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九章 怪东西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211629.html
    “听那两只白蝠的意思,最近些天冥谷来了不少楼兰黄金宫的大巫,倒不可不防。”

    秦牧面色凝重,将背上的饕餮袋打开一个小口,随时准备祭剑以备不测。

    “教主,刚才那两个家伙很强。”

    龙麒麟向前走去,避开浮在空中的一个个大石头,道:“那两个家伙不比我弱,而且极为古老。”

    秦牧四下观望,沉声道:“他们应该是神种,神魔后裔。不比你弱是你在吹牛,那两只白蝠随便挑一个出来,十个你一起上都打不过。他们的气息太强了。”

    龙麒麟颇为不服,悻悻道:“那是因为我年纪还小,我若是成年了,十个他们也打不过我。我很有用的!”

    秦牧不理会这只已经胖成球还要吹牛的龙麒麟,思索道:“奇怪,大墟里怎么还有白蝠这种东西?难道是从灾变之前的蝠神留下来的?灾难前的神魔,还有后代存活下来吗?”

    大墟中有的庙宇里供奉蝠神的神像,蝠神的意思是福神,赐福与人。

    他曾经在镶龙城见过蝠神的石像,蝠首人身,腋下生出肉翅肉膜,长相与这两只白蝠有些相似,只是这两只白蝠显得更为原始,而蝠神除了脑袋和肉翅之外其他地方更像是人。

    假如那两只白蝠是灾变前的福神后代,那么大墟的其他地方是否也应该有神魔后代?

    只是,秦牧在大墟生活了这么多年,为何没有见过更多的神魔后代?

    “龙胖,你在遇到祖师之前生活在哪里?”秦牧突然醒起一事,问道。

    “大墟。”

    龙麒麟回忆往昔,充满了怀念,道:“我刚出生没多久,娘亲便不见了,我饿得头晕眼花差点饿死时,遇到了祖师,见到他长得英俊不凡,所以被他一粒灵丹拐走了,一失足成千古恨。”

    秦牧哭笑不得:“明明是祖师见你饿得可怜给了你一粒灵丹,结果就被你黏上了,死皮赖脸的跟着他不愿意离开,让他甩都甩不掉!不过话说回来,龙胖你也算是神种吧?难道大墟灾变前的神族,变成了而今的大墟异兽?”

    他面色古怪,大墟之前想来是个无比昌盛繁荣的时代,神与人混居,生活在凡人之中,神的后代也生活在这里,然后大灾变发生,导致了神从此绝迹,而神的后代也越来越向异兽形态转变。

    这个猜测未免惊世骇俗,但是也不无可能。

    前方峡谷两旁的山崖上丛林茂密,长在悬崖上的森林给人一种极为荒诞的感觉,而空中漂浮的石头则表明这里的地磁元力扭曲。

    突然,秦牧只觉饕餮袋中传来动静,他心中微动,打开饕餮袋,袋中无忧剑在轻轻震动,发出清脆的剑鸣。

    秦牧元气深入饕餮袋中,将这口剑取出。

    他原本是打算将无忧剑当成母剑,炼成剑丸的,所以并未佩上剑鞘,现在将无忧剑抓在手中觉得有些不太方便,当即伸手一指,无忧剑飞起斩断一株古树的枝干。

    “好坚硬的木头!”

    秦牧截下一截枝干,试着用元气丝切开木头,却难以切动,不由惊叹一声,这木头的质地比得上玄铁了。

    他催动无忧剑削去,很快做出一个木质剑鞘,将无忧剑插入剑鞘中,无忧剑还在轻微震动,但已经不那么引人瞩目。

    “看来十六年前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止无忧剑的断剑和神金,还有其他东西,这东西与无忧剑产生共鸣!”他心中暗道。

    楼兰黄金宫的人已经进入冥谷,他们是否会先他一步寻到那个东西?

    终于他们来到峡谷尽头,眼前突然变得开阔起来,秦牧不急于走入山谷,警觉地四下看去,峡谷尽头的两旁是两座沿着山峦雕刻而成的巨大石像,与山一样高。

    两座雕像神色肃穆,庄严神圣,目光深沉,各自拄剑而立。

    哗哗的水声传来,那是从雕像的肩头流下的瀑布,瀑布水势很大,千丈瀑布奔流而下,落在雕像双手之间,顺着剑流下来,汇聚成河。

    两条河从雕像的脚下流淌,在森林中形成二龙之势,然后在山谷的中央消失不见。

    这两个雕像是蝠首人身,正是蝠神。

    “两尊蝠神守护冥谷?这两尊蝠神神像,与刚才那两只白蝠是什么关系?”

    秦牧遥望过去,心中一怔:“这两条河难道是流入了地下?碧霄天眼,开!”

    他眼瞳中顿时又多出了一重天,秦牧向两条河消失之地看去,不由皱眉,他的视线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无法看清那里。

    “丹霄天眼,开!”

    秦牧鼓荡元气,在双眼中形成丹霄天符文阵落,只见他的眼瞳中浮现出一圈丹朱色的纹理,而里面一层是碧绿色的碧霄天眼,再向里面一层便是青色的青霄天眼,再进一层便是白光形成的神霄天眼,中心则是瞳孔。

    瞎子传授给他的九重天开眼法,他已经学会,不过凭借他的修为目前只能开到丹霄天,而且消耗很大,平日里轻易不会动用。

    一般情况下,青霄天眼已经足够用,犯不着去开启碧霄天眼和丹霄天眼。

    不过,即便是丹霄天眼也无法看清那两条河消失之处到底有什么。

    “咦……”

    秦牧心头微震,看到前方的森林中有几具尸体,那是楼兰黄金宫的大巫的尸体,这几具尸体相距不远,古怪的是有的尸体栩栩如生,像是刚死,有的尸体则是烂得只剩下骨头,衣服却还完好。

    随着他的目光向森林深处看去,又看到了几具尸体,显然这些人进入森林之后便立刻遭遇不幸,死于非命!

