看看!”

    单由信连忙唤来工部的诸多官员,工部侍郎也凑上前来,众人观摩两口灵兵,赞叹不已,工部侍郎道:“真是巧夺天工的手笔,锻造之法神乎其神,神乎其技!”

    工部众人研究了一番,单由信将两件灵兵收拢,还给灵毓秀和司芸香,道:“圣女,公主,这两件灵兵是教主的手笔罢?”

    灵毓秀点头,道:“是放牛的在海上帮我们炼的。”

    单由信露出敬仰之色,道:“教主的锻造技业,已经凌驾在我们工部众人之上,我工部在某些技巧上或许可以超过教主,但是总体来说,我们便要不如教主了。”

    灵毓秀呆了呆,失声道:“你炼不出更好的?”

    “炼不出超过教主的。”

    单由信道:“我们刚才看了一番,从公主和圣女的灵兵中也学到了良多。两位的灵兵已经尽善尽美,工部改进不了。”

    司芸香狐疑道:“单堂主莫非是因为他是教主,不好驳他面子?”

    单由信肃然道:“秦教主的锻造之法,技巧上近神近道,单论技巧,这世间已经没有人能够超过他。他的锻造手法,精妙至极,许多连我也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过!梵云霄梵香主的那艘快船,丹炉便是教主设计打造的,当时我也在场,叹为观止!他的技业,可谓是天下第一!”

    两个女孩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秦牧连忙谦逊道:“侍郎过誉了,过誉了。我只是学过打铁打铁,不敢说天下第一!”

    灵毓秀和司芸香眨眨眼睛,看着来自大墟的放牛郎,心道:“他一向大吹法螺,而今竟然懂得谦虚了,真是难得……”

    “最多天下第二。”

    秦牧谦逊道:“我不如我们村的哑巴爷爷,哑巴爷爷是十里八乡打铁最好的,赶集的时候我打的菜刀和他打的菜刀放在一起,肯定是他的先卖出去。”

    单由信叹道:“有这等神刀,我也想买来研究珍藏,没想到竟然藏在小村庄的集市里,真想去统统买过来。教主,这次改进督造厂,正好教一教我们。请!”

    他们众星捧月般拥着秦牧走入督造厂,后面便是灵玉书、灵毓秀、司芸香和工部尚书,四人大眼瞪小眼,都有些错愕。

    工部尚书叹了口气,道:“天魔教主,太学院的第一位太学博士,誉满天下的秦神医,而今又是锻造炼宝的天下第二,这位太学博士还真是出人意料。他还有什么本事是别人不知道的?”

    灵毓秀突然想了起来,连忙道:“他画画很好,曾经给我画了一幅画,还用符印盖上章,说不盖章的话,画上的我便会活过来从画上走下来跑掉了。”

    司芸香也想起来,道:“这次能够从龙娇男手中逃脱,也是靠他的画,他画了海上风暴,还有一艘船破风破浪,然后海上就出现了一模一样的风暴,而且还出现一艘船,载着我们离开!”

    灵玉书看向工部尚书,道:“画圣阁有这种本事吗?”

    工部尚书摇头,道:“画圣阁的才子们,只能画什么像什么,有的有神韵,有的有画功,但没有说能够画什么什么便活过来的。天魔教主,真是……”

    他摇了摇头,道:“太出人意料了。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在这么多的技业上有这么高深的造诣?而且还能做到如此谦逊?这等德行,令人惊叹。”

    “放牛的很谦逊吗?”灵毓秀有些不理解,放牛的明明很嚣张,一副老子天下第二的样子。

    司芸香也颇为不服,他们的圣教主向来与谦逊沾不上边儿,自己想要挑战他,他便是一副你打不过我还需要再练练的样子。

    “已经很谦逊了。”

    工部尚书感慨道:“倘若我有他一两成的技业,便要吹嘘成天下第一了,而他却从不宣扬,也不炫耀,只有别人问起时才实话实说,不说自己是天下第一,而是天下第二。我从未见过如此谦逊之人!”

    灵玉书也是错愕不已,这位天魔教主出乎他预料的出色:“这么出色的少年,妹妹似乎……”

    他现在竟然有些担心妹妹是否能配得上这么出色的天魔教主,随即连忙摇头:“我想什么呢?那小子别想接近我妹妹!”

    他们走入督造厂,只见秦牧等人正在测量洪炉的构造,工部的官员将各种计算工具取出来,有的检测有的计算,忙来忙去,对他们视而不见。

    过了良久,众人聚在秦牧身边,看秦牧用元气画图,在空中画出新的洪炉构造,锻压铸造的机械构造,还有几幅立体的人形机械构造图,其他人连忙记录,然后将需要的材料弄来。

    督造厂中热火朝天,震耳欲聋的锻造声传来,秦牧一边锻造一边向旁边的人讲解自己的锻造手法,一众工部官员连连点头。

    过了良久,秦牧等人制造出第一个锻压机械,却是一个人形八臂机关人,胸膛是一个大型的丹炉,可以投送药石催动机关人。

    这机关人上半身是烧熔的复合玄金玄铜,不断在体表流动,复合金铜流到手上便可以化作大锤或者钢钎、钳子之类的东西,而且力大无比,可以施加几十万斤的压力。

    而在丹炉旁操控的人只是稍微感觉到有些热,但还可以承受,在这里操控,便可以操作机械机关,将金铜锻造成型。

    这机关人中运用的符文和机关很是复杂,灵玉书看到单由信等人竟然记载了厚厚几摞书,叠在一起有半人多高,心中不由骇然。

    他上前翻了一下,佩服不已,书上多是神通所化的符文,秦牧将随处可见的神通法术,用在了锻造之上,学以致用这个词,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位教主,当得起圣字,不似厉天行那等邪恶之人!”

    灵玉书心中感慨万千,看到秦牧在一旁歇息,当即走上前去,笑道:“教主,我若是加入天圣教,教主能够给我什么职位?”

    秦牧抬头,神色惊讶,道:“你不是担心入了天圣教,皇帝会忌惮你吗?”

    灵玉书有些激动:“他有他的国师,我也需要有我的国师!将来我若是登基,你便是我的秦国师!”

    秦牧起身,摇头道:“延康,并不是我的故乡。我是大墟人,殿下还记得吗?我是神之弃民。我不可能做你的国师的。你有胆量违背神的命令,让大墟的人也成为你的子民吗?”

    灵玉书呆了呆。

    “你不如你父,他敢。”

    秦牧拍了拍他的肩头,向单由信等人走去,道:“他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改革变法,他见我第一面时便已经不再视我为弃民。你只能守成,你到现在还觉得我是大墟来的弃民。殿下,你若是有皇帝的雄心,我便做你的国师。只是,你有吗?”

    灵玉书想起延丰帝的言行与作为,额头冒出冷汗,他知道他做不到。

    不是灵毓秀配不上这样的男子,而是他配不上秦牧这样的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