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月亮守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54.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这里是酆都,活人禁区。”

    那鸟首怪人鸟喙出声,声音很是古怪,不像人类那么顺畅,道:“你是活人,不应该来这里。”

    村长面色凝重,微笑道:“我已经来了。”

    鸟首怪人道:“你想离开,必须付出代价。”

    村长好奇道:“什么代价?”

    “酆都有阎王。”

    鸟首怪人的眼睛似乎是在看着自己的嘴尖,道:“阎王已经注意到你了,很欣赏你,所以阎王有个要求,答应这个要求,你便可以走了。”

    村长神情微动,客客气气道:“什么要求?”

    鸟首怪人道:“你死后,属于这里。”

    村长沉吟,突然笑道:“死者生界,生者死界,倘若我死后还能在这里活下来,又何乐而不为?外界的生,就是这里的死,外界的死,就是这里的生,我死后能够在这里活着,这是好事,我答应。不过你能否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鸟首怪人侧头,道:“你问,我未必会回答。”

    村长微微一笑,道:“那艘月亮船,是无忧乡吗?”

    “不是。”

    村长怔了怔,失声道:“不是无忧乡,为何会吸引牧儿的玉佩?为何会让玉佩指向这里?月亮船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鸟首怪人皱眉,眼珠子又在瞪自己的嘴尖,显然是嫌弃他的问题多,道:“月亮船的牧月者死光了,绝种了,月亮船便被最后一个月亮守送到这里。船上生活着一个死人,你去问他,他多半知道。”

    “死人?难道是月亮守?”村长纳闷道。

    鸟首怪人抬起一条腿,蹬了蹬脖子上的羽毛,从羽毛里蹬出一条金黄色的虫子,张口吃掉,不耐烦道:“你的问题太多了。”

    村长道:“袭击我的魔神是怎么回事?酆都不是天魔的领地吗?”

    “她是这里的住户。这里属于阎王,不属于天魔。”

    鸟首怪人对他视而不见,用鸟喙整理被蹬乱的羽毛,道:“将来你也会和她一样住在这里。阎王很欣赏你。”

    村长吐出一口浊气,他原本以为这里是魔的世界,没想到还是猜错了,看来被他困住的那个魔神只是死者生界中的一个巨头。

    他又问道:“无忧乡在哪里?”

    鸟首怪人对他彻底不耐烦了,振翅飞走,道:“你的问题太多,我很讨厌你。别忘记了你的承诺,你死后,我会去接你,你不要跟阴差走!”

    村长目送他远去,看了看月亮船,这艘巨大的月亮船已经站立起来,拉着月亮在漫无目的行走。

    “我被嫌弃了。难道年老之后,话就多了?”

    村长哭笑不得,走向月亮船,而在空中那个漩涡犹在,里面还在流血,那个魔神依旧在里面挣扎,试图冲出来。

    “这头魔神借用月亮船来吸引牧儿,一定是知道无忧乡的一些隐秘。可惜我只能困住她,不能逼她说出她知道的东西。”

    他登上月亮船,来到蛤蟆背上的那艘船体上,放眼看去,只见这里宫殿林立,很是破败,残垣断壁,还有倒伏下来的巨大兵器,多数都是圆月状的兵器,有些还是镜子之类的东西。

    这里的宫殿很大,不像是普通人居住的地方。

    他经过一座大殿,停了下来,打量这座大殿前的雕塑。

    这里的雕塑是三腿玉蟾,长着三条腿,人身蟾首,半人半蟾。

    “嘻嘻嘻……”

    群殿之间传来诡异的笑声,只听那个阴森森的声音在歌唱,唱着童谣:“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村长迟疑一下,没有理会这个声音,而是走入面前的宫殿,宫殿里乱七八糟,香炉倒地,香灰撒了一地,铜雀灯被打烂,还有折断的屏风,打碎的玉床,显然是经历了一场剧变。

    他四下打量,然后停留在大殿的壁画前,壁画上描绘的是身材颖长穿着白袍的巨人在放牧月亮,他们驾驭着月亮船,在夜晚出现。

    月亮船外有许多强大狰狞的魔物,攻打这艘月亮船,但是被船上的巨人用弓箭长矛刀剑抵挡了回去。

    到了白天,黑暗退去,月亮船便会回到一个深渊,那里应该是月亮井。

    村长细细打量,只见月亮船上的巨人形容俊美,他们的眉心有一道月牙儿。

    “看来那个鸟怪说的没错,牧儿的确不是牧月者。牧儿的眉心,没有月牙儿。”

