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气血涌动,飘摇如长虹,跟随着他向前而去,他的武道精神不是单纯的以武入道。倘若是以武入道,他与其他斗牛界的武者并无区别。

    他不求能够在生死境界便直接跨越神桥飞渡天宫,他的神桥是完整的,没有这个必要。

    他求的是这个世界的变革,道法神通的进步,因此他的武道精神并没有局限在武道之上,而是将延康改革变法的时代精神与武道精神相连。

    延康这个时代,革旧鼎新,如同烈火烹油,星火燎原,如火如荼!

    这种精神倘若化作武道,超越单纯的武道追求不知凡几!

    而现在,秦牧便是借武道精神这个契机,将延康时代的精神化作自己的武魂!

    他来到第二座神殿,殿前有几个伤者,应该是被殿中镇守的神魔打伤。

    秦牧走入殿中,殿内是一位农妇,胡不归等人还是不见踪影。

    “我参悟武道精神,用了多久?”秦牧看向地面,只见这座大殿地面上有些血迹,不过血迹已经干涸。

    “砍柴人的弟子,你用了十天才通过第一座大殿?”

    那妇人五大三粗的身材,笑道:“我的实力比他强,那么我这一关,你打算用多长时间?”

    秦牧露出笑容:“十……”

    那农妇皱眉道:“有志气。”

    “九,八,七……”

    斩神台上,两道血色煞气交织缠绕,如同两道血红色的龙卷风,胡不归已经来到这里,与他一起闯过南天门的有五十余人,而现在陪在他身边的只剩下两人。

    斩神台没有神人镇守。

    斩神台本身便是一个无比困难的关隘,从前两万年间,不知道有多少斗牛界的武者来到这里被斩落而亡。

    其实这道关隘已经被压制了威力,没有真正的斩神台那般恐怖,武斗天师将斩神台的威力控制在生死境界。

    然而这一关还是成为了死亡率最高的一个关卡。

    “有把握吗?”

    胡不归调整气息,沉声道:“师弟师妹,你们若是没有把握,那就回去罢。回去还有五百年的寿元,活着比什么都好。”

    那女子摇头:“我毕生修行,为的便是今日。胡师兄,在这次闯关之前我便已经成亲了,生了两个娃子,他们都很好。我留下了后代,也是了结了一桩心愿,而这次我准备用我的性命来了结另一桩心愿。这一次,不成功便舍身成仁!”

    另一个男子微笑道:“我也成过亲了,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姓,祖辈的血脉,都可以延续下去。现在我没有顾虑了,准备舍身一搏,为种族求一个前程!我?武罗一族需要希望,我的子孙后代将来要屹立在诸神之林!”

    “你们……你们先治疗伤势,将气血恢复到巅峰状态。斩神台难不倒我,但我没有护住你们的手段。”

    胡不归叹了口气,回头看向后方的瑶池,一座座大殿林立,道路从这些大殿中穿过,那是他们刚才闯关途经的地方。

    “不知道秦兄弟怎么样了?”

    他低声道:“十天了,他一直在演练武学,他的武道神通显然是生疏了。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觉醒武魂,做到武魂上身。”

    “想做到武魂上身谈何容易?”

    那女子道:“当年我为了做到武魂上身,十一岁时进入万兽林,遇到荒狼,不过不是单独一只荒狼,而是狼群。我在狼群中厮杀了十几个日夜,一直战斗,一直抵挡,身上血肉几乎被荒狼撕碎,到最后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感觉不到我还活着。那时,我突然感觉到了我的武魂,一举格杀荒狼王,这才逃过一劫。”

    另一个男子道:“我是在舞勺之年族中举行舞勺大祭,我们一百多位十三岁少年少女被送到幽魔界。一百多人,活下来三人,我是其中之一。那年,我觉醒了武魂。秦兄弟的时间太短了,我看他年纪不大,应该无法觉醒武魂。咱们登台罢,受神刀一斩。”

    胡不归点头。

    那女子调整气血,恢复到巅峰状态,当先一步走上斩神台,笑道:“你们稍后,我先来试刀,看我武道元神的成就是否能够挡得住斩神一刀!”

    她刚刚站在斩神台上,两道血煞交错而过,那两道血煞飞速缩小,如同两道血光,围绕她的脖颈旋转,任由她如何抵挡,如何腾挪,也无法躲过那两道血光,也无法将那两道血光逼退!

    就在此时,突然瑶池前方一座大殿轰然震动,烟尘四起!

    胡不归正在关注着斩神台上战况,心有所感急忙回头看去,只见那座大殿的后门突然飞起,一道气血横贯长空,飘飘扬扬,直奔下一座宫殿而去!

    “难道是秦兄弟?”

    胡不归心中一惊,还未来得及转头看向斩神台,却见第二座大殿的后门突然间也四分五裂,那道气血长虹继续飘扬,疾行而去,向第三座大殿奔去!

    “好快!”

