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水上天魔舞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74.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徐徐吐出一口浊气,这个消息是在太惊人了,不能不让他慢慢消化。

    国子大祭酒这个官职虽然是从三品,看起来不是很高,但是实在太重要了,太学院掌管天下的功法神通,编录成卷,可以说是天下武学神通圣地中的圣地,至高无上。

    而且延康国的官员也往往出自太学院,从这里走出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说是少年祖师的门生,有着师徒情谊。

    这个官职不大,但是号召力太强!

    再加上少年祖师这个隐藏的身份,那就非常恐怖了。

    付磬允道:“公子既然到了我这里,那就先休息几天,改日再去太学院。只是公子想进入太学院的话,须得经过一些考验。”

    秦牧纳闷:“什么考验?”

    “太学院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地方,须得成为太学士,才可以进入那里。”

    付磬允笑道:“祖师的意思,自然是公子先成为太学士了。今年太学士的考核即将开始,公子与各地的士子一起考核,完成了考核,那就可以进入其中。”

    “多谢允儿姐。”

    秦牧松了口气,笑道:“我还没有落脚的地方,便先在允儿姐这里住几日。”

    付磬允低声道:“公子住在这里自是不无不可,只是要提防我这里的几个小浪蹄子,她们心眼儿多,可是巴不得要爬到我的头上做教主夫人呢。”

    秦牧闹个大红脸,讷讷道:“还有这种事?”

    付磬允咯咯笑道:“公子,你这样可经不住她们的挑拨的。你随妾身来,妾身为你安排了房间。”

    付磬允安排的房间很是清雅,只是看这房间里的布置倒像是女孩子住的地方,连被窝都是香喷喷的。付磬允连忙道:“这是妾身小憩的地方,公子若是不满意可以再换一间。”

    “不必了。”

    秦牧将包袱放在桌子上,付磬允却还在房中没有离开,咬着鲜红嘴唇,柔声道:“公子是否还有其他吩咐?”

    “没有了,多谢允儿姐。”

    秦牧正说着,包袱动了动,从里面钻出个背着小小包袱的小白狐,付磬允看了一眼,转身便往外走,嘀咕道:“难怪,原来自带小狐狸精……”

    狐灵儿身上一股酒气,秦牧皱眉,道:“灵儿,你躲在包袱里偷喝酒了!”

    “没有!”

    白狐醉醺醺的,突然打个酒嗝,连忙闭上嘴巴,然后又打个酒嗝,两条后腿站起来,摇摇晃晃,险些从桌子上栽下去。

    秦牧哭笑不得,从包袱里取出一个空空的酒壶,道:“还说没有?我这几日钻研大育天魔经,倒发现一门适合你的功法,叫做造化灵功,这几日已经参悟透彻,还打算传给你,结果你又喝得烂醉。”

    桌子上的狐狸终于栽下来,秦牧将她拎起来扔到被窝里,狐灵儿抱着枕头睡了。秦牧这一路躲避驭龙门的追杀,也是劳顿,当即躺下沉沉睡去。

    到了夜间,他被饿醒,当即起床,却见狐灵儿还在睡,便没有吵醒她。

    秦牧取出包袱里的药膏齿木,洗漱一番,走出房间,门外有个女孩儿,见到秦牧眼睛一亮,笑道:“公子起床了呢,姐姐知道公子必定是饿了,所以早已预备好饭菜,让我守在这里请公子用膳。”

    秦牧谢过,跟随她来到听雨阁的一个雅致的房间,窗边临竹,隔竹望去有亭和假山水潭,很是幽静。

    秦牧坐下,几个女孩儿鱼贯而入,放下饭菜,没过多久便摆满了一桌。那窗外的亭子中有一个白衣少女携琴而来,坐在亭中,轻轻拨弄,过了片刻又来了几个女孩儿,有的怀抱琵琶,有的带着长箫,有的抱来古筝,在那里吹拉弹唱。

    秦牧吃着饭菜,看得入神,听得入神,只觉心旷神怡。

    他的目光落在弹琴的女孩跃动的十指上,不觉放下碗筷,自己的手指也跟着弹奏,过了会儿又落在琵琶女的身上,观摩其弹奏的指法,然后又去看吹箫女的指法,陶醉其中。

    “弹指惊雷琵琶手,原来不仅仅要弹啊,还有挑、抹、钩、剔、打、摘……”

    秦牧眼睛越来越亮,亭子中的女孩儿弹奏时的指法让他十指越来越兴奋,与自己修习的雷音八式相对照,他只觉自己对弹指惊雷琵琶手这一招的领悟越来越深,有一种豁然贯通的感觉,恨不得自己也跳出去,纵情弹奏一曲!

