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二章 打穿人皇殿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手机阅读:m.dijiuzww.com/0_3/4695844.html
    二祖等人目送秦牧离去,转过头来,初祖人皇也消失不见。

    初祖人皇本来便没有死,而是肉身石化,使自己摆脱肉身,进入酆都隐居。他想走想来,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他的元神神通广大,来去速度极快,现在只怕已经回到自己的肉身了。

    “现在怎么办?”

    诸多人皇纷纷看向二祖,道:“他们这一去肯定会再度打起来,遭殃的只会是我们。”

    三祖人皇愁眉苦脸:“秦人皇这次输了之后,被砸的就是我的尸骨了。”

    其他人皇也是愁眉不展,想要不到一年的时间便提升到在相同境界战胜初祖人皇的地步,实在太难,他们都是各自的时代最为出色的人物,虽然由于时代局限,无法修炼到绝顶,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神级造诣。

    而初祖却是各个方面都达到神的层次,甚至更高。

    秦牧从上一次败在初祖人皇手中,距今还不到一年,他的实力就算如何突飞猛进,最多也只是修为境界的提升。

    仅仅修为境界的提升,并不能战胜初祖。

    神通者提升自我的境界并不算难,但提升自我的基础,那就太难太难了。

    提升境界是楼上盖楼,而提升自我基础,则是在不破坏已有的高楼的基础上,加固地基,扩展地基,使自己所容更多,楼宇更高,个中困难,可想而知。

    而只有提升基础,才能在相同境界战胜初祖,这需要将自己的眼界和底蕴提升到初祖人皇的层次!

    “秦人皇多大了?”二祖突然问道。

    齐康人皇想了想,道:“苏小子提起过他的年纪,阳间来算的话,他应该十九了。”

    二祖道:“十九……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其人的毕生成就,往往都是从这个年纪开始的。你们功法神通初步确定下来是多大年纪?”

    三祖想了想,道:“老头子,你收我为徒时,我十二岁,二十岁那年,我开创出阴阳翻天手的雏形,我的功法阴阳大九乘诀,也是在那时候有了想法。之后的几百年,我才将阴阳翻天手和阴阳大九乘诀完善。”

    四祖道:“我没有修行老师的功法和印法,他就是一个失败者,学他我只会更失败,所以我自创功法和神通。我比老头子厉害,我十七岁那年我的法道十渡功便有了想法,我中年大成,把老头子打了一顿。”

    三祖吹胡子瞪眼,冷笑道:“有能耐打赢我很了不起啊?”

    四祖满面笑容:“是啊,很了不起。”

    其他人皇也各自说出自己初步确立自己的功法神通的年纪,大部分都是在十几岁到三五十岁之间,他们便已经确立了毕生要走的方向,只有庹余人皇和六祖是大器晚成。

    “秦人皇十九岁了,那么说来,他正值创造的巅峰时期。”

    二祖人皇思索道:“或许他的功法已经有了自己的道路,神通也形成了雏形,或许他面对初祖不会败。再败一次的话,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蓝珀人皇道:“功法神通有了雏形,面对初祖便有胜算了?初祖的功法神通可不是雏形,而是已经完善到尽善尽美毫无缺漏的地步了。”

    诸位人皇沉默下来。

    “可是他是霸体……”

    齐康人皇有些胆怯道:“霸体应该很厉害吧?我弟子苏幕遮那混小子,一直嘚瑟他的弟子是霸体,差点吹上天了……”

    众人纷纷摇头:“霸体也需要成长,十九岁,能成长到哪里去?”

    过了片刻,二祖毅然道:“咱们显灵,去人皇殿!秦人皇是从阳间走,走到人皇殿还有一两日的时间,咱们先行一步,到了人皇殿大家便一起上,群殴初祖!”

    “好!群殴初祖!一定要打得他主动认输,不敢与秦人皇相争!”

    众多人皇兴致勃勃,纷纷点头,身形各自隐去,从酆都消失。

    鸟神赤秀远远望着这些人皇各自显灵离去,拧过脑袋看了看身旁的阎王,试探道:“阎王不阻拦他们?他们都是死人,这么冒冒失失的跑到阳间去不是坏了我们酆都的规矩?”

    “没有必要。”

    阎王摇头:“人皇殿不属于阳间,也不属于阴间,是我们管辖不到之地。历代人皇本来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群家伙,他们去人皇殿,不归我酆都管辖。”

    赤秀呆了呆:“人皇殿不属于阳间也不属于阴间?”

    “人皇殿是开皇天庭的碎片,酆都管辖不到那里。”

    阎王收回目光,转身离去,道:“天庭碎片,最大一块落地化作了大墟,还有些残片,至关重要的残片,比如三十六座天宫,七十二座宝殿,便不是我们酆都所能管辖的地方。人皇殿所在的地方,便是其中一座天宫,玉明宫。他们去了玉明宫,我的能力无法直达那里让他们回来。咱们酆都之所以能够镇得住这片幽都的土地,也是因为酆都中藏着一座天宫,叫做毗沙宫,因此能镇鬼神。”

    镶龙城外,秦牧腾云驾雾,催动人皇印,循着印记向人皇殿的方向而去。

    他前脚刚走,镶龙城中便来了一个三头六臂的神魔,还有一位少年,正是赤溪与班公措。

    “老师为何要看延康的风土人情?”

