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大梵天王佛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手机阅读:m.dijiuzww.com/0_3/4654508.html
    弥陀寺凉风习习,山顶的诸佛看向远处那片被打出的悬崖峭壁。

    摩仑法王原本想要抬手阻止,战斗便已经结束,秦牧双手连翻,阴阳翻天手的速度太快,让他刚刚打算干涉秦牧便已经住手,只得放下手来。

    其他诸天的佛祖露出诧异之色,收回目光,向秦牧看来。

    三祖人皇的阴阳翻天手的确是逆天的神通,这种神通的爆发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秦牧刚才施展出来这种印法,当真是比翻书还要快!

    突然,数十里外的那片山崖崩塌,山崖裂开,巨石坠落,久久方才坠地,发出沉闷的声响。秦牧刚才打得太快太凶,那里先前是一个山头,结果被他生生打成峭壁。现在峭壁坍塌,是因为山石被秦牧的阴阳翻天手打得酥软的缘故。

    不过,尽管山崖崩塌,月光太子却没有现身。

    明心和尚心中忐忑不安,在秦牧耳边咬耳根子道:“秦师兄,你把人打死了?”

    “没死。”

    秦牧低声道:“我留手了,怕不好交代。他的修为实力极强,不比楼兰黄金宫的大尊弱,就是不如大尊机灵,所以我用了八成力,没有把人打死,不过骨头断得七七八八了。这位月光太子,实力真的很强,让我不敢小觑天下英雄。”

    他露出钦佩之色。

    明心和尚瞪大眼睛:“八成力?不敢小觑天下英雄?秦教主谦虚起来也能气死人不偿命,幸好月光太子昏死过去,否则便要气得魂飞魄散了。”

    他却不知秦牧真的是谦虚,并非是故作姿态。毕竟,秦牧骨子里骄傲无比,认定自己是霸体。对手能够匹敌他这个霸体,一定是倍下苦功,不知花费了多长时间的苦修才能修炼到这样的程度。

    对于这种对手,自然值得尊敬。

    至于别人怎么想,他就不那么关心了,反正他是这么想的。

    摩仑法王招了招手,几十里外的那片山崖炸开,山崖中的月光太子被打成重伤,昏迷不醒,被他的法力托着徐徐向这边飞来。

    月光太子落地,摩仑法王检查一下伤势,面色微沉:“秦居士不是打算较量剑法吗?为何施展的是印法?这未免有偷袭之嫌!而且下手如此之狠毒,岂是我佛门的慈悲作风?”

    秦牧看向明心,明心和尚慌忙道:“秦师兄刚才用剑丸,便被人说是邪魔外道,因此不敢用剑丸,只能用印法。佛祖,这印法也是邪魔外道吗?”

    摩仑法王不答,刚才秦牧用剑丸,是他说邪魔外道,然而月光太子却要与秦牧比剑。

    这次秦牧用的印法堂堂正正,阴阳翻天手一看便是正宗的印法,倘若说成邪魔外道,那就有些落人笑柄了。

    不过他心中还是不顺畅,月光太子是他的后人,他后辈中杰出人物,根本没有来得及施展出自己的本领,便被秦牧打得措手不及,一路挨打,丢了他与天庭的脸面。

    月光的实力并不弱,就是因为预料错了,以为秦牧向他见礼,没有抵挡。

    倘若月光太子在一开始便打起十分精神,那么与秦牧目前表现出的实力来看,两人鹿死谁手尚且难说。

    摩仑法王看向其他诸天的佛祖,笑道:“下界的佛门虽然偏安一隅,但佛法神通却不曾落下,倒令人佩服。诸位师兄,他们是来求学求经的,不如便给了他。”

    诸佛纷纷点头称是。

    摩仑法王向秦牧等人笑道:“我这月宫天子天藏有月宫经卷,修炼的是真佛法门,月宫经卷中有佛经三千卷,你们带不走,便留在我弥陀寺好生参悟百十年,领悟透彻后,传法下界,也算是我的一桩大功德。”

    明心和尚脸色微变,三千卷佛经,百十年参悟,而且还是真佛的法门,摆明了是要软禁他们百十年!