    看到女孩儿们的弹奏,他也有弹奏之心,这颗心越烧越旺,只是他对音律所知甚少,不敢贸然冲撞这几位佳人。

    但是那颗心却越来越蠢蠢欲动。

    他看得入神,不觉间忘记了吃饭,十指时而如抚琴,时而如拨弄琵琶,时而捏合如吹箫,时而又像是拨动古筝。

    亭子里的女孩儿们似乎也注意到窗户里的少年,一个女孩儿低声笑道:“玥儿妹妹,公子在看你呢!像是看上你了!”

    那女孩儿羞涩垂头,不敢抬起来。

    就在此时,秦牧终于得意忘形,站起身来一步跨出,轰的一声将窗棂撞得粉碎,几步间来到亭中,不由分说探手将琵琶从那个玥儿妹妹的手中抢了过来。

    亭子里的女孩儿们本来以为少教主要动粗,强抢少女,没想到这位少教主不抢玥儿妹妹,反倒抢走了琵琶。

    秦牧似乎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琵琶抱在怀中,轻轻一拨,发出的却不是清越幽咽的音律,反而发出咔嚓咔嚓的霹雳破空声,将诸女吓了一跳!

    秦牧纵情忘我,十指翻飞弹奏琵琶,那一声声惊雷落在他的耳中变成了美妙的音律,动听悦耳,将女孩们的琴声、箫声、筝声统统打乱。

    这些女孩儿们在音律上下了苦工,刚刚被他弹奏出的雷音打乱便又自调整过来,一个个肃容弹奏,想要压制住秦牧弹出的杂音。

    噔!噔!噔!

    秦牧弹奏的雷音突然一变,变得铿锵有力,有如金石铮鸣,杀伐之气磅礴而出,又一次将诸女的音律压下,只听琵琶被他弹得怪声四起,让人面面相觑。

    这些女孩儿们反倒起了争强好胜之心,那琴女手掌一拍,古琴竖起,立地尺许,琴女竖琴弹奏,十指如飞,音律跳动之快让人耳朵都分辨不出各个音符的味道。

    箫女站起身来,脚步不自觉的移动,每走出一步,气势提升一分,箫声便清亮一分,那音律打着花儿卷儿的往上飙,一心要压制住秦牧弹出的怪声。

    旁边的一个女子抱起大阮,身后飘带纷飞,时不时点在地上,将这女子托在空中,从空中压制秦牧的怪声。

    还有一女子连忙跑出亭子,下一刻,这女孩儿从房中推出一台大扬琴,叮叮咚咚敲动扬琴,那扬琴发出的音律清越激扬,音律竟有化作神通的趋势,将坐在琴前的少女连同扬琴一起推着走,压迫秦牧和秦牧制造出的噪音。

    又有一个女孩儿跑出亭子,只听轰的一声,这女孩竟然将房门拆了,推出一架编***有五十六口,大小不一,那女孩持锤敲钟,钟声洪亮,五十六口钟,钟声各不相同,声音轰向秦牧。

    秦牧得意忘我,抱着琵琶哈哈大笑,那琵琶能够弹奏出的音律有限,但是在他手中却弹出了金戈铁马,有如进入一个乌云密布神魔杀伐的战场,电闪雷鸣中,神魔大开杀戒,一逞威风!

    他脑海中,不管是马爷传授的雷音八式,还是村长的剑法,亦或是瘸子的腿法,屠夫的刀法,哑巴的锤法,统统被他揉入到弹奏之中。

    大育天魔经中也有关于音律的篇章,此刻也一股脑的涌入他的脑海中,让他的琵琶声催催切切,杀伐越来越重,隐约间琵琶中竟然夹杂着神音、魔音和隐约的佛音。

    突然,这个亭子承受不住众人的音律,四分五裂,诸女和秦牧即将落入水潭中,急忙各自元气爆发,使自己站在水上。

    诸女在水上行走,围绕秦牧不断转动,音律更急更紧,秦牧元气爆发,琵琶竖在空中,十指跃动,琵琶声嘈嘈切切,抵挡四面八方而来的音律。

    突然,一根根琵琶弦断去,秦牧将琵琶扔掉,诸女心中一喜,却见潭水突然浮起,根根水线,环绕秦牧,秦牧不再受制于琵琶的大小,四周水线都是他拨动音律的弦,弹动水线,雷音大作,震得诸女东倒西歪。

    “你们吵什么呢?”

    付磬允走来,见到诸女节节败退,突然一个女孩儿哈哈大笑,将竹笛扔了,跟着秦牧的音律翩翩起舞,放浪形骸,衣衫不整。

    付磬允露出惊讶之色,急忙回屋取出自己的琵琶,道:“公子在参悟神通,姐妹们,你们退下,我来助他一臂之力!”

    就在说话之间,诸女大败,被秦牧的音律操纵,在水上手舞足蹈,载歌载舞,笑得很是妖魔。

    付磬允连连摇头,琵琶声响起,压下秦牧以流水弹奏出的音律,诸女这才清醒过来,急忙向付磬允施礼,从水潭上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