    胡不归心头大震,第三座大殿的后门竟然也炸了开来,胡不归眉心的第三只眼睁开,顿时将大殿后门炸开的情形收入眼底。

    他是三目神族,三目神族的第三只眼是天生神眼,这枚神眼厉害无比,洞察幽冥,上视玄都。

    他立刻看到门户炸开之处,秦牧飞纵而起的身影。

    秦牧在半空中身躯半蹲,双臂展开,一只脚踏在一个精壮农夫的胸口,像是饿鹰扑食。

    轰!

    秦牧将那个精壮农夫踩得砸在地上,狂暴的气流席卷四面八方。

    “被他踩在脚下的是古师伯。”

    胡不归面色古怪,心道:“这位古师伯不喜欢用拳意精神来拼杀,而是喜欢亲自上阵。他打我们的时候便是自封修为,把自己的天宫和神桥神藏一起封印。不过他好像遇到了刺头儿……”

    想到这位古师伯,他身上的骨头便开始疼了,经过古师伯那一关是最难熬的一关,胡不归赢得很是辛苦。

    然而,秦牧在一个照面便将古师伯打飞出大殿,踩着古师伯落地。

    “好快的速度!”

    胡不归和另一个男子不禁吃惊不已,秦牧势如奔马,一路闯关,连闯十几座大殿,很快便打到了瑶池!

    镇守瑶池的那些农夫农妇实力更强,境界更高,境界高代表着他们的天分高,付出的努力更多,然而秦牧来到那里竟然势头丝毫不减,继续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破开一个个大殿!

    “他的武道通神了吗?”

    胡不归和另一个男子刚刚想到这里,却见秦牧从瑶池最后一座大殿破碎的后门中飞出,身后气血贯长空,而他的脚步则落在瑶池上,踏波而来,赶向斩神台。

    斩神台高高在上,名为台,其实像是一座有着不可计量台阶的玉山。

    他们几乎看不清秦牧的身影,只能看到气血长虹划过天空,以惊人的速度直奔山顶!

    “我支撑不住了!”

    突然斩神台上,那女子的声音传来,胡不归和另一个男子急忙转身向台上看去,那女子转头,嫣然一笑,笑容中带着歉意:“胡师兄,鲁师兄,来世……”

    她的脖子处血光乍现,元神连同肉身一起被两道血光斩首!

    胡不归和那位鲁师兄脸色黯然:“师妹走好……”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掀起一股飓风,将两人衣衫吹动。

    那人影正是秦牧,脚步不停登上斩神台,伸手一指,但见斩神台中突然黑暗涌动,地面现出黑暗的幽都,那女子的元神已经身首异处,正在跌向幽都。

    他双手翻飞,十指跃动,一个个奇异玄妙的文字不断从他指尖蹦出,化作各种奇异的幽都文,围绕那女子的脖颈旋转飞舞。

    这些稀奇古怪的文字组合,便化作一个个幽都符文,晦涩难懂,相继印在那女子的脖颈中。

    与此同时,她元神的头颅也自飞来,竟然与她的元神无头之躯相连。

    她的肉身将要跌倒,跌向斩神台,但又未曾跌倒,鲜血从她肉身脖颈中流出,要被那两道血光吸收,但又未曾流出。

    这短短一瞬间,竟然显得如此漫长,时间在这一瞬仿佛凝固。

    秦牧的脖子处血肉涌动,竟然又长出两颗头颅,腋下又有四条手臂钻出,各自施法,那女子的头颅竟然在一圈圈造化符文的环绕下飞向她的脖子,落在她的脖颈上。

    嗡——

    所有符文闪烁的光芒突然间变得无比浓烈,光芒爆发,让台下的两人难以看清台上的情形,只能隐约看到三头六臂的秦牧站在那里,轻轻抬手,台面上的幽都消失,而那女子跌倒的身影竟然止住,然后像是时光倒流一般,她倒下的身影又恢复了站姿。

    光芒散去,秦牧抬手屈指一弹,那女子以惊人的速度被他弹出斩神台!

    斩神台上,两道血光失去了目标,似乎变得暴怒起来,围绕秦牧的脖颈嗤嗤旋转!

    “斩神玄刀,我自己便有一口。”

    秦牧哈哈大笑:“那口刀尚且斩不了我,更何况被压制到生死境界的两道血煞?”

    他的脖颈处气血涌动,如同大龙盘绕,祖龙八音响起,龙吟不绝,竟然将斩神玄刀所化的血煞逼开。

    秦牧抬手,指尖连点,叮叮叮一阵脆响,那两道血煞被他打得不断退开。

    秦牧迈步走过斩神台,两道血煞这才舍弃他,突然膨胀,化作两道血煞龙卷,像是两条血龙在斩神台上扭动身躯。

    胡不归心中骇然,失声道:“秦老弟,你的肉身神通已经融会贯通了,也炼成了武魂,怎么速度这么快?这才十天时间……”

    秦牧在斩神台的另一边,赧然一笑,谦逊道:“实不相瞒,我是霸体,学什么都很快。我自小就这样,学得慢了家长便说我丢霸体的脸面。这已经很慢了……”

    ————霸体,你不了解一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