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龙麒麟晃了晃尾巴,讨好道:“我比它威风。”

    秦牧无语,骑着一只长着尾巴的大肉球,怎么就威风了?

    吃得比谁都好都多,结果跑不过青牛倒也罢了,而今连条狗也追不上!

    “教主,你嫌弃我了?”

    龙麒麟转过头来,眼泪汪汪道:“你一定是嫌弃我了对不对?”

    秦牧哼了一声,眉目间带着一缕温柔:“没有。再过几个月就过年了,我怎么会嫌弃你?我每天给你两斗赤火灵丹如何?多吃点,吃胖些。”

    龙麒麟打个冷战,熊琪儿毛手毛脚的爬到他脑袋上,小心翼翼的抓住他耳背上的一缕鬃毛,免得掉下来,在他耳边悄声道:“别吃啦,过年时会被杀掉的!”

    龙麒麟带着哭腔,小声道:“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小玉京距离道门很远,而且是在天空之中,以龙麒麟的速度需要跑十来天才能到地方。秦牧坐了一个摇椅,放在龙麒麟宽大的后背上,将村长放在摇椅上。龙麒麟虽然胖,但有个好处,跑起来很平稳,不用担心村长会掉下去。

    熊惜雨偶尔陪村长喝喝茶,秦牧经过城市时会下去买些灵药,为她继续治疗伤势。而她也没有违背诺言,将真天宫的万神自然功传给秦牧。

    万神自然功取的是万物有灵万物有神的真意,西土真天宫的修炼之法与中土的修炼法门不同,路子与道门有些相似,都是亲近自然。但是道门是穷究数理,道法自然,而真天宫讲究的是万物交感,灵魂显化。

    真天宫的功法,修炼的是无比强大的感应力,同时赋予万物灵魂。

    秦牧琢磨一番,觉得这门功法的确是适合女子修炼,女子的心思更加细腻感知更加敏锐,天生便胜过男子。自己修炼的话倒可以提升自己的感应力,但是对自己的意义不大。真正有用的地方还在于其中蕴藏的造化法门。

    赋予万物灵魂,也是一种造化法门,与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七篇相比,万神自然功更加直接,也更加精妙,可以从中汲取一些有用的东西。

    “真天宫的这种功法,不太像是这个时代的东西。”

    熊惜雨传授他万神自然功时,村长也听在耳中,揣摩一番,道:“熊宫主,你们真天宫的功法,有些古老,与开皇纪的功法也不太一样。真天宫起自什么年代?”

    熊惜雨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我只是刚刚成为宫主,便被玉家造反夺权,没有来得及查看我真天宫的记载。不过,我真天宫极为古老,源远流长,我曾听我的奶夔说,我们真天宫比中土的圣地还要久远……”

    她神色黯然,随即振奋精神:“倘若诸位能够助我夺回真天宫的权力,我重掌真天宫,宫中典籍任由两位观看!”

    村长打个哈欠,眯着眼睛睡着了。熊惜雨看向秦牧,秦牧则在逗熊琪儿,用笔画了几只鸟儿,那些小鸟儿从纸上飞出来,围着小女孩唧唧喳喳的飞来飞去,逗得熊琪儿咯咯笑个不停。

    熊惜雨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秦牧和村长显然没有帮助她返回西土夺权的意思,前往真天宫夺权是一趟浑水,而且她也拿不出更多的好处,无法吸引两人。

    “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去延康国的太学院担任国子监,期望能够与延康国师详谈。”

    她目光闪动,思忖道:“不过观延康国师的行径,他打下草原之后,多半不会停止扩张步伐,北方雪原也难以挡住他。吞并雪原,西土会不会也在他的目标之中?与他谈,多半会是与虎谋皮……”

    她迟疑不决,随即想起熊家只剩下自己娘儿俩,心又狠了下来:“玉家将我熊家赶尽杀绝,无论如何都要报这个血海深仇,哪怕是引狼入室又能如何?此仇必报!”

    秦牧瞥了她一眼,西土是以女子当家,从手段上来看,熊惜雨并不适合做真天宫的公主,她没有足够的魄力和能力。

    秦牧之所以没有帮她的想法,是因为她能力欠缺,即便重掌西土真天宫,只怕也坐不安稳。作为打开神桥神藏的强者,熊惜雨的实力足够,但掌握一个圣地,并不仅仅是个人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那么简单。

    熊惜雨刚刚登上宫主之位,熊家便一败涂地,被玉家赶尽杀绝,竟然毫无还手之力,在这点上,显然熊惜雨并不是一个合格宫主。

    当初秦牧之所以推荐她去太学院任教,目的也是让她有机会接触到延康国师。延康国师有野心有能力,熊惜雨想借他的手报仇,便需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

    而这些,与秦牧无关。

    突然,村长张开眼睛,诧异的看了看远方。

    秦牧心中微动:“村长,怎么了?”

