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听到这个声音,不禁又惊又喜,高声叫道:“帝释天王佛!李悠然!”

    那个自怨自艾的声音突然停止,过了片刻,帝释天王佛警觉的声音传来:“谁?”

    “我!秦牧!”

    秦牧兴奋道:“就是杀上佛界,让你背黑锅的那个秦牧!”

    过了片刻,帝释天王佛从破败的城中走来,还如少年僧人一般,依旧光着脚,走在这破败不堪的废墟上依旧一尘不染。

    不可否认,男子之中相貌俊美者不少,但能够超过帝释天王佛的人却是不多。

    这僧人卖相十足,脑后又有层层光轮光焰,宝相庄严。

    “原来是秦居士。”

    帝释天王佛舒了口气,笑道:“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适才大墟剧变,突然间冒出许多折叠空间,莫非是你捣鬼?”

    秦牧摇头道:“不是我。是我们村的司婆婆捣的……是司婆婆施展了元磁神通,惊动了地母元君的残魂,以至于当年的元界重现世间。”

    帝释天王佛惊讶道:“你们村的司婆婆?如此神通广大,这等奇人一定要见一见。”

    秦牧眨眨眼睛,笑容纯洁无邪:“王佛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我适才还看到赤帝齐暇瑜的凤凰船,还听到她的琴声从城里传来。赤帝齐暇瑜,似乎在缅怀上皇时代的旧日时光。”

    帝释天王佛笑道:“刚才来了一个白家的女子,把她吓走了。那个白家的女子是旧日的上皇天庭的人,我曾经在开皇年间遇到过她。赤帝曾为上皇旧臣,却投降了域外天庭,因此不敢见故人。”

    秦牧继续道:“赤帝齐暇瑜一路追杀王佛,从佛界二十诸天追杀到开皇三十三重天废墟,我原本以为王佛必然遭到百般折磨,万般屈辱,没想到王佛身上没有一丁点伤,看起来红光满面,令我啧啧称奇。”

    帝释天王佛道:“开皇年间,那白家女子曾经来寻找一个精通剑法的秦姓少年,可惜搜寻未果,开皇也没有帮她找到那个秦姓少年。”

    秦牧道:“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王佛这些日子是否还俗了?叫做李悠然了?”

    御天尊听得云里雾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两人虽然看起来关系很好,但一见面就像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择手段的揭对方伤疤,一边揭,一边痛彻心扉,一边还很快活。

    终于,秦牧和帝释天王佛不再相互揭伤疤,各自打个哈哈,和好如初,一如初见时一般融洽。

    “王佛,你的黑锅怎么样?”秦牧关切道。

    “还背着。”

    帝释天王佛道:“幸好是赤帝追杀,多少给我留了点活命的机会。不过我听说天庭那边准备另派高手前来,务必要将我拿下,从我口中得到老佛的帝座功法。老佛给我戴的锅,稳当又结实。你的锅怎么样?”

    “又多了几口。”秦牧道。

    两人不禁惺惺相惜,大有同病相怜的感触。

    “赤帝追杀我,一路追到这里,幸好被白家女子惊走,否则真的要被她擒拿,坏我半世修行。”

    帝释天王佛看了看御天尊,好奇道:“这位小哥是哪位施主?”

    “他是蓝御田。”

    秦牧没有过多介绍,道:“另一个霸体,很聪明,不逊于我。我受人所托照顾他,带着他修行。他学什么都很快,修为进境神速。王佛,我打算寻访大墟中的故人救护百姓,正巧王佛在此,可否同行?王佛也可以教一教蓝御田一些佛门中的基础符文。”

    帝释天王佛迟疑一下,道:“你寻访的故人我是否认得?”

    秦牧摇头道:“不认识,就是一些大墟里的寻常村民。”

    帝释天王佛放下心来,道:“救死扶伤,是佛门本分。我随你前去便是。”

    秦牧也松了口气,三人结伴前行,帝释天王佛传授御天尊佛门的基础符文,过了一段时间,不禁啧啧称奇,道:“秦施主,这位蓝施主真的是霸体?学习佛门基础符文的速度,比你还要快!”

    秦牧脸色一黑。

    帝释天王佛越看御天尊便越是喜欢,道:“倘若是老佛在这里,一定乐意将帝座功法传给他。你为何只让我教他基础符文?老佛的帝座功法我也学了,我传给他便是。”

    秦牧连忙道:“不可。那样就坏了一个好苗子。非但不能传授他任何功法,甚至连神通也不能教!神藏、天宫,统统不能教!只教他道理!”

    帝释天王佛不解其意,但还是按照他要求传授御天尊佛门符文。

    佛门符文叫做梵文,是大梵天王佛开创的一种语言体系,语言文字的发音都带着道韵,与远古神文有着相似之处。

    蓝御田学得很快,举一反三,帝释天王佛啧啧称奇。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蓝御田虽然很聪明,但却有些傻乎乎的。

    “好像魂魄中缺少了一些东西。”

    帝释天王佛毕竟是见多识广,很快发现蓝御田的问题所在,道:“他的魂魄有些不稳,还有其他魂魄散乱在外。”

    他们走出这片古战场,突然大地剧烈抖动,地面裂开,一头神兽的石像从地底隆起,越来越高,地底涌出泉水,泉水越来越多,很快在他们前方形成一条大河。

    而那神兽石像则一半隐没在泉水中,一半露在外面。

    “一尊半神,水麒麟!”

    秦牧停下脚步,只见河水中那尊半神石像在飞速蜕变,身上的石纹蜕去,很快恢复血肉之躯,猛然摇头,抖了抖身上的鬃毛,脚踏大水冲天而起!