    秦牧大咧咧道:“我佛有帝座经卷吗?传法便传真法,传经便传真经,等闲法门,我们大雷音寺也有。”

    摩仑法王面色微沉,冷笑道:“你小觑我月宫经卷?好没有礼数!我许给你佛法,没有向你收取分文的香火钱,便已经是慈悲。你却还挑三拣四!”

    明心和尚捅了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魔猿,魔猿战空踏前一步,隙弃罗禅杖哗啦啦作响,道:“多,假。少,真!”

    摩仑法王心中一惊,以为他要与自己辩法,细想他这四字含义,不禁头大三圈。

    鬼子母王佛咳嗽一声,道:“法王,他们来求真经,给他们便是。”

    摩仑法王冷笑道:“他们是来取帝座真经的,我哪里有?帝座真经,帝释天王佛也不曾拥有,只有大梵天王佛那里才有一卷。大梵天王佛素来不问世事,几万年都难得露一次面,我来到佛界这么多年,也不曾见过大梵天王佛的真身法相,更何况帝座真经?我这月宫经卷传给他们,分文不取,便已经是他们得了大便宜了……”

    他说的却也是实情,让人无法反驳。

    天庭关注佛界已经有很多年,佛界虽然名义上归天庭管辖,但是佛界的至高无上的经典,大梵天王佛经卷,天庭始终没有得到。

    其他诸天的经卷,天庭多多少少都已经弄到手,安插弟子进入各界成为佛子,修行佛法,这些诸天对于天庭来说都不是秘密,惟独大梵天是个例外。

    大梵天王佛露面极少,也不传经。

    魔猿战空辩法,大梵天的佛子也是大梵天王佛座下的一尊古佛的弟子与魔猿辩法,这位佛子也不曾习得真经。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佛号传来,一位比丘匆匆下界,落在弥陀寺,向诸佛见礼,道:“诸位佛祖,大梵天王佛传讯,许各界佛子和下界佛子进入大梵天,老佛准备选其优者,传授真经。”

    摩仑法王心中一惊,随即露出喜色。天庭对大梵天王佛的功法已经觊觎良久,一直没有机会弄到手。

    这次秦牧、魔猿和明心前来求学,反倒是天庭得到帝座真经的大好机会!

    天庭安插在佛界的势力,可不仅仅是他,诸天的诸多佛子中,近半是天庭下放的年轻才俊,进入佛界求学的!

    月光太子只是他的弟子,然而佛界二十诸天中的佛子可是数不胜数,只要大梵天王佛肯传法,肯定落不到下界的这三个土鳖和尚居士手中,定会落到天庭之手!

    摩仑法王心情舒畅,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命各诸天的佛子们,一起前往大梵天听讲。诸位师兄以为如何。”

    各个诸天的诸位佛祖也是纷纷点头,大梵天王佛传法,的确是万载难逢的好事!

    诸佛弟子前去求学,也可以让诸佛得以一见佛法的至高绝学!

    摩仑法王卷起月光太子,身形隐匿虚空,消失不见,直奔大梵天而去。其他诸佛也纷纷动身,回自己的诸天,带着佛子前往大梵天,很快弥陀寺便空了下来。

    “我们该如何才能到达大梵天?”

