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剑履山河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59.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村长元气外溢,缓缓化作腿脚,现出手臂,从担架上轻轻起身,把手一招,秦牧手中的少保剑顿时脱手飞出,落入他的“手”中。

    这个老人目光迷离,似乎是陷入久远的回忆之中。

    铮——

    一声剑鸣传来,少保剑浮空,这口剑看起来行动迟缓,招式分明,挑剑,抹剑,劈剑,刺剑,云剑,挂剑,点剑,崩剑,撩剑,斩剑,截剑,扫剑,花剑,架剑,所运用的都是最为基础的剑招,但是不同的是,村长将这最为基础的剑招组合,以一种奇异的运剑方式展现在秦牧面前。

    剑履山河。

    在他的剑法下,剑光展现出阴影轮廓,巍峨雄壮如山,湍急婉转如河,高低起伏,剑的光和影,竟然在秦牧面前组成了一幅浩瀚波澜的山河志,山河图!

    村长的剑法第一式便无比复杂,有着波澜壮阔如山川云海长河的大气!

    这是用剑的光影映照出的地理山川!

    村长剑诀变幻,山河也在变幻,这个老人御剑而歌,歌声有着几分的壮怀和悲凉。

    “堂上谋臣帷幄,边头猛将干戈!天时地利与人和。神可伐与?”

    “曰:可!

    “此日楼台鼎鼐,他时剑履山河。都人齐和大风歌。管领诸神来贺!”①

    他的剑缓慢,是为了照顾秦牧,让他看到剑法的走势,尽管缓慢,但是剑法的磅礴却在指点之间发挥得淋漓尽致!

    秦牧潜心记忆,村长的剑法尽管复杂,但就算是最为复杂的剑法也是由最基本的刺、挑、撩、点等招式组成,只要学会了最基本的招式,就算如何复杂的剑招也可以学会。

    待到村长这一招演示了一遍,秦牧已然将剑法记忆下来,他用的是数字记忆法,刺剑是一,抹剑是二,劈剑是三,以此类推。

    他只需要记忆住数字的排列顺序,便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记下最复杂的剑法。

    这也是村长的用心良苦,村长这两三年来从不曾传授给他剑法,只让他不断练习刺、抹、挑、劈、斩等基础的剑招,让他将最基础的剑招的威力发挥到极限。

    有了无比浑厚的基础,现在来学复杂的剑法便会变得更简单,更容易。

    秦牧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将剑履山河这一招剑法的数字排列温习一遍又一遍,再将数字转化成招式,又在脑海中温习一遍又一遍。

    过了良久,他这才以气御剑,驾驭少保剑慢吞吞的施展村长所教的剑法。

    他使得极为苦涩,古怪,别扭,笨拙得很,时不时还要停下,细细回忆。

    不过第二遍时,秦牧便已经顺畅了许多,只是偶尔还需要停下想一想。

    第三遍时,他已经可以流畅的将一套剑招施展下来,只是村长那种剑法如江山近乎神通的剑法,他还是施展不出。

    秦牧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对剑履山河的掌控力也越来越强,然而短时间内想要将剑履山河的奥妙掌握,并且发挥出威力,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困难。

    没过多久,司婆婆做好午饭,叫他吃饭,即便是吃饭时秦牧也时不时的用元气卷起筷子,在饭桌上空演练。

    到了夜晚,他又练习了许久才睡,梦中也是自己练剑的情形。

    如此持续了十多天,剑履山河这一招他终于领悟出其中的关键!

    书读百遍其义自现,剑法也是如此,秦牧练习剑履山河这一招何止千百遍?

    这一招他已经烂熟于胸,这一次施展出来时,突然灵光一闪,只觉元气与剑完美融合,高山流水,山脉如龙,长河如挂,他的剑法飞速施展,剑光与阴影画出了一卷河山!