    他以丹霄天眼看去,突然看到尸体旁边有什么东西飞速移动,倏忽间消失不见,接着他的天眼似乎感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一层层天眼飞速闭合!

    秦牧头脑也被冲击得昏昏沉沉,脑中似乎有无数个凄厉声音在嘶吼尖叫,险些将他魂魄撕裂!

    幸好他已经炼成元神,生生抗住这股攻击。

    但是攻击他的到底是什么,他并没有看清。

    “无量无量,摩诃无量!”

    秦牧脑中的凄厉惨叫越来越响,当机立断催动如来大乘经,周身佛光大放,脑后浮现出六重天诸天神佛,齐声大诵,佛音缭绕,顿时将冲击他魂魄的那种诡异尖叫炼化。

    他脚下的泥土中突然滋滋作响,冒出一股青烟,恶臭味从土中传来,秦牧双手向前探出,虚虚一抱,轰隆一声巨响,他的元气化作一株菩提树从天而降,翠绿盎然,轰然刷在前方的土地上,万千枝条连同树身打在地上,枝条根须飞舞,钻入大地之中。

    那地底传来凄厉的叫声,接着秦牧前方的土地翻滚,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土中飞速遁走,走过一株大树时,那株大树也被地底的东西震得哗啦啦作响。

    “我的菩提婆娑神通竟然也不能打死这个东西?”

    秦牧低喝一声,突然周身如玉,通体肌肤像是玉质一般,晶莹透彻,身后隐隐浮现出一株菩提树,宛如一尊树下悟道的牛头佛。

    大雷音寺中,他只得到了如来大乘经的法,没有得到神通,但有了法,他便可以琢磨出神通。

    如来大乘经的神通,其实囊括在大乘经的二十诸天之中,雷音八式是其中之一,属于帝释天级别的神通,已经是最顶级的神通,仅次于大梵天神通。

    菩提婆娑神通则是属于菩提树天,自上而下数是第十四诸天,自下而上则属于第七诸天。

    如来大乘经虽然不是秦牧修炼的主要功法,但是他触类旁通,对大乘经的参悟却也没有落下。

    现在他施展的是菩提玉佛真身,以佛性压制地底的怪东西,免得被其近身。不过他同时催动荧惑火侯真功,所以还保持着牛首人身的神化状态,周身火焰熊熊,朵朵火焰漂浮在身边,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地底那个古怪的东西倏忽来去,极为迅捷,而且怪异的是秦牧感觉到那东西时而分散时而凝聚,有时甚至钻入树木中,甚至钻到那几具尸体里。

    “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此时,突然后面两股气息飞速接近,秦牧背后无忧剑铮鸣出鞘,化作云剑式飞速围绕周身旋转,护住身体。

    那两股气息却绕过他,从两旁飞了过去,却是那两只大白蝠。

    这两只大白蝠分开,飞到峡谷两旁的那两座巨型雕像上,头下脚上的倒挂在神像的鼻孔里,其中一只白蝠吃吃笑道:“这头傻牛还不知道后面来了大部队,几百个高手进来了……”

    “噤声!”

    另一个雕像的鼻孔中,另一只白蝠埋怨道:“你提醒他做什么?”

    “大部队?几百个高手?”

    秦牧心中凛然,进来的肯定不是延康国的军队,庆门关的兵力防守还可以,调不出更多的军队进入冥谷!

    “是蛮狄国的军队!”

    秦牧不再迟疑,立刻走入森林之中,向冥谷的中心地带走去。

    与蛮狄国的大军冲突,绝对是自寻死路,蛮狄国的将士生性狂野霸道,军队之间配合很好,有军阵支撑,秦牧跟随霸山祭酒前往楼兰黄金宫时便遇到过草原的军队,实力极强,八百人便可以对抗霸山这等教主级的存在。

    听这两只白蝠的意思,蛮狄国来了几百个高手,秦牧只能暂避锋芒。

    “傻牛要死了!”

    雕像中的那两只蝙蝠齐声笑道:“倒,倒!”

    秦牧周身佛光萦绕,护住自己和龙麒麟,依旧未倒。

    那两只白蝠诧异,突然其中一只白蝠从雕像鼻孔中飞出,爪子抓住一根树枝倒挂在秦牧面前,纳闷道:“那些东西怎么不攻击你?”

    秦牧抬头道:“道友,地底的是什么东西?”

    那只白蝠正要回答,突然无声无息飞起,向白蝠神雕像的鼻孔飞去,数百蛮狄国将士和几十位金光灿灿的大巫、巫王走出峡谷,来到冥谷的入口,队列整齐。

    “班公措王子,请!”

    一位巫王躬身,班公措从后方徐徐走出,目光锐利如电,扫向冥谷,然后看到了龙麒麟背上的秦牧,不由怔了怔,露出玩味的笑容。

    “秦教主,别来无恙?”

    他还有些稚嫩的声音传来,声音却极为响亮,展示出雄浑无比的修为。

    秦牧听到这个声音,心头微震:“他的修炼速度比我还要快!京城外交锋时,我与他虽然同是进入六合境界,但那时他的修为不如我深厚,而现在已经追上我了!”

    “无恙。”

    秦牧哈哈笑道:“好得很呢!小王子看起来也好得很,我还担心我那几刀把你砍死在地下呢,看到你还活着,我也就放心了。”

    班公措微笑道:“教主先前无恙,现在便未必了。”

    “王子,上面有两只蝠怪。”一尊巫王抬头打量蝠神雕像,道。

    班公措风轻云淡道:“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