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班公措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25.html
    延康国师身躯微震。

    “你要做的事太大,前路遍是荆棘,我的寿元将尽,不能再帮你了,只能靠你自己了。”

    少年祖师微笑道:“回去吧。”

    延康国师长揖到地:“谢道友这半生的扶持!”

    少年祖师还礼:“既是同道而行,自然应当相互扶持。”

    延康国师转身离去,衣衫猎猎,消失在京城的茫茫人海之中。

    少年祖师起身,唤来执法长老:“走吧,少教主该登基了。”

    塞外边关,霸山祭酒面色阴沉,带着秦牧、灵毓秀走入蛮族的边寨,心中很是不爽。那蛮族的守将见到他们归来,脸色微变,上前道:“武可汗,圣地有令,若是遇见你,不得让你出关!”

    霸山祭酒目光森然,冷冷道:“你想死?”

    那蛮族守将打个冷战,看了看四周。霸山祭酒扫了一眼,四周的武将,冷冷道:“你们都想死?”

    那蛮族守将硬着头皮道:“开关!”

    关门打开,霸山祭酒骑牛走出关去。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城楼上有一个少年蛮族正在练拳,打得虎虎生风,不由轻咦一声。那蛮族少年见到有人偷看,连忙收势,向下看来。

    “这个少年很强,基础极为扎实。”秦牧赞道。

    那少年目光看来,眼中精光四射,高声道:“武可汗!我叫班公措,是草原王的小儿子,将来我一定能够击败武可汗,成为草原上的霸主!”

    霸山祭酒回头,打量那少年蛮族一眼,赞许道:“有志气,继续练。是个根基不坏的苗子。你再打一套拳,让我看看!”

    班公措又打了一套拳法,霸山祭酒向秦牧道:“此子拳法大开大合,力道要比其他人猛很多,身体资质很特殊,将来必成大器。”

    秦牧点头,同样的招法,同样的修为,有些人出拳就是比其他人强,这就是天资天赋,他人羡慕不来。

    “难得,他只要不死,便会成为草原上的响当当的人物。”

    他们向庆门关走去,而班公措得到霸山祭酒的赞誉,精神振奋,愈发勤修苦练。没过多久,空中一道金光闪过,一位巫王降落下来,面目阴沉,唤来守将,道:“你将武可汗放出去了?”

    那守将硬着头皮道:“武可汗神威无量,我等岂敢阻拦?我们若是强行阻拦他,只怕边关将士死伤惨重,再难挡住延康的大军。”

    那位巫王冷哼一声,正要发怒,突然看到城楼上正在练拳的班公措,心中又惊又喜,指向班公措,道:“那是谁家的孩子?”

    “我蛮狄国大汗的幼子,班公措王子。”

    那位巫王露出笑容,探手遥遥一抓,班公措身不由己飞来,落在他的身前。

    “好资质,是巫尊要找的那种特殊体质!”

    那位巫王上下打量,露出赞许之色,道:“巫尊命我寻转世圣童,终于被我寻到了!班公措,随我走吧!”

    守将大惊,正要阻拦,那位巫王已然化作一道金光带着班公措远遁而去。

    待他带着班公措回到楼兰黄金宫,将这位小王子送到巫尊面前,巫尊也不禁又惊又喜,急忙带着班公措来到圣殿,躬身道:“大尊,转世圣童寻到了,与大尊是同样的体质,草原上几百年难得一遇的天纵之才。大尊可以转世了。”

    那神龛中传来一声凄厉的笑声,突然一个又干又瘦的怪人飞出,头下脚上,头顶对头顶,与班公措贴在一起。

    班公措脑中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然后魂飞魄散。

    滚滚的精气从那怪人体内不断涌入班公措体内,与此同时,那位大尊的魂魄也在转移,向班公措体内种下,道:“徒儿,我转世时,该死者不死,该活者不活,逆天改命,因此阴差将会来拘我魂魄,你布好阵法,挡住阴差。”

    巫尊立刻上前,将一个个神龛搬出来,围绕班公措放了一周,那神龛中的金骨正是大尊前十七世死后留下的骨骼,被炼成法器。

    突然,空间震动,阴风从另一个时空中吹来,这座圣殿内灯火立刻变得昏暗下来,一艘小船悠悠从另一个时空中飘来。

    那是一个黑暗的世界,唯一的亮光仿佛就是那艘小船的船头挂着一盏青灯,青灯昏暗不明,灯下有一位老者枯坐在那里,正在扎着纸船纸人。

    小船悠悠,向圣殿中飘来。

    巫尊紧张万分,急忙鼓荡一切法力,涌入神龛之中,神龛内,那十七个金骨骷髅仿佛活了过来一般,横在另一个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入口。

    船上枯坐的老者身陷无边的黑暗之中,从他这个角度来看,天地间亮着的除了他的灯光,便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而那个世界的入口则正被十七个骷髅挡住。

