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樵夫圣人回忆往事,过了片刻这才不紧不慢道:“我那时候沉迷在改革变法之中,觉得可以大展宏图大展抱负,是无心过问儿女之情的,因此虽然有女孩喜欢我,我也无暇去谈论私情。”

    秦牧眨眨眼睛,延康国师也是这样的人。延康国师没有变成另一个樵夫的原因,是他还是娶了现在的夫人,而且有了儿女。

    从前的延康国师是绝对的理智,甚至连自己受伤都可以作为一个引诱敌人现身的饵。

    而现在的延康国师则是多了一些人味儿。

    “那时我已经发现种田的对我有些不满,而且我也的确无心个人情感,那个女孩的确很优秀,长得也漂亮,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她都是最佳的伴侣。然而开皇将变法的重任交给我,我若是用开皇给我的权势去勾搭少女,岂不是有负开皇所托?”

    樵夫不紧不慢道:“于是我对那个女孩说,云兮,我并非是你的托付终身的人物,开皇所托事关重大,世间有着太多的东西等着我去改变,所以我只有有负厚爱。”

    秦牧听得入神,笑道:“老师,家和国之间还是可以两全的,你又何必拒绝人家?你拒绝了她,那么又怎么会得罪武斗天师?”

    “她叫烟云兮,是个女子,很迷人的女子。”

    樵夫显然在回忆那个如此出众脱俗的女子,怔怔出神,难得的温柔,轻声道:“她也是非常聪明,非常有才华,她能够垂青我,我心里也是开心得很,不过我对她敬重多过爱慕。她又问我,天阁,濯茶对她有爱慕之心,是否是值得托付终身之人?濯茶就是种田的。我笑着对她说……”

    樵夫面色古怪:“我说,濯茶对武道的爱,胜过对你的爱。他对武道是真爱,对你是一时贪恋。濯茶并非是值得托付之人。我是以友人的身份说话,分析濯茶性格,看得还是很准的。想来这句话后来传到濯茶的耳朵里,所以他总是看我不顺眼。”

    秦牧道:“老师的确欠打……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抱着头,刚才被樵夫在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火辣辣的疼。

    樵夫继续道:“后来烟云兮没有嫁人,还改了名字,换上男装。我问她,她说,她见过世间最出色的两个男子,一个智慧无双心怀天下,一个勇武无敌道心永固,见到这两个男子之后她对其他男子都看不上眼了。所以她改了名,又把自己装扮成男子,说不遇到超过我们的男子,是不会换回女装的。”

    他怔怔出神,摇头笑道:“她一直没换。濯茶虽然见过她很多面,交情也很好,但一直没有认出她。”

    秦牧失声道:“武斗天师乃是以武入道修成帝座的存在,怎么会认不出女扮男装的烟云兮?”

    樵夫笑道:“烟云兮的本事极高,而且机灵古怪,不想让他认出来他就认不出来。而且耕田的满脑子都是肌肉,能有什么眼力见?烟云兮还揍了他很多次,他都认不出来,反而对人家服服帖帖,对我则是冷眼横眉。”

    “揍了武斗天师很多次?”

    秦牧眼睛中充满了迷茫:“这位烟云兮姐姐……”

    樵夫叱道:“叫师叔!不要叫姐姐!”

    秦牧讷讷道:“老师,你刚才说云兮师叔改了名,她改叫什么名字?有本事把武斗天师打得服服帖帖的人不多,我倒是听武斗天师说过一人,曾经把他整的服服帖帖。不过那人并不叫云兮,而是叫子兮。”

    樵夫不说话,看向门外。

    门外的老牛连忙收回耳朵,呼噜呼噜的抽着水烟,然而火早已灭了。

    龙麒麟立刻匍匐在地装睡,鼾声如雷。

    樵夫起身,披上衣裳,道:“我觉得伤势好得差不多了,用造化功慢慢调理即可,不会留下隐患。”

    秦牧连忙道:“子兮天师与烟云兮师叔是否是同一人?”

    樵夫不答,走了出去,道:“这次濯茶必将出山,濯茶出山,便有了许多腾挪的空间。你打算与胡不归去见虚生花?那么濯茶可能会与你们一起前去,见一见虚生花。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秦牧跟上他,道:“我还打算与帝译月姐姐汇合,看她和田蜀天王如何改造酆都。”

    樵夫摇头道:“改造酆都不是一时片刻便能完成的,而且她想找田蜀的话,多半是找不到。这厮,一定是躲在延康最大最好的酒坊里喝酒。”

    秦牧眼睛一亮,笑道:“那么他肯定在皇宫的酒库里。”

    “我会想办法通知帝译月,让她去寻田蜀。”

    樵夫走出门,瞥了还在慌里慌张的呼呼噜噜的抽水烟的老牛一眼,淡淡道:“火灭了。”

    老牛慌忙点火,一股浓烟喷出,呛得这头牛眼睛鼻子一起喷烟,老泪纵横。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那就别说。”

    樵夫道:“我虽然奈何不得你,但是排名第二的天师弄死你还是很简单的。”

    老牛连忙点头,赔笑道:“大天师放心,我都懂得。”

    樵夫又来到装睡的龙麒麟前方,道:“话太多,很容易被装上盘子,端到桌子上。”

    龙麒麟咕噜一声爬起来,低眉顺眼赔笑道:“我嘴巴最稳当了,教主的糗事我便从来没有抖出去过!”

