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璩儿还是高举着龙神珠,抱着白青府夫妇的孩子,转身带着人群向黑暗中走去。

    龙神珠散发出静谧的光,驱散黑暗,他们必须尽快赶到前方的驿站,寻求那里的神祇的庇护。

    箱子旁边,龙麒麟抖擞身躯,发出低沉的嘶吼声,秦牧取出大釜丢给班公措,班公措看了看缺了一条腿的大釜,摇头道:“釜破了,威力受损,恐怕保护不了我们。好在我还有其他宝物。”

    他将大釜塞回自己的饕餮袋,取来一个大葫芦,将葫芦上的带子缠在身上,嘿嘿笑道:“秦教主,这是我第一世的灵兵,叫做碧血葫芦,是我成名之宝,好久不曾动用了。我一直期待自己能够突破,将自己这万年来的所学融为一体,重炼我的碧血葫芦,只是始终无法将那么多的功法融会贯通。”

    他将葫芦背起,大葫芦有三尺多高,班公措没有双腿,背着这个大葫芦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大尊,没想到你曾经也是个有雄心壮志的人。”

    秦牧从饕餮袋中取出刀囊,穿上刀囊的背带,背在身上,又取出两口杀猪刀插入刀囊中,道:“可惜,你见到自己无法成神之后,你便变态了,走上了歧途。”

    班公措看着他的饕餮袋,冷笑道:“你觉得你成神无望,你不会变态?你的饕餮袋是我的!”

    “我从黄金宫里捡出来的。”

    秦牧从饕餮袋里取出一口大铁锤,轻轻抡动一下,大铁锤铮铮作响,锤头不断分裂向外扩张,方圆八尺,以锤柄为圆心,不断旋转。

    他停止催动法力,大铁锤不断收缩,恢复寻常大小。

    秦牧将铁锤插在背后刀囊旁的一个皮扣中,固定结实,又取出一杆竹杖,轻轻挥舞一下,抖出一连串的虚影,也插在背后。

    班公措错愕,看到他又从饕餮袋中取出笔墨纸砚,塞入自己的袖筒,还有几个画轴被他用背后刀囊的其他劈扣固定,不由失笑道:“秦大教主,你这是要上台唱戏不成?你后背都快被插满了!”

    秦牧又取出毒囊和剑丸,毒囊中是大大小小的瓶子,剑丸则分解开来,化作八千口剑,他给这些飞剑一一淬毒,道:“有备无患。当年我刚刚从大墟中走出来时,便是这幅装扮,虽然看起来很土,但是却实用。后来我有了身份地位,这才不那么土。但既然是生死搏杀,自然是越土战力越高!”

    班公措闻言,从自己饕餮袋中取出七面旗子插在背后,又取出一面铜镜,镜子后面有个套,被他套在左臂上,像是一面盾牌。

    他又取来一套飞刀,飞刀成挂,挂在衣襟内侧,两边都挂得满满当当。

    秦牧呆滞,只见班公措又拿出几口剑匣,竖在脚边,还有草原上常用的武器,刀丸。

    只不过班公措的刀丸非同小可,质量要远超草原强者。

    他还取出了太极盘,还有一座佛龛,佛龛里有一尊小小的佛陀,接着又取出一根粗大的柱子立在身边,上面遍布符文印记,幻明幻灭。

    “大尊,你的财富还真是惊人呢。”

    秦牧赞道:“我和国师洗劫了你的黄金宫数次,你竟然还能有如此之多的重宝!”

    班公措冷笑道:“你活了万年,积累的东西只会比我更多!人来了,开眼!”

    他的眼瞳中佛光大炽,催动佛门天眼,随即佛光中竟然有道门的道眼生成,化作阴阳太极图的图案!

    班公措向黑暗中看去,只能看到影影幢幢的身影,看不分明。

    “开!”秦牧低喝一声,催动九重天开眼法。

    他的眼瞳中星光乍现,大日浮现在星河之中,随即一层层阵纹浮现,瞎子将九重天开眼法与开荒时代姊青神祇的第一神眼融合,威力更强,神通更大,不过这种神眼消耗得法力更多,秦牧目前只能勉强打开景霄天眼,共有五重天。

    日常运用,他还是以丹霄天眼为主。

    前方的黑暗太重,丹霄天眼难以看得很远,所以他这次催动的是景霄天眼。

    龙麒麟也张大眼睛观望,却什么也看不见,道:“教主,你看到了什么?”