    “有人向我邀战。老对手了。”

    村长眉头挑了挑,不以为意,道:“不用理会他们。小玉京快到了,我们先去小玉京再说。”

    “邀战?”

    秦牧怔然:“向村长邀战?不怕被打死吗?”

    而在此时,小玉京中虚生花突然长身而起,望向远方,露出疑惑之色。老道主和老如来也在此地,也是有所感应,纷纷看向庆门关的方向。

    “这几股气息很强啊。”

    一个拄着竹杖的瞎子诧异道:“老屠,你感应到了吗?”

    屠夫正在用杀猪刀剔指甲,眉头扬了扬,道:“这几人都有两把刷子。他们的来路很让我好奇。”

    玉柳等女却没有感应到什么异状,纳闷道:“公子,怎么了?”

    “我师尊他们下界了。”

    虚生花惊讶道:“下界这么多神人,难道上苍发生了什么事不成?”

    老如来笑道:“虚公子,他们绽放气息,似乎是在向某人挑战,应该不是上苍出事。”

    虚生花思索道:“向某人挑战?那么这个人只能是老人皇或者是延康国师这样的高手。延康国师虽然号称神下第一人,但是还没有这个资格,那么只能是老人皇了。清幽山人,叨扰这么多日,承蒙款待,虚某告辞了。”

    清幽山人挽留道:“虚公子不多住几日?我们小玉京虽然不如你们上苍,但也算是难得的雅静之地。”

    虚生花道:“这些日子见过小玉京的绝学,令我大开眼界,受益匪浅。不过恩师前来,邀战人皇,我不能不去。”

    清幽山人不再挽留。

    虚生花带着京燕、玉柳等四女匆匆下山,来到一艘画舫前,登上画舫,那画舫行驶在水镜一般平整的空中,荡起道道涟漪,向着远处驶去。待驶离了小玉京,水镜般的天空消失,波纹也不见踪影,变成了真正的天空。

    那艘画舫在天空中行驶,渐渐远去。

    屠夫向瞎子抛个眼色,瞎子笑道:“你抛眼色我也看不见,我是个瞎子。清幽师兄,老道士,老和尚,我们哥俩也要下山去了。”

    清幽山人连忙道:“两位师兄都是得道之人,何不留在小玉京中,那红尘污浊,何必去趟浑水?”

    屠夫抖了抖杀猪刀,那刀迎风便涨,化作门板大小扛在肩头,笑道:“我是杀猪的,你们这里许我的肉铺开张么?不能卖肉赚钱,我喝西北风去?”

    清幽山人脸色一僵,还待挽留,瞎子拱手道:“满园春色关不住,相逢何必曾相识?春宵一刻值千金!清幽师兄,留步!”

    清幽山人呆了呆,正在体会他这三句诗到底是什么意思,屠夫和瞎子已经走出小玉京。

    水镜天空中传来屠夫的声音:“瞎子,你刚才的诗第一句是咱们有离去的意思罢?所以是春色关不住,小玉京留不住咱。第二具诗应该是客套话,说是萍水相逢,谈些风花雪夜,说些道法神通,交个朋友。第三句话就了不得了,说我们有急事,须得尽快走,所以是一刻值千金。我说的对不对?”

    瞎子得意洋洋的声音传来:“老屠,你果然是我的知音!我这三句诗正是这个意思。聋子那厮总是说我骚情,其实他哪里懂得我的才情?”

    屠夫大是佩服,赞道:“你的确是越来越有才了,情怀如诗,把清幽山人说得一愣一愣的!老道士和大和尚也都听傻了眼!”

    ……

    清幽山人目瞪口呆,老道主和老如来也呆若木鸡。

    屠夫、瞎子离开后没有多久,突然一个声音遥遥传来:“当代人皇,前来拜访小玉京!”

    清幽山人心头大震,不敢怠慢,急忙敲响铜钟,钟声悠扬,小玉京中一座座仙山上各有道骨仙风的老者走出,飞身而来,仙气袅袅,来到清幽山人身边。

    众人向水镜天空看去,只见一块黑黝黝的大印从水镜天空中飞来,一路荡起阵阵涟漪。

    清幽山人抖了抖衣袖,似乎是抖落灰尘,但其实这小玉京乃是仙家圣地,哪里有灰尘?

    清幽山人上前一步,双手高举过头,那块黑色大印朴实无华,落在他的手中。清幽山人后退一步,双手放下,其他小玉京的老仙人纷纷上前观看,面色肃然。

    “人皇印!人皇大驾光临,有请!”

    话音刚落,只见一头大腹便便的龙麒麟拖着大肚子小心翼翼的走在水镜天空中,肚皮贴在水镜表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一个冰雪可爱的小女孩趴在这头龙麒麟的耳朵边,小声道:“龙胖,收一收肚子。”

    那头龙麒麟将肚子往上提了提,昂首挺胸,龙行虎步,没走出多远肚子又失去控制,咚的一声砸在水镜上。

    ————今天晚上有第三更,大约十点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