    秦牧正在发愁,突然帝释天王佛落下法座,迈步走下来,这尊王佛光着脚丫,踩在地面上却不染尘埃,脑后有光晕流转,看起来像是一个年轻的僧人,生得眉清目秀,目光温润打量他们三人一眼,笑道:“你们都修炼了我的拳法呢。”

    秦牧三人连忙见礼,帝释天王佛所说的他的拳法,其实是雷音八式。秦牧从马爷那里学到雷音八式,传给魔猿战空,魔猿战空学到之后,又遇到老如来,老如来觉得有缘,索性将完整的如来大乘经传授给他。

    而明心和尚则是镜明老和尚传授的雷音八式,镜明和尚自己没有学完整,留有破绽。

    后来魔猿战空带着小雷音寺的众多妖僧前往大雷音寺,一场辩法,大雷音寺无人能及,明心和尚闻讯赶来,与魔猿辩法,虽败犹荣。

    马爷便将完整的如来大乘经传授给他,因此他也得到了完整的传承。

    帝释天王佛笑道:“我也是来自下界,在大雷音寺成佛,你们与我也算有缘,我带你们去大梵天。”

    他光洁的脚下升起一朵莲花云彩,托起三人,冉冉升起,穿过苍茫云雾,龙蛇雷层,越升越高,又穿过一片世界,接着又是一片世界。

    秦牧啧啧称奇,他直到现在才看出来,佛界二十诸天,竟然是围绕着一座大的不可思议的山峦所建。

    这座山漂浮在宇宙星空之中,山中有山,山中有海,有日月星辰,自成一界,有着自己的世界壁垒。

    而这一界又被分为二十世界,二十座诸天,一层接着一层,每层都有日月星辰运行,每层皆有一座大陆,佛国林立。

    倘若没有帝释天王佛带着他们,想要攀到山顶,即便是秦牧等人全力飞行,恐怕也需要数年之久!

    帝释天王佛带着他们来到最顶层的大梵天,大梵天建立在这座瑰丽奇山的山顶之上,又叫金顶,这里光芒万道,永恒白昼,无日夜之分。

    金光云层中,一座座山峦崭露头角,金光万丈,神圣而肃穆。金光形成了许多佛法梵文,在空中不断流转,围绕着一座座山头形成佛经奇景。

    他们来到这里,甚至听闻广大声音,洪亮如同钟鸣,不知道是佛法梵文的声音还是众生念诵的声音传到这里!

    魔猿战空忍不住赞叹道:“锅,馒!”

    秦牧点头,赞道:“的确像是刚开锅的玉米面大馒头,这金光就像是热馒头冒出的腾腾热气。”

    帝释天王佛哭笑不得,道:“佛子这个比喻倒也贴切。那片山林便是大梵天王佛隐居之处,许多佛子都已经过去了,我送你们过去。”

    他带着秦牧等人穿过层层的佛法经文,飞至金海的中心,落在一片山林中,这里极为雅静,一条条大道坦途,中央是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寺院。

    数以百计的佛子已经来到这里,而带着他们前来的诸佛也纷纷散去佛陀异象,宛如一个个或苍老或年轻的僧人,显然对大梵天王佛很是尊敬。

    “这么多佛子?”

    秦牧心头一跳,喃喃道:“这要打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大梵天王佛?能按照大墟的规矩来吗?”

    明心和尚与魔猿都打个冷战,想起秦牧从前的作为,慌忙摇头。

    明心连忙道:“秦师兄,万万不能按照大墟的规矩来,太血腥暴力了!这里是佛门至高无上的圣地,不能乱来!”

    “好可惜……”

    秦牧嘀咕一声:“倘若按照大墟的规矩来,就简单了许多,咱们打过之后便可以学到帝座真经。现在则要麻烦了。”

    帝释天王佛好奇道:“什么是大墟规矩?”

    魔猿抬手,在自己脖子上虚虚抹了一下,然后双手抓住自己的脖子,又做出拧断脖子的动作。

    ————清明节到了,宅猪今天中午回老家扫墓,猪小时候是奶奶带大的,心里很思念她老人家。本章定时自动发布,下午回来会继续码字更新。谢谢夜冷情深风蓝盟主的连续五个白银大盟打赏,感激不尽!

    月票榜落到第三名了,恳求看到的书友,投张月票支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