    下方那道大河跟着这尊半神一起腾空,落在他的脚下。

    那尊水麒麟半神站在空中的河面上,身体表面水纹波动,下一刻人立起来,化作一尊麒麟头人身的半神,身体表面的鬃毛变成蓝色衣裳,气息狂野。

    “地母呼唤我等,速速前去!”

    那水麒麟半神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正欲离开,突然瞥见秦牧三人,笑道:“沉寂至今,好久不曾吃到口粮了,倒是饥肠辘辘。这三人虽然小了点,但也可以果一果腹!”

    他脚下的河水涌动,从天而降向秦牧三人卷来,操控大水,对他来说是天生的本能。

    不过从他可以化作半人半神的形态来看,他同样也是一个半神中的神通者,也已经修炼了神藏体系。

    大水汹涌,力道万钧,在水系神通上,这尊半神的造诣直追当年的瞎子!

    秦牧看了看帝释天王佛,帝释天王佛对那尊半神不以为意,依旧在教授御天尊。

    秦牧无奈,伸手一指,剑丸破空而起,迎着那条大河而去!

    剑丸撞入河水中,突然剑光绽放,将河水切开,那条大河一分为二,从三人身边呼啸而过。

    “咦,是神通者。”

    那水麒麟半神笑道:“本事倒是不坏。可惜,也不过如此!”

    一分为二的大河旋转,从两旁包抄而来,呼啸的河水中一口口水剑藏匿其中,肉眼难以捕捉。

    河水无比沉重,一条大河的重量,比秦牧以佛元赤铬等神金炼制的剑丸还要沉重很多,这尊水麒麟半神能够操控如此沉重的大河,在法力上,只怕要胜过人族神通者良多。

    秦牧面色凝重,拳头猛地一张,剑丸铮铮铮分解,化作无数口飞剑,在周身旋转,腾挪刺击,将河水中隐藏的一口口水剑斩断。

    那水麒麟半神的法力震得他的元气有些散乱,其修为之强,让秦牧警觉。

    他与龙汉初年时期的半神交过手,瑶池一战,杀了昊天尊麾下的许多半神,然而那时半神还未开始修炼神藏体系,昊天尊只是刚刚解决半神化人的难题。

    而这尊水麒麟半神,是上皇时代的神兽,半神修炼体系已经完整,无论在法力还是肉身上,都要超过人族良多,是极为可怕的对手!

    那水麒麟半神见到秦牧两度挡下自己的攻击,不禁惊讶,突然探手抓起那道大河,用力一抖,漫天大水融合在一起,化作一条长鞭,挥鞭向秦牧抽下,笑道:“实力不坏,比我也不遑多让。难得,难得,沉寂了这么多年,刚刚苏醒便遇到一个可以一展身手的高手!”

    秦牧脚步一动,身形破空而去,迎着这一鞭直奔那尊半神而去。

    剑丸在他身前疯狂旋转,无数道剑光嗡嗡嗡射出,旋转的剑光将这一鞭切开,水鞭化作大水四下弥漫,波涛汹涌扑向两边的山林。

    秦牧狂奔,几个瞬间便将水鞭打散,来到那水麒麟半神身前。

    那麒麟首人身的半神心中一惊,身形飞速后退,一道道大浪轰然竖起,挡在秦牧前方。

    嘭嘭嘭,一声声巨响传来,一道道水浪炸开,最后一道水浪炸开,无数口飞剑擦着这尊半神的身体飞过,叮叮叮刺入他身后的山崖上。

    轰!

    沉闷的声响传来,那尊麒麟首人身的半神撞在山崖上,那些飞剑钉出的图案恰恰可以容纳他的身躯。

    他正要从山崖上下来,秦牧的手掌摁在他的面目上,手掌发力,那恐怖的力量将那尊半神脑袋砸入山体之中!

    山体如同豆腐做的一般,他的身躯笔直没入山崖,只剩下粗大的尾巴露在外面。

    秦牧抬手抓住这条尾巴,用力一抽,将这尊半神从山体内抽出,抡起砸下。

    大地颤抖,被这尊半神砸出一个大坑。

    那尊半神依旧未死,急忙站起身来,秦牧五指倒扣向下虚虚一按:“元磁五指山!”

    轰,轰,轰,轰,轰!

    五声巨响传来,仿佛五座须弥山压在,大地轰轰隆隆疯狂沉下,那尊半神被压得跪在越来越深的大坑中,肉身被压得噼里啪啦作响,血流不断,身不由己现出真身,匍匐在地,叫道:“投降了!不要杀我——”

    秦牧从空中落下,一口口飞剑融合,在他面前化作剑丸,飞入他的腰间饕餮袋中。

    帝释天王佛带着御天尊走来,笑道:“你本事长进了不少。刚才的五指山便是元磁神通?”

    “我从婆婆那里学到的元磁符文,刚才参悟出自己的一招元磁神通。”

    秦牧看向坑中的那尊半神,道:“你刚才说地母呼唤你们,是怎么回事?地母元君不是死了吗?”

    水麒麟被压得不能动弹,叫道:“地母元君岂能这么容易便魂飞魄散?我从昏睡中醒来,便听到地母元君的召唤,确切无疑!除了我之外,所有半神都会听到地母的呼唤。”

    秦牧微微皱眉:“所有半神?”

    突然,他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一道道金光飞过,遮天蔽日,那是一群体型庞大的鸟首人身的半神,羽翼连天,速度极快。

    接着山林震动,不知多少巨兽在山林中奔走,也向同一个方向狂奔!

    ————牧神记一周年啦,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