    他在殿中走了一圈,没有发现更多的东西,这才来到群殿中心的那几根柱子附近。粗大无比的柱子上缠绕着锁链,锁链的另一端飘向空中,拴着一轮残月。

    月亮船走动,空中的残月也被扯着,这轮残月滚动时天空中一个个巨大的火球掉落下来,那是残月上的山石。

    这轮月亮被打残,只要移动便会有一些石头掉落,变成了一颗颗流星。

    有的流星没有烧尽,便会砸入这里,将地面砸出一个又一个大坑,很是危险。

    “糖一包,果一包,外婆买条鱼来烧。头不熟,尾巴焦,盛在碗里吱吱叫,吃进肚里蹦蹦跳!嘿嘿嘿嘿嘿……”

    那个歌声越发诡异,村长微微皱眉,四下扫视,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他不禁有一种后心发凉的感觉。

    这时,他看到了声音的来源,那几根粗大柱子中央的平地上有一张脸,一张巨大的面孔。

    那个巨大的面孔正在唱歌,唱的正是这个有些阴森的童谣。他的头发散乱,像是一个被封印在镜子里的疯子,不过他的眉心有一道月牙儿。

    “牧月族的月亮守……”

    村长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抓来一块石头,雕琢成秦牧胸前挂着的玉佩的样子,道:“月亮守,你有没有见过这枚玉佩?”

    “吃到肚里蹦蹦跳!”

    那个巨大的面孔嘿嘿笑道:“蹦蹦跳!”

    村长皱眉,这个月亮守应该是与月亮船彻底融合之后死掉的,他拼尽最后的力量让月亮船走入死者生界,自己却死在船体之中,即便在死者生界中活过来,也只能活在船体之中,无法出来。

    他死后疯掉了。

    村长起身,正欲离开,突然地下的那张面孔道:“无忧乡的玉佩?”

    村长停步,急忙回头道:“你知道无忧乡在哪里?”

    “自然知道。”

    那张地下的面孔似乎恢复了几分神智,道:“我们牧月者便是出自无忧乡,月亮守的信物也是无忧乡炼制的,甚至连月亮船也是出自无忧乡……是了,牧月者,牧月者!”

    他哈哈大笑,笑得眼泪横流:“死了,他们都死了,尸体拼都拼不到一起,哈哈,死啦!我跑,我跑,我胆小,我把他们扔了,嘿嘿……”

    村长皱眉,道:“无忧乡在哪里?”

    “外婆夸我是好宝宝……”

    村长叹了口气,见实在问不出什么,只得起身离去。

    他来到船坞,只见自己的双腿和双手又自消失无踪,心中暗叹一声,然后见到木柱上的金币,露出笑容:“还是牧儿细心。”

    他取出金币,金币散发出幽光,村长用金币对着迷雾晃了晃,没过多久,一艘扁舟飘来,船上挂着灯笼。

    村长飘上船,独立于舟头,小船飘入迷雾之中。这片神秘之地有着诸多的未解之谜,或许将来他有机会可以探寻此地的秘密,不过那应该是他身死之后的事情吧?

    “绫璟道友比我潇洒,四处闲游,见识许多奇妙的事情。等到我死后,恐怕才能放下心中的负担吧?”

    他心中默默道:“只是那时我已死,只能留在这死者生界,是不能探索这世界未知的奥妙了。”

    小船驶到此地的入口,村长看到秦牧疯狂奔跑,大育天魔经化作一条条银线不断穿梭,切割,击杀扑向他的骷髅,这才松了口气。

    秦牧看到扁舟飘来,也是松了口气,心中一片欢喜。他现在只剩下大育天魔经和帝碟这两个撒手锏,几乎支撑不住。

    就在此时,他们后方的那个奇异的世界突然变得朦胧,模糊,而且一声嘹亮的鸡鸣声传来。

    “糟了!天亮了!”

    村长脸色微变,急忙腾空而起,卷住秦牧向外狂飙而去!

    两人冲出这个奇妙的世界,秦牧脚下一沉,踩在涌江的江面上,浪花漫过他的脚面,他们又回到了涌江上。他急忙回头看去,只见那个世界仿佛变成了用雾气画出的画,风吹般散去,刹那间消失不见,即便他的玉佩也没有了动静。

    随着黑暗的退去,那个世界完全从大墟中消失,仿佛从不存在过。

    这个世界的入口再次出现,应该是下一个夜晚,只是入口会飘向何方,那就无人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