    班公措也看得不太远,能够看到黑暗中向这边走来十多个身影,道:“秦教主,只有十多个人对不对?”

    秦牧目光直视黑暗,点头笑道:“只有这十多个神通者,放心。”

    班公措松了口气,哈哈笑道:“老子还以为自己会和白青府夫妇一样,为了一堆贱民死在这里,老子没有这么高尚。看来跟着秦教主就是洪福齐天,死不了的!”

    龙麒麟吭吭嗤嗤的笑了起来:“教主一向能够逢凶化吉!”

    星犴的箱子也嘭嘭嘭的开合着箱子盖,笑出声来。

    秦牧也露出笑容,伸手指出,箱子四分五裂,平铺开来。

    星犴的箱子用的材料是饕餮的皮和骨,骨架搭出箱子的空间,箱子皮是用饕餮皮蒙在上面。

    此刻箱子铺开,顿时在四周形成方圆百丈的安全空间。

    他们站在这片安全空间中,有着箱子的神光庇护,无需担心黑暗侵袭。

    班公措将自己的各种宝物摆好,龙麒麟则惊恐的看着箱子里铺开的架子,上面供奉的各种胳膊腿儿。班公措瞥见秦牧不注意,偷偷的摘下两条腿塞入自己的饕餮袋中,自己那条毒腿则被他挂在架子上。

    秦牧装作没有看见,向前看去,他的景霄天眼的注视下,这十多个走过来的身影后方,是数以百计的“域外天魔”大部队!

    他们静静地站在那里,为首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骑着魁梧异兽,正在平静的注视着打头阵的这十几个神通者。

    这十几个神通者,只是试探,试探他们的实力!

    秦牧将自己所见埋在心里,长长吸气,剑丸从袖筒下滑出,悄无声息滚动,来到箱子边缘,钻入泥土之中,剑丸在大地下分解,一口口细小的飞剑延伸到远处,遍布方圆百丈的地下。

    “动手!”

    秦牧爆喝,身后两口杀猪刀出鞘,双刀抄在手中。

    就在此时,那十多位神通者冲来,龙麒麟张口咆哮,口中熊熊真火化作一道火柱向前方轰去,火柱爆炸,那十几个身影交错,避开火柱向杀向龙麒麟。

    龙麒麟移动脑袋,火柱横扫四面八方,其中一人双手向下一扣,大地隆起,但是却被箱子压下,根本抬不动大地。

    另一人运转刀光,刀法精湛无比,刀光围绕火柱疯狂旋转,将龙麒麟这一击切开。秦牧抄刀,与那持刀之人背靠背脚步移动。

    那位神通者却也强横,知道陷入战技流派的贴身近战之中,生死只在一瞬,看得是彼此刀法和步法。

    他们二人陀螺般飞速移动旋转,刀光乍起乍落,胜负已分。

    “好刀法!”

    那人头颅飞起,落入黑暗中,回头称赞了一句。

    他飞出的头颅看到自己的尸体正在倒下,而秦牧则被另一位神通者一掌击在胸口,却身躯蛟龙盘绕,元气化作蛟龙缠住对手的手臂,另一边,两口刀快得难以想象,唰唰唰无数道刀光向对手斩落!

    “真是好刀法!”

    那人的头颅又称赞一句,眼前一片黑暗,再难看到秦牧的刀。

    嘭。

    他的头颅落地,滚了几周,还瞪大眼睛,意识渐渐消散:“能死在这种刀法之下……”

    班公措刀丸浮空,与秦牧几乎同时出手,刀丸交错,无数刀光贴地连斩,同时背后的碧血葫芦中哗啦一声血瀑布腾空而起,将一个正在躲避他的斩腿刀光的神通者卷起。

    血瀑布冲刷,瀑布中都是各种虫子,顷刻间便将对手吃的一干二净!