    秦牧迟疑一下,摸了摸下巴上的几根小胡子:“龙胖知道我许多糗事?嗯,此子留不得……怎么做才好吃呢?”

    樵夫寻到老农,向他请辞,老农不太爱搭理他,眯着眼睛打盹,樵夫只得离开。

    老农哼了一声,冲着他的背影重重喷了一口老痰。

    秦牧面色古怪,这两位天师都是几万岁的人了,竟然还像小孩子一样。

    没过多久,胡不归背着小包袱从斗牛界出来,一身简装,显得精明干练。

    村民们又把大山搬来,不知用什么手段将斗牛界封住,秦牧四下里巡视一番,没有找到空间封印的痕迹,不禁啧啧称奇。

    从他在斗牛界的遭遇来看,斗牛界与大墟是完全隔绝的,大墟的夜晚,黑暗无法入侵斗牛界。也就是说,斗牛界并不在这个世界里。

    而且,胡不归等斗牛界的武者曾经说过,他们在舞勺之年还会去魔界,与魔界的强者厮杀,当做历练。

    这说明斗牛界只怕距离大墟很远,甚至说不定遥远得难以想象。

    “帝座强者,真是神通广大。”

    秦牧瞥了老农一眼,老农牵着那头老牛走来,向村民道:“这次我出去转一转,陪他们见一见那个叫虚生花的,看看有没有真本事。倘若有真本事,那么我便去延康溜达溜达。倘若虚生花没有本事,你们再遇到砍柴的便把他捉住,我一拳打死,再回来隐居。”

    众人称是,道:“天王放心,我们留在这里守着斗牛宫。倘若遇到大天师,便将他拿住。”

    老农骑上牛背,秦牧也坐到龙麒麟背上,胡不归则是步行。

    秦牧邀请他上来,胡不归摇头道:“我跑得快。”

    秦牧看了看龙麒麟,龙麒麟毛骨悚然,连忙卖力奔跑,自觉风驰电掣,肯定能将胡不归甩在身后,不料回头看去,只见老牛驮着老农依旧稳稳的跟在身后,而胡不归则纵跳连连,奔行速度极快,从一座山头跳到另一座山头,令人瞠目。

    “这厮的肉身,比我强横!”

    龙麒麟吓了一跳,感受到背上传来的阵阵寒意,心道:“他们不知道虚生花在何处,因此是跟着我跑,否则早就跑到我前头去了。不过既然是跟着我,那就不可能超过我,教主便不会对我下手了……”

    秦牧元神出窍,与虚生花联系,向胡不归道:“虚生花此刻去了西土,正在打造上苍学宫,我们可以去西土见他。”

    胡不归精神大振,老农坐在牛背上,老神在在道:“虚生花若是不堪入目,那就打死砍柴的。”

    秦牧笑道:“虚兄的才华横溢,倘若没有我,他便是冠绝天下的奇才。武斗天师见了他,一定很是开心。”

    老农冷哼一声。

    六七日后,他们来到西土的真天宫附近。

    真天宫的女子们此刻正在大兴土木,建造宫殿,已经有不少宫阙建成,虚生花与京燕已经得到秦牧的传讯,前来迎接。

    秦牧从龙麒麟背上跳下,四下看去,只见上苍学宫的建筑充满了西土风情,建筑华丽,又有鲜花点缀,鲜花绿叶四季不落。

    “贤伉俪,这便是开皇神朝的武斗天师,这位是牛三多师哥。”

    秦牧介绍道:“而这位,便是我对你提起的那个以武入道,又没有神桥境界的胡不归了。”

    虚生花打量胡不归,眼睛一亮,道:“胡兄可否开放一下自己的神藏?”

    胡不归体内传来几声巨响,灵胎、五曜、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等神藏纷纷洞开,而到了神桥神藏时,整个神桥神藏竟然全部不翼而飞!

    他根本没有神桥神藏!

    虚生花周围无数符文翻飞,推算胡不归神桥神藏的方位,过了片刻,摇头道:“果真没有神桥神藏!好,好!”

    “我去打死你的老师。”老农向秦牧道。

    虚生花围绕胡不归走来走去,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飞速道:“胡兄,你的底子太好了,真好可以试验一下我开创的合并神藏之法!我便不成,我是霸体,但是我知道的晚了,以至于以前的境界根基有些不稳,虽然想合并神藏,但修为上有些欠缺。我原本打算用秦兄来试验的,不过你的肉身结实,根底又好,正好可以用你的肉身试验一下!对了,你也是霸体吗?”

    老农停步,向秦牧道:“他如果弄死了胡不归,我打死他,再打死你。”

    秦牧也是头一次见到虚生花疯狂的一面,心中有些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