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破关行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55.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伸出手掌,轻轻触摸,完全找不到那个世界存在过的痕迹。

    村长迟疑一下,还是将自己在死者生界中的见闻告诉他,秦牧瞪大眼睛,村长还有这一段神奇经历?

    “死者生界有阎王,应该并非是天魔世界,而是黑暗前的遗留,是黑暗降临前的大墟的一部分。”

    村长分析道:“死者生界的阎王,应该也是一种神职,就像太阳守月亮守一样。只是无忧乡不在那里,至于到底在哪里,我也没能问出来。你的玉佩之所以被牵引飞到死者生界,估计是因为月亮船和你的玉佩一样,都是出自无忧乡。”

    他叹了口气:“大墟的世界实在太大了,我以前居住在这里,从来没有想过这里居然会有多重世界。这里的世界,至少多达三重!”

    秦牧点头,白天时的大墟,夜晚中的暗界,以及暗界中的死者生界,这一晚,他们见到了大墟的三重世界,这种奇妙的经历不足与外人道也,因为说出去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

    他们往回赶,经过昨晚江边遇到阴差的那个小村庄,秦牧停步,向那个小村庄看去,只见那里破败不堪,蛛网遍地,显然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不过昨晚他们见到的可不是这样,昨晚这里有个老人,正在挑着灯笼,糊着纸船。这是大墟的神奇之处,诡异之处,令人费解。

    “死者生界与阴差,他们之间是否有关系?”秦牧问道。

    村长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的看法是,阴差并不属于死者生界,死者生界的阎王,应该只是大墟的阎王,而阴差和这样的村庄我却在外界遇到过。他们是阴间的神……”

    秦牧挠了挠头,阴间?死者生界?阎王?阴差?太复杂了,细想的话脑袋会爆炸的。

    “无忧乡,比这死者生界还要神秘,一时半会寻不到这个神秘之地。”

    村长道:“牧儿,你想找到自己的身世,只怕还要再等一等。你放心,无忧乡只要在大墟中,便一定可以找到。”

    秦牧点头,道:“等我强大起来,我自己可以去寻找我的身世。村长,我……”

    他迟疑一下,村长却明白他的心意,微笑道:“你想离开残老村,离开大墟,去外面历练?”

    秦牧点了点头,心中惴惴不安。

    “魔教祖师送信过来,一封交给你,一封交给司婆婆,我也看了。他还有七年阳寿,于情于理,你都该去延康国见一见他了。”

    村长悠悠道:“雏鸟总是有离开家的那一天,去外面见识更广阔的世界。进入黑暗之前,我与药师、婆婆他们已经商议过此事,他们也都同意了。”

    秦牧眼睛一亮,村长继续道:“他们说,只要你通过他们的考验,便可以离开村子去外面闯荡历练。”

    秦牧颓然,说来说去,还是需要经过考验才能离村。

    村长笑道:“而我,是你第九重考验。牧儿,你通过了这九场考验,就算成年了,就可以自由翱翔了。”

    秦牧的脸色更黑了,马爷他们这八关已经极难,村长这一关更是让他觉得有如仰止的高山无法翻越。他该怎么度过这九道难关?

    突然,秦牧感觉到眉心之中一股股暖流涌来,涌入四肢百骸,身心魂魄无不舒坦,元气也自勃勃运转,不由惊咦一声。

    村长神情微动,感觉到身边的这个少年元气勃勃然,给他的感觉仿佛这少年的眉心藏着一轮小太阳一般!

    “牧儿,你的灵胎觉醒了?”村长问道。

    秦牧道:“觉醒了。我的灵胎,好像与之前没什么不同……只是元气有些不太一样。”

    村长对于他一口创造出来的霸体也是知之甚少,对他所面临的难题也是爱莫能助,安慰道:“灵胎觉醒四次,这种事情我也没有遇到过。只要是好事,就不用太放在心上。你的元气的变化是不是好事?”

    秦牧连连点头,村长笑道:“那就好。”

    残老村。

    黑暗退去,朝日初升,而今已经是三月阳春,但是早上的时候还有些凉意。秦牧起了个大早,赤着上身,从村里的井摇起一桶凉水哗啦浇在身上,让自己精神一些。

    他元气爆发,化作朱雀元气,将身上的水蒸发,没过多久便神采奕奕。

    “牧儿,给我也来一桶。”屠夫双手撑地,走了过来。

    秦牧又打上来一桶水,浇在屠夫头上。

    “舒坦!”

    屠夫周身火焰熊熊,将这桶水化作雪白的蒸汽,然后手掌招了招,杀猪刀飞来,拿着大刀趁着雾气刮胡子,刮得嗤嗤响。

    马爷推开房门,将两扇门卸下放在两边,舒了个懒腰,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一条青龙盘绕周身,抬手将自己五曜,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等神藏封印,只留下灵胎神藏,叫道:“死瘸子,起来了没有?”