    叮叮叮碰撞声传来,另一位神通者踩刀而行,将一口口刀踩落,侵入班公措身边,抬手便是神雷爆发,倾落如雨。

    班公措顶着五雷轰顶,抬手挥起衣袖,无数飞刀倾泻,将那人连头带脸钉满了飞刀。

    龙麒麟怒吼,现出四十丈真身,扑腾反击,将对手拍死咬碎。

    过了片刻,秦牧斩杀了最后一位敌人,将尸体踢了出去,吐出一口血痰。这些神通者的修为境界都很高,多是六合、七星境界,也有一个天人境界高手被龙麒麟缠住,其人元神强大,险些将龙麒麟举起抛入黑暗中。

    还是秦牧和班公措三人合力,才在这百丈空间将对方击杀。

    班公措也中了几招神通,灰头土脸,索性也不隐瞒秦牧,将两条神腿接在自己身上。

    秦牧视而不见,笑道:“大尊接快点,对手不会给我们机会。”

    “对手?”

    班公措笑道:“对手不是被我们杀光了吗?”

    他抬起头向黑暗中看去,黑压压一片身影正在从黑暗中冲来,不由呆滞,急忙转身便要逃走。不过外面便是黑暗,他又停下脚步。

    “没活路了!”

    班公措回头,大哭道:“秦教主,没有活路了!老子他娘的被你害死了!”

    秦牧站在百丈空间的中央,将两口大刀插回刀囊,咚的一声身边落下来一颗太阳玉眼,朗声道:“越境者,死!”

    “大言不惭!”

    一位域外天魔神通者呼啸冲来,突然地底一道剑光飞出,贴着他的胸口穿入他的头颅中。

    这位神通者向前冲出数十步,仆倒在秦牧脚下。

    秦牧露出笑容,面对黑暗中数百位域外天魔,重复道:“越境者,死!”

    “我来杀你!”

    一尊巨人手持大盾纵身跃起,大盾抛在足下,挡住地下涌出的剑光,同时怒吼一声,身躯陡然变化,化作龟背身缠大蛇的神人形态,轰然落在箱子铺开的空间中,他一拳轰来,腾蛇厉吼,缠绕在他的拳头上。

    铮铮——

    两道刀光一横一竖,双刀交错,随即刀光猛地一收,那巨人四分五裂。

    秦牧抹去刀上的血珠,咧嘴一笑:“越境者,死!”

    “你们两个人,一头猪,占据百丈空间,也想挡住我的大军?”

    一头异兽走来,异兽上,这一支域外邪魔部队的头领掀开面罩,俯视秦牧,冷笑道:“念你修为不弱,也有胆气,送你们死无全尸!所有将士听令,踏平他们!”

    所有的域外邪魔神通者涌来,将这百丈空间淹没。

    百丈空间外,八千口剑破土而出,化作剑图第一式,剑履山河,将冲入百丈空间内的所有人纳入剑图中!

    而那位头领冷笑一声,元神腾空,法力爆发,硬生生震开所有的飞剑,将剑履山河破去!

    班公措面色苍白,仰望这尊轻而易举便破解剑图的强横存在,心中万念俱灰,喃喃道:“生死境界的将领也来了,没有活路了,我逃不动了……”

    “有活路!”

    秦牧爆喝,一道亮光爆发,刺向那尊将领的眼睛,太阳玉眼的光芒在那尊将领定住剑图的一瞬,嗡的一声从他的眉心冲入,后脑穿出!

    涌来的神通者扑向秦牧,将他淹没,太阳玉眼被几十道神通轰飞,滚了出去。

    班公措心中又燃起希望,面目狰狞,向这数百人迎去:“杀——”

    “杀——”

    龙麒麟咆哮,鳞片炸起,从身体上飞出。

    嘭嘭嘭。

    这百丈空间突然飞速折叠,合拢,将数百位域外邪魔神通者连同班公措、秦牧、龙麒麟统统装入箱子中。

    黑暗中,箱子散发出幽幽的光,但箱子里面却是无比浓烈的黑暗,没有任何亮光。箱子中不断传来一声声重击,嘭嘭作响。

    箱子里面传来恐怖的厮杀声,刀切开血肉的声音,神通爆炸的沉闷声响,鲜血从箱子角不断流出。

    过了良久,箱子恢复平静。

    嘭——

    一只血淋漓的手掌推开箱子,探出一颗脑袋,想要爬出去,随即那颗脑袋被一根竹杖刺穿,竹杖从其眉心穿出,接着缩了回去。

    箱子将这具尸体吐了出来。

    箱子内部,又是一片平静,过了片刻,突然间又是一声声闷响。箱子打开,抛出一具具尸体。

    “暗箱争斗,谁是瞎子谁赢!”

    箱子中,秦牧竹杖而立,四周全黑:“我的师父,就是一个瞎子!”

    ————四千字大章,写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