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空地上的学生们相继醒来,高义重新把火塘给点燃起来,大家默默的坐在火塘边上。

    有些道元班学生竟然从背包里拿出了自己从家带来的洗漱用品,比如牙刷和牙膏,眼瞅着就要拿天罗地网发的淡水来刷牙了。

    高义大惊失色:“你们不要命了是吗?我昨天在遗迹里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水源,万一咱们没水喝了怎么办?你们竟然还拿这么珍贵的淡水刷牙!”

    事实上许多学生虽然明白遗迹很危险,他们不是来旅游等等的巴拉巴拉,但角色转换是需要过程的,他们没有真正经历过,所以根本不明白情况的严峻程度。

    有些学生小声嘀咕:“口腔疾病也会引起发烧感冒等症状啊……”

    高义愣了一下正色道:“我必须告诉你们,别说刷牙了,漱口的水你都得给我咽进去。发烧有可能会死,但是没有水就一定会死!我们最好寻找一头实力稍弱的野兽跟踪它一下,看看它是去哪里喝水的,但是在找到水源之前,谁都不许浪费。”

    高义作为一个前特种兵选手是有一些野外生存经验的,只是他早上起来观察了一下,这里的环境气候有点诡异,早上树叶上竟然连露水都没有凝结。

    一般情况下山野之间还有许多取水方法,比如树干取水,但高义试过了,这里的树,比特么气候更加诡异……

    还有山岩取水、棱线取水等等,这些高义都想过了,可这里,实在太过诡异,仿佛以往使用的方法在这里统统都不好用了。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野兽走,既然野兽在这里长期生存,它们肯定知道哪里有水源。

    只要找到水源一切好说,可要是找不到,那就真的一滴都不能浪费了。

    问题就在于,他们是否真的有能力在野兽的主场树林里,跟踪对方。

    这时候高义想起吕树昨天晚上用淡水洗手的事情,他忽然有点担忧万一吕树找不到水源怎么办。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自己在这片树林里恐怕还真的没有对方活的滋润。

    大家默默的啃着压缩饼干,这玩意一开始吃还听新鲜好玩的,味道也不算太差。

    然而真要拿它当饭吃,还是顿顿都如此的时候,就有点难过了。

    单兵口粮里配的有巧克力,可是巧克力也不经吃啊。

    话说昨天高义晚上还想着要是杀一头野兽能烤着吃,那食物的问题真是很好解决了,结果吕树却不让杀。

    直到这时候高义都有点想不通,吕树为啥不让杀那些野兽……

    就在这时,他们左侧的树林忽然传来沙沙沙的树叶摩擦声响由远及近,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朝着这边靠近,高义立马反应过来,这不是一个人的声音!

    他高声问道:“是人还是兽?”

    树林里没有回声,这下子所有人都紧张的站了起来,大部分学生都下意识的站到了韦乾易和高义的身后,而高义的浑身肌肉开始紧绷。

    若是一头野兽还好说,若是一群的话,今天恐怕又要面临一场死战!

    “所有人成锋矢阵型,以我为箭头,准备作战!”高义冷声说道。

    原本锋矢阵型是用来进攻突围的,然而现在他们的实力差异太大了,就自己和韦乾易的战斗力算是上得了台面,不得已之中,高义必须扛起更大的责任,面对更多的危险!

    一头山猫从树林里走了出来,高义的身影一紧,不是昨晚被吕树拔牙的那只,形态都不一样。

    在山猫身后,紧接着又爬出来一只巨大的蜘蛛,这蜘蛛宛如小牛犊子般的大小,个头真是高义他们生平仅见。

    然后又是一头鼻孔喷着粗气的水牛,一头黑色的猎豹,一头……

    高义他们头皮都快麻了,这特么是多少野兽来这里聚会来了?

    这还没天黑呢你们就来空地上避难了?

    然而,他们忽然听到极重的鼻息声,树林后面仿佛正有一头庞然大物正在靠近,脚步声踏在地上咚咚咚的声响极度骇人。

    这种迎面而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高义甚至都想到了逃跑!

    就在此时,一头巨大无比的野猪从树林里走了出来,这头野猪的个头要比昨天晚上他们看到的那头还要高出一倍!

    可是高义他们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这野猪的头上,竟然还盘膝坐着个小女孩!

    这不是未进遗迹之前,站在方阵旁边的小女孩吗?!有人惊疑不定起来。

    当时吕树他们站在方阵旁边有点扎眼,但最扎眼的其实还是姜束衣和吕小鱼这两个颜值极高的选手,尤其是吕小鱼的年龄。

    此时见到,立马有人想起她来,只是……这姑娘为什么骑着这么大一头野猪?!

    猪妹?是你吗猪妹?!

    高义稳定了一下情绪问道:“你是……谁?”

    吕小鱼盘腿坐在野猪的头上歪着小脑袋沉吟了片刻:“驭兽师吕小鱼?”

    神特么驭兽师!道元班什么时候开这种课了啊!不要欺负我们不知道啊!不要乱给自己起外号啊!

    “来自高义的负面情绪值,+198!”

    “来自韦乾易的负面情绪值,+210!”

    “来自……”

    然而他们有点惊疑不定,这个小姑娘到底是怎么收伏这些野兽的?这些野兽哪还像是野兽啊,你是山猫,不是家喵啊!

    却听野猪头上的驭兽师吕小鱼忽然开口问道:“我问你们,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叫吕树的,个子高高的,帅帅的,笑起来蔫儿坏,还特别不正经。”

    韦乾易内心受到了巨大的暴击……吕树哪帅了啊?!

    其余人也一脸懵逼,本来吕树就够诡异的了,你又来?!

    不过你最后的总结,还挺靠谱的……

    “来自韦乾易……”

    “来自……”

    高义一脸懵逼的指着右边:“他往那边去了,早上刚走的,距离现在过了大概2个小时左右。”高义现在感觉自己整个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都是错乱的,自己……就不应该进这个遗迹!

    只见吕小鱼眼睛一亮:“谢谢啦,皮皮猪,我们走!”

    ……

    这一章,我写的非常开心,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