    “起来了。”

    瘸子一瘸一拐的走出房门,小梳子梳着头发,将自己装扮得衣冠楚楚,像是个斯斯文文的老者,笑道:“今日是大日子,当然要起得早一些。聋子起来了吗?”

    “吵什么?”聋子正在书房中研墨作画,两只耳洞插上铁耳,头也不抬道。

    哑巴正在倒炉渣,药师在窗口喂几只喷火的小鸟,然后小鸟飞到村长的房子啄着窗棂,里面传来村长的声音:“知道了,醒了。”

    司婆婆在灶台炒菜,用木桶焖饭,瘸子跑过去掀锅,被司婆婆用铲子敲了一下,瞪他道:“急什么?洗手脸了吗?用药膏刷一下牙。”

    瘸子连忙去打水洗手洗脸,向药师讨药膏,用齿木刷牙。司婆婆唤来秦牧,两人忙着端菜盛饭,马爷收拾了桌椅,没过多久,残老村的村民便都聚在桌子前,秦牧为每个人放上碗筷,又将村长抱起,放在躺椅上,这才落座。

    秦牧起身为每个村民斟酒,然后为自己也斟了一杯,司婆婆端起酒杯,眼圈一红,屠夫道:“大喜的日子,哭个屁?明明你心里想让他出门自己又不舍得,女人就是眼尿多!”

    司婆婆大怒,狠狠瞪他一眼,笑道:“今天是牧儿的大喜日子,不与你一般见识。牧儿,诸位,来饮了此杯!”

    众人一饮而尽,秦牧笑呵呵再次为众人斟酒,小心翼翼道:“各位爷爷待会小点力,多放水。”

    屠夫笑道:“臭小子少乐呵,待会说不定你第一关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司婆婆眼圈又红了,道:“牧儿,你离开村子后,一定要经常回来看望我们……”

    屠夫笑道:“他过得了你们,过不了我这一关……”

    司婆婆大怒,将他的脸按在碗里,用筷子敲他的头:“就你话多!我家牧儿是霸体,能把你打得哭爹叫娘!”

    屠夫哭爹叫娘,连连告饶,司婆婆这才作罢。

    早饭过后,秦牧收拾碗筷,村长道:“诸位都封印了其他神藏了吗?”

    众人默默点头。

    “那么便开始吧。”

    马爷走了出来,淡淡道:“牧儿,你的拳法是我教的,若是以我的拳法对决,你必输无疑。你可以施展你所有所学,只要能胜过我,便算你过关。”

    秦牧躬身,只听一声龙吟,他的元气化作青龙绕体,毅然道:“我想以拳法聆听马爷爷的教诲!”

    马爷露出一丝笑容:“有志气!不过这样的话,第一关你便未必能够过去。”

    两人各自探手,突然秦牧当先一步,元气爆发,第一拳便直接施展出九龙驭风雷,他的元气浩浩荡荡,一拳轰出,空气中隐隐浮现出龙纹。

    马爷同样以九龙驭风雷迎来,道:“你是要与我较量一下龙劲的变化……”

    轰隆——

    马爷脸色剧变,如同被上万斤重的巨兽狂奔着撞击在身上一般,身形向后倒飞而去,嘭的一声将哑巴的铁匠铺撞得四分五裂,还是没有止住势头。

    他人在半空,不由自主开启五曜神藏,只听嗡的一声五曜神藏中蕴藏的恐怖力量爆发,这才止住势头,却在此时他的背后衣衫啪啪啪爆开,碎成无数碎屑,碎屑隐约化作四十九条青龙向后冲去,掀起一阵狂风,村外几株大白杨的树叶哗啦啦作响,乱叶纷飞。

    马爷拧腰落在地上,惊疑不定。

    瘸子正在吃卤猪蹄,被惊得猪蹄噗的插入嘴里,只剩下蹄子露在外面,屠夫正在磨刀,磨刀石啪的一声裂开。

    药师和村长正在饮茶,茶杯茶壶统统炸了,瞎子的竹杖被捏成了一根根竹丝,聋子的墨洒满了桌子,司婆婆捏破了一叠瓷碗,鸡婆龙咯哒咯哒的拍着翅膀一头扎进鸡窝,哆哆嗦嗦的探出爪子,掩上鸡窝的柴门。

    药师看了看村长,低声道:“你们前晚出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牧儿的修为怎么提升这么多?”

    村长也是一脸茫然,突然醒悟过来,悄声道:“他的灵胎,四度觉醒了。他说他的灵胎没什么变化,就是元气有些不太一样……”

    药师眼角跳了跳,嘀咕道:“这是不太一样吗?”

    “我哪里知道他的不一样竟然是元气倍增……”村长也是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