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秦牧如同飞行在夜空中的魔王,四处搜寻扫视,搜寻良久,始终没能找到陆离四人的下落。..幽都实在太大,想要搜寻一遍都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更何况陆离他们也不会呆在原地等着他去寻来。</br></br>    “弟弟,我倦了,我回去了。”</br></br>    秦凤青没了兴趣,说了一句,突然间便没了动静。</br></br>    秦牧愕然,顿时感觉到自身的力量在疯狂的消退,秦凤青竟然回到了秦字大陆中,主动进入封印!</br></br>    秦凤青回到封印中时,那口杀生鼎也随着他一起钻入秦牧眉心,竟然也跟着秦凤青一起来到秦字大陆!</br></br>    秦牧立刻不再搜寻陆离等人,现在没有了秦凤青的力量,他还是那个天人境界的神通者,去搜寻陆离岂不是找死?</br></br>    让他感觉到古怪的是,秦凤青明明极为厌恶被封印,为何这次反而主动的投入封印之中,而且还是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br></br>    他没有用柳叶封印眉心的第三只眼,一缕不灭神识飞入秦字大陆,只见那大头娃娃兴奋的数着藏在大陆里的那些强者元神的胳膊‘腿’儿,嘴里说着一五一十的词。</br></br>    秦牧哭笑不得,显然秦凤青是因为有了吃的,被封印也是小事,在外面绝对寻不到“营养丰富的粮食”。</br></br>    “贪吃鬼。”</br></br>    秦牧不禁摇了摇头,他这次返回幽都‘玉’锁关,是去取纸船,现在没有了秦凤青的帮助,靠着他一个人飞回土伯之眼,只怕要‘花’费十几年的时间才能飞到那里,因此取回纸船,乘坐纸船返回反倒会节省十几年的时间。</br></br>    他看到了土伯杀生鼎,那口大鼎竟然还在跟着秦凤青,而秦凤青兴奋的数着自己的粮食,对这口鼎视而不见。</br></br>    “这口鼎吞掉了半个冥海,而冥海是由灵魂黑沙组成,‘阴’天子为了炼成冥海,只怕废了不知多少苦功,才将冥海炼到这等规模。而今可算功亏一篑了。”</br></br>    秦牧又想起被杀生鼎吞掉的那半道幽光,幽光是‘阴’天子炼制的宝物,应该也非同小可,只是现在这口鼎落在秦凤青那里,似乎是认秦凤青为土伯,并非是秦牧。..</br></br>    “那么鼎中的那些面孔,应该不是叫我阿丑,而是叫哥哥阿丑……”</br></br>    他刚刚想到这里,只见那口大鼎中魔气涌动,向外溢出,魔气像是黑暗,将秦凤青周围笼罩。</br></br>    魔气中一张脸漂浮出来,直勾勾看着大头娃娃,语气怪异道:“阿丑。”</br></br>    秦凤青瞥了这张脸一眼,摇头道:“弟弟不在这里。我数到哪儿了?”</br></br>    “阿丑。”那张面孔继续道。</br></br>    “弟弟不在这里!讨厌!”秦凤青气冲冲道。</br></br>    鼎中的魔气中又浮现出一张张面孔,向他叫道:“阿丑。”</br></br>    秦凤青大怒,喝道:“我都说了弟弟不……等一下,你们是叫我?”</br></br>    那些面孔‘露’出笑容,缓缓地点了点:“阿丑。”</br></br>    “我不丑,弟弟丑。”秦凤青道。</br></br>    秦牧听到这个声音,冷笑道:“做哥哥的好没有自知之明,我就知道这些面孔不是叫我。”</br></br>    天公所化的白胡子老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道:“那些面孔叫的就是你。小家伙,你的神识也在啊。”</br></br>    他伸手一指,秦牧的那一缕意识不由自主的落下来,化作本体形态。</br></br>    秦牧四下张望,只见赤皇思维和一尊鸟首人身的神人藏在秦字大陆中,正在向这边张望。</br></br>    “那尊鸟神有些眼熟……”</br></br>    秦牧怔了怔,有些‘迷’茫:“好像在龙汉天庭中见过,是被牛三多师哥暴打的那位大日星君……”</br></br>    天公分身道:“就是大日星君,死了很久了。小鸟儿,赤皇道友,到这里来。放心,他现在有吃的,不会吃你!”</br></br>    赤皇思维走过来,大日星君还是不敢出来,秦牧笑道:“星君放心,你的飞行速度天下无双,我哥抓不住你。”</br></br>    大头娃娃瞥了大日星君一眼,道:“抓得住,捏住翅膀就没得跑。..”</br></br>    大日星君迟疑一下,小心翼翼的走出,做出随时逃走的姿态,道:“我是一不留神被你捏住了翅膀,若是我有了准备,谁也抓不住我。”</br></br>    秦牧道:“星君是怎么死的?”</br></br>    天公冷笑道:“笨死的,他知道的太多,又管不住嘴,自己把自己笨死的。”</br></br>    秦牧顿时来了兴趣,好奇道:“大日星君都知道些什么?为何会因为自己知道得太多而死?星君可否说说?”</br></br>    大日星君闷哼一声:“我就是因为多嘴才死的,如果再对你说了,我岂不是要魂飞魄散?”</br></br>    秦牧好心道:“星君,你如果不说的话,很快就会魂飞魄散,被我哥哥吃掉了。”</br></br>    大日星君迟疑一下,看向天公和赤皇,白胡子老头咳嗽连连,赤皇抬头看天。</br></br>    “天公……”</br></br>    “别看我,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死的。”