    叮——

    剑光猛地一收,回到鱼龙吞口之中,他的面前,一卷山河的剑图徐徐消失。

    秦牧怔然,这一招剑法,他终究还是修成了。

    “牧儿,你成年了。”

    村长露出笑容,道:“从今天起,你便是大人了,不是小孩子了,你可以走出残老村走出大墟,自己闯荡了。”

    司婆婆依靠在门户边,看到这张剑图出现,消失,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牧儿,你长大了。”她笑着说。

    秦牧在村里又留了几日,跟随瘸子学习偷天换日手,等到偷天换日手学完,终于到了离开的日子。

    司婆婆为他准备好路上的行李,一个很大的包裹,里面塞满了各种在秦牧看来没有必要的东西,又将大育天魔经化作白手套给他戴在手上。

    吃罢远行酒,秦牧终于动身走出村庄,少年回头看去,只见残老村的九个村民都站在村口,即便是村长也显化双腿,站在那里。

    秦牧折返回来,抱了抱马爷,又抱了抱瘸子,每个人都抱了一遍,然后退后两步,向司婆婆磕了三个头,转身离去。

    “牧儿,打不过就要跑啊!”

    瘸子高声道:“远方有诗,更有苟且!”

    马爷挥手:“要自强!被人欺负,要打回去,不能一味退让!”

    屠夫举了举杀猪刀:“不要给我们这些老残废丢脸!谁欺负你,就剁了他!”

    “做个斯文人!”

    “打不过可以下毒!”

    “啊啊,啊啊啊!”

    ……

    秦牧回头,挥了挥手,露出阳光的笑容。

    没过多久,他来到镇央宫山谷,魔猿正在修炼,呼吸吐纳,身旁竖着一根禅杖。

    这头魔猿愈发魁梧雄壮,修为精深,他修炼了马爷的拳法,再加上秦牧将“霸体三丹功”传授给他,禅杖也耍得利索,越来越像是一个全身长满黑毛雄壮无比的妖和尚。

    马爷的拳法和隙弃罗禅杖都是出自佛门,霸体三丹功虽然不是佛门,但很适合魔猿修炼,因此魔猿身上不自觉的带有一种佛门气度,像是庙里的佛门护法金刚。

    “好一个妖僧!若是能给大个子做件僧袍,再来一串人头大小的念珠,便更加像是护法金刚了!”

    秦牧赞叹一声,唤醒魔猿,道:“大个子,我要走了,去远方苟……要出远门,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魔猿挠头道:“远?”

    秦牧点头道:“远。”

    魔猿又挠了挠头,回头看了看山谷中的兽群,突然高吼一声,山谷深处,正在看守兽群的龙象连忙撒开蹄子飞奔过来,讨好似的摇了摇尾巴。

    魔猿不由分说将这头庞然大物摁在地上一顿暴打,将龙象打得鼻青脸肿,龙象连连惨叫,哆哆嗦嗦,不敢还手。

    “守!”

    魔猿指了指山谷中的兽群,攥紧拳头,胳膊上的肌肉像是一个个伞盖大的蘑菇噗噗噗冒了出来,恶狠狠道:“吃,死!”

    龙象委屈万分,趴在地上连连点头。

    魔猿拔起隙弃罗禅杖,锤了锤胸脯:“我,去。”

    秦牧摇头:“远。”

    魔猿指了指自己:“我,大。你,小。”

    秦牧再次摇头:“我,强。你,弱。”

    魔猿大怒,结结巴巴道:“跟你,说话,真……费劲!”

    秦牧哭笑不得,摇头道:“我这次是去人族的领地,那里不比大墟,到处都是凶恶之人,带着你实在招摇。等到你能修炼成人,你我一起出去历练闯荡。而且龙象凶残,你留着他在这里,头几天老实,改天肯定把你山谷里的小伙伴吃个精光。而且龙象这么蠢,万一放出了镇央宫里的老魔头,那就大条了。”

    魔猿无奈,只得点头。龙象一脸委屈,夹着尾巴伤心抹泪,感情这顿揍白挨了?