    他抬起手来,一只只纸人纸马仿佛活过来一般,纸人骑在纸马上,纸马欢快的奔腾,冲向那个被金骨骷髅挡住的入口,而马背上则纸人则挥舞着纸刀纸剑,张口无声,似乎在呐喊,杀气腾腾。

    十七具金骨齐动,与那些纸人纸马杀来的纸人纸马战作一团。

    这十七具金骨骷髅组合成一套阵法,威力奇大,让阵法所能发挥出的威力直达神祇的境地,但是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力量却是异常恐怖,那纸人的纸刀纸剑砍下来刺瞎来,即便是大尊前十七世的金骨也抵挡不住,一刀便可以砍断一根骨头,一剑便可以将颅骨刺穿!

    巫尊控制十七具金骨骷髅死死支撑,拼命抵抗纸人纸马的攻击,大尊则加紧转世,却见另一个世界中的小船越来越近,而船上的那个老者已经提灯站了起来。

    巫尊额头冒出冷汗,只见那艘小船已经飘到近前,即将从另一个世界来到现实世界,而船头的那个提灯老者则探出手来,似乎要从另一个世界伸出来,将正在转世的大尊拿到那个世界中去!

    突然,大尊的身体变得僵硬,从空中跌落下来,没有了气息,而班公措则张开乌溜溜的眼睛。

    他的眼睛刚刚张开,便见两个世界的连接处开始崩塌,一只只纸人纸马无火自焚,顷刻间烧成灰烬,而那只已经从另一个世界探出的手也缓缓缩了回去,消失不见。

    圣殿中,灯火突然亮了起来,刚才的昏暗压抑不翼而飞。

    班公措松了口气,微笑道:“总算成功了。”

    “恭喜大尊!”巫尊躬身。

    班公措挥了挥手,巫尊躬身退后,关上殿门,舒了口气:“大尊若非年老体迈,岂会让天刀杀上门来?现在大尊转世,终于又可以活出一世了,延康国也就不足为虑,天刀也不足为虑了。”

    庆门关中,秦牧扔给霸山祭酒两个玉瓶,然后去买了一些灵药炼丹。

    他给屠夫接上身体,用掉了许多龙涎,但还剩下五瓶,霸山祭酒血拼楼兰黄金宫的强者,伤势不轻,除了外伤,还需要灵丹来治疗内伤,祛除隐疾。

    “公子,祖师在找公子。”

    秦牧抓好药,那药圃伙计道:“还请公子尽快出关,前往雍州。”

    秦牧微微一怔,点了点头。

    他回到关中客栈,为霸山祭酒炼了一炉疗伤的灵丹,唤上狐灵儿,一声不吭便出了关,向雍州方向而去。

    灵毓秀正在洗澡,待洗好之后,便不见了秦牧的踪影,不免惊诧,连忙去问霸山祭酒。霸山祭酒也不知道秦牧何时离开,思索道:“公主,你不必担心,狐狸也不在,说明师弟不是被人掳走,而是和狐狸一起离开。”

    灵毓秀心中有些失落,秦牧这次出走,还是没有告诉他一声便悄然离开。

    需要这么神秘吗?

    有什么事不可以说?

    霸山祭酒服下灵丹,起身道:“公主,我们回太学院。算算时间,大祭酒也要辞任了,新的大祭酒也快上任。咱们早些回去,大祭酒一直颇为照顾我,我怎么也要去送行。”

    灵毓秀称是。

    而在此时,秦牧带着狐灵儿一路前行,距离雍州越来越近,沿途只见到处都是兵荒马乱,时不时有门派宣布皇帝无道,误用奸臣为国师,祸乱天下,因此门派起义,要肃清超纲,以正视听。

    他来到雍州旁边的洛都,洛都也是战乱四起,民不聊生,各地的军队四处平乱,但只是扬汤止沸,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延康国师的这把火烧得太旺了,组成延康国各级官员的,很多都是来自各门各派的高手,现在这些门派造反,这些官员也跟着造反,帝国根基被动摇,已经很难平息了。

    “国师到底有什么手段可以平定天下之乱?”

    秦牧心中纳闷:“再乱下去,只怕天下的宗派都将反了,那时,延康国即便能够平息叛乱,也会元气大伤。”

    这是延康国师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若是延康国元气大伤,那么他何以平定延康国四周的其他国家,何以占领大墟建立不世功业?

    洛都境内,秦牧单纯是过路客,一路便遇到十多股匪盗势力的袭击,有些匪盗是不安分的神通者,也有些是洛都的官员,落草为寇,占山为王。

    他仗着速度快,打不过便施展出瘸子的偷天腿法,这一路上倒也平安。

    “倘若延康国师能够平息此次叛乱,将帝国的所有敌对势力铲除或者降服,那么延康国上下一心,就非常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