    班公措不解道:“咱们好不容易从太皇天回来,为何不直接去南土?”

    “南土已经沉没,变成了南海,沉在海底三十余万年,长一日短一日都在那里。既然回到祖地,那就不用急了。”

    赤溪三颗脑袋东张西望,不疾不徐道:“我来看延康的风土人情,是要看这个时代的潜力如何,是否有能够与天庭争斗的本钱。”

    “老师看出了什么?”班公措问道。

    “有大兴之相,但还不够。”

    赤溪道:“现在的延康,吹弹可灭,不堪一击,将来有覆灭之灾。延康道法神通精进神速,然而时间太短强者太少,不过是仰仗开皇时代的余荫存活到现在。然而开皇时代只是死而不僵,但终究还是死了,庇护不了延康多少年。因此,延康未来必然被灭。不用看了,走吧。”

    班公措疑惑,不知他是从哪里看出这一点。赤溪已经走远,他连忙跟上前去。

    秦牧因为急于赶往人皇殿,恰巧与他们错过。

    他一边走一边催动霸体三丹功,体内的神道神藏和魔道神藏不断翻转,元气越来越激荡澎湃。他在太明天时便已经着手将魔道神藏中六合神藏和七星神藏合二为一,此时已经到了关键时期。

    他的元气修为越来越雄浑深厚,两大神藏的壁垒也渐渐变得模糊,不过他在魔道上用心不多,此时还欠缺点火候。

    两日后,秦牧来到进入人皇殿的门户,人皇印的光芒照在门户上,门户开启,他迈步走了进去。

    入眼的是无穷无尽的雾气和雾气中的坟冢,苍苍茫茫,坟冢遍地。

    秦牧似乎毫无觉察,向着人皇殿走去。

    前方,有战斗留下的痕迹。

    齐康人皇的元神扎在一个大坑里,像是被种在地里的黑萝卜,只露出个头。

    “秦人皇,不要向前走了!”

    齐康人皇的元神被困住,动弹不得,叫道:“老子干不过他,被他打翻了,其他人皇也被他打翻了!”

    秦牧充耳不闻,继续前进。

    身高五尺齐康人皇的元神四仰八叉,双目无神的躺在地上,时不时抽搐一下。

    齐康人皇艰难的挪动大胖脑袋,脖子比脑袋还粗,气喘吁吁道:“别去,他太猛了……”

    秦牧迈步上前,周身神魔之气氤氲,将自己腰间的两个饕餮袋取下,丢在地上。不远处蓝珀人皇元神被挂在一个坟头的墓碑上,勉强抬头,涩声道:“你打不过他的,他的实力太恐怖了……”

    秦牧取出剑丸,丢在地上。

    庹余人皇抓住他的腿,抬头道:“别去,我们这些人皇一起上,也没能打败他……他用的境界只是神桥境界,而且只用了元神,便将我们打倒……”

    秦牧继续前行,庹余人皇的元神被拖出几步,只得放手。

    前路上,历代人皇的元神横七竖八的倒在路旁,挣扎不起。

    秦牧神色木然,来到历代人皇的茅草庐,向前看去,只见初祖人皇静静地站在殿门外,正在等候他的到来。

    秦牧鼓荡元气,耳边传来激荡的轰鸣声,巨响声中,他的魔道六合神藏和魔道七星神藏终于合并,轰然融为一体!

    初祖人皇淡然道:“一年之后你才来找我,你让我失望了。出手吧,让我看看你这一年来的进步,我并没有毁掉他们的尸骨,因为我要等你到来,击败你之后,再毁掉这些无能之辈……”

    轰——

    秦牧的元气突然变得无比炽烈,无比狂暴,双足猛然发力,身形几乎在瞬间消失,瞬间出现在初祖人皇的前方!

    初祖人皇话未说完,脸上的惊容还未出现,秦牧的拳头便已然重重的击在他的脸上!

    秦牧的身后,一座火山喷发,火光冲天,所使用的神通正是齐康人皇的绝学!

    他的法力在瞬息之间爆炸般喷涌而出,初祖人皇的身影向后弹去,轰隆一声巨响撞在人皇殿的墙壁上,秦牧迈步冲出,双手叠加,阴阳翻天手的叠手!

    与此同时,他的手掌漫天飞舞,像是一尊千臂佛陀,马爷的雷音八式!

    两种印法被他同时施展出来,无数道叠手一起轰出,整个人皇殿剧烈震颤,突然人皇殿的后殿墙壁轰然崩塌,初祖人皇倒飞而去!

    秦牧低头,迈开脚步狂飙一般激射而出,元气狂暴化作一道银河九天倒挂,将初祖人皇的身形冲得翻滚不休!

    “长进?你自己来看!”

    秦牧身后大罗天星浮现,化作大罗天星力场,一印轰出,他身后的一颗颗星辰顿时炽烈,无数星光相连,化作威力巨大的掌力碾碎十几里空气,轰击在初祖人皇身上!

    “看我用他们的招法,能否打死你!”

    ————哑巴抽着水烟袋,眯着眼睛:阿巴!(翻译: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