</br></br>    天公摇头道:“早在龙汉时代中期,天庭便被天罗地网笼罩,我看不到那里了。你就是诸天星宿星斗的首脑,掌管着天庭的天罗地网诸神,你对天庭的了解比我还多,至今我也看不到天庭的景象。”</br></br>    大日星君犹豫再三,瞥了瞥还在数数的大头娃娃,硬着头皮道:“我也不知道我是因为哪件秘密而死,我是在战争爆发时,攻打云天尊所建的天庭时被背后的暗箭所杀。我正在冲锋,不知谁在背后‘射’了我一箭,然后我便死了。”</br></br>    众人沉默。</br></br>    秦牧咳嗽道:“那么星君,你觉得你是因为知道哪件事而被暗箭‘射’死的?”</br></br>    大日星君想了想,道:“不是御天尊死亡事件,御天尊死亡事件虽然闹得很大,但流言很多,我虽然说了几句,但大家都说。也不是东宫太子事件,无岐太子叛变,我虽然知道很多内部,但是我也没有对多少人说过。难道是帝后遇袭事件?还是瑶池剧变?或者是土伯屠天事件?可能是土伯屠天事件,我知道了很多内幕。但也有可能是羽林军穿越事件,对了,还有天公转世事件。天公转世事件里也有很多猫腻……”</br></br>    秦牧瞠目结舌,龙汉天庭中竟然发生过这么多事?</br></br>    他穿越到龙汉初年,停留的时间不长,没想到后来会发生这么多有趣的事情!</br></br>    大日星君说的每一件事,他都很想听,很想‘弄’清楚里面的原委!</br></br>    “大日星君何不一件一件讲个明白?”</br></br>    他目光闪动:“一件一件的讲!还有,当今天庭的天帝是谁,你应该也知道吧?”</br></br>    大日星君迟疑一下,瞥了瞥天公,道:“这里面有天公转世事件,我不太敢说。而且我死得早,不知道哪一方胜了……”</br></br>    天公分身咳嗽一声,道:“姓秦的小娃娃,大日星君知道这么多,于是死了,你知道太多,你也会死得很快。你可以出去了,土伯还要见你。”</br></br>    他挥袖一抖,秦牧的这一缕神识被送了出去,只听下面隐约传来天公的声音:“今后他若是问你我转世的事情,你若是敢说,我不杀你,只将你炼一炼,炼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么你来说说东宫太子事件的原委……”</br></br>    秦牧哼了一声,心中颇为不爽:“大不了不听天公转世事件便是,又何必赶我出去?”</br></br>    他来到‘玉’锁关外,此刻‘玉’锁关外两尊魔神站在‘门’前,见到他走来,都是打个哆嗦,转身便要开溜。</br></br>    秦牧连忙道:“两位道兄留步!我不是来吃人的,我是来取回我的纸船的!我的纸船放在关内了,先不要关‘门’。”</br></br>    “你真不吃我们?”那两尊魔神拉开城‘门’,躲在‘门’后战战兢兢。</br></br>    秦牧笑道:“我何曾吃过人?我取了船便走。”</br></br>    那两尊魔神慌忙一溜烟而去,秦牧来到城关前,只见城‘门’留了一条缝。</br></br>    他来到关内,取了泊在城‘门’边的纸船,向神魔大营看去,只见那里诸多神魔阵列整齐,严阵以待,唯恐他大开杀戒。</br></br>    只是这些神魔战战兢兢,双‘腿’颤抖,气势不太高。</br></br>    秦牧遥望营地,没有看到父亲秦汉珍所化的树人,心中有些失落。</br></br>    “告辞了!”他向大营中长揖到地,久久不曾起身。</br></br>    神魔大军不禁呆了,无数神魔慌忙还礼,心道:“幽都神子向我们施礼?幽都要升起太阳了吗?”</br></br>    秦牧起身,又看了看碑林,转身离去。</br></br>    父亲和母亲都在这里,他突然安心了,一颗久经漂泊的心可以放下来了。</br></br>    他来到关外,坐在小船的船头,小船飘起,向土伯之眼驶去。</br></br>    过了许久,小船来到土伯之眼,驶入那只巨大的光眼之中,降落在圣殿前。</br></br>    ‘阴’差老者不等他从船上下来,便厉声喝道:“牧天尊,你的事发了!你盗我纸船,擅闯‘玉’锁关,又杀了这么多神魔……”</br></br>    秦牧道:“我知错了。我带着御天尊。”</br></br>    ‘阴’差老者呆了呆,准备多时的说辞无以为继,倒像是一拳打在空中将自己憋得难受。</br></br>    业火土伯走出圣殿,站在殿‘门’前,道:“他是聪明人,知道这里面的原委。”</br></br>    秦牧正‘色’道:“我虽然愚钝,但也闻弦而知雅意。土伯放我去见母亲,又借我之手肃清幽都,铲除天庭势力,又因为我的过错而让我带走御天尊,黑锅接二连三扣在我头上,土伯可以放心,我绝不推辞!”</br></br>    业火土伯看着他,三只眼中业火晃动,道:“委屈你了。你的父母在这里都会生活得很好。”</br></br>    秦牧心头微震。</br></br>    土伯将御天尊推给他,道:“你可以走了。你斩杀这么多天庭的巨头,这里不宜久留。府君,你送他出去。”</br></br>    秦牧眨眨眼睛,突然笑道:“土伯,你不想知道我眉心的秦字大陆里,都镇压着谁吗?”</br></br>    秦字大陆中,天公分身突然脸‘色’剧变,暴跳如雷:“小坏蛋,坏我脸面!这次糟了,要在土伯面前丢人了!”</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