    秦牧挥一挥手,走出镇央宫。

    “小不点儿——”

    魔猿跳到山崖上,用力挥手:“早,归!”

    秦牧到了翠云谷瀑布,只见狐灵儿正在捧着本书给几只狐狸讲经,正说到妙处,那几只狐狸听得如痴如醉。

    秦牧走来,狐灵儿连忙将古籍放在一边,那几只妖媚的狐狸也连忙站起身来,款款见礼,异口同声道:“牧公子好。”声音很是清脆。

    秦牧向这些狐狸还礼,道:“不必多礼。灵儿,我来向你告辞,我准备远游,前往大墟外的延康,只怕三五个月都不会回来。”

    白狐眼睛亮晶晶的,连忙跑到草庐中,收拾了一番,这只小狐狸背着一个小小的背囊快步走了出来,笑道:“姐妹们,你们留在这里修炼,我与公子出去闯荡闯荡。咱们出发!”

    小狐狸的背囊,比秦牧的背囊小了百十倍,被她背着显得很是小巧。

    “姐姐,你又吃醉了?”

    一只狐狸警觉道:“外面的人很坏的,会扒了我们的皮做衣裳。”

    狐灵儿笑道:“有牧公子在,不会有事。”

    秦牧头大:“灵儿,我这次出门不是过家家,很危险的。你留在这里陪你的姐妹。”

    狐灵儿笑道:“妖灵大王逼我嫁给他,我嫌他长得丑,正好出去躲亲。我的这些小姐们也可以在我不在时候修炼,早日脱去兽胎成人。”

    秦牧摇头道:“我不带着魔猿,也不能带你。”

    狐灵儿眨眨眼睛:“大个子那么蠢笨,哪里有我机灵?再说,公子这一路饮食起居,也需要有人照顾不是?妾身不想嫁给妖灵大王,公子难道忍心送狐入虎口?”

    秦牧无奈,道:“你若是一定要跟来,须得听我的话,不许胡闹。”

    “是!”

    涌江边,秦牧点燃几炷香,唱起祭江神,没过多久便有负江巨兽游来,喂过负江兽之后,一人一狐站在负江兽的背上,沿江而下,两岸青山葱翠,鸟鸣山谷幽。

    秦牧向江边看去,残老村一晃而过,司婆婆还站在村口,向少年挥手。

    “牧儿,在外面不要被狐狸精勾了去……混蛋!”

    秦牧身边,小白狐正儿八经的坐着,扭头向司婆婆吐了吐舌头。

    而在此时,镇央宫峡谷来了一个老和尚,头顶长着一颗颗肉髻,身穿黄色袈裟,迈步行至山谷,见到那魔猿正在练习雷音八式,不由停下脚步,赞了一声。

    魔猿连忙停手,那老和尚笑道:“你炼的不错,走的是我佛家一脉。只是你没有得到真传。我将这门功法完全传授给你,你若是有缘,便能学会。”

    魔猿纳闷,道:“秃,谁?”

    “你是说我?”

    那老和尚慈眉善目,却有庄严之相,笑道:“我是大雷音寺主持,他们叫我如来。我不是真秃,你摸摸,我已经将头发炼成了肉。”

    魔猿伸出大手,摸了摸他的头,惊讶道:“秃,发!”

    那老和尚笑道:“你练了我的拳,还拿了我的杖,与我缘分到了。我本以为我的杖落在一个少年手中,所以前来度他,看来他与我无缘,你才与我有缘。来,我传授你如来大乘经,将来你的缘分到了,便去大雷音寺找我。”

    魔猿似懂非懂。

    注①:鼐,读耐,四声,鼎的一种。这首词改自辛弃疾词,《西江月,堂上谋臣尊俎》。

    书友雁知归写了一篇太阳守炎晶晶同人,宅猪放在了作品相关里,书友们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