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祭龙台,这种名称一听就感觉有古怪,吕树回想起刚才混沌吞噬祭龙台时发生的光景,那祭龙台里的蟠龙仿佛迫不及待的被混沌吞噬似的,如果有人说那头蟠龙是被囚禁在里面吕树可能都不会意外。

    所以这些海族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在汲取这个遗迹的世界之力,而是在从蟠龙身上汲取力量。

    话说这海族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啊,吕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自己毁掉了祭龙台之后起码安全岛上的学生们压力就很小了吧?起码不会再面对上万名海族战士了啊。

    事实也正是如此,当吕树假扮成海族进入海底之后,安全岛上所有人都忽然无聊了下来,一群道元班学生正商量着怎么合力去再弄点青铜盔甲呢,毕竟除了青铜洪流以外其他队的人基本都没凑齐整套青铜盔甲,这就很难受了。

    结果大家兴致勃勃的讨论了半天,海族再也不来了……

    大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的时间久了就有点望眼欲穿,休息也休息够了,精神百倍的求战,结果人家不战了……

    然而只有陈祖安和陈百里两个人知道这一切变故都是因为吕树进入海底之后才发生的,陈祖安惆怅的坐在杜血梅旁边望着海面,他也不知道吕树是怎么做到的,但对方确实做到了……

    孤身一人假装成海族进入海底,这种事情想想都觉得牛逼,可惜他做不到。

    而此时此刻吕树保持着震惊的姿势在宫殿里等了足足一分钟才有其他海族到来,所有人都震惊了,有人看着破碎的祭龙台问道:“克文礼,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面具真是一个很好的道具,当紧急情况中别人注意力全被集中在祭龙台上的时候,吕树顶着克文礼的面孔根本没有人去怀疑。

    吕树一时半会儿差点没反应过来是问自己呢,等反应过来他赶紧回答:“我也不知道啊,我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成这样了!”

    此时一个身穿黑色盔甲的甲士沉稳走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百名黑色甲士步伐整齐划一的跟随着,那为首的海族冷冷的看着宫殿里:“有人类进来了,祭龙台被毁此事非同小可,你们,去找到他!”

    所有身穿青铜盔甲的海族纷纷行礼领命:“是!”

    吕树回头看一眼这座宫殿里面的青铜盔甲还散落在地上,似乎大家并没有去收拾它们的打算,吕树把这事记在了心里……

    之前他很想去捡青铜盔甲可问题是海族马上就到,他一个人在那捡盔甲算怎么回事,那可是上千套青铜盔甲啊……

    吕树藏在海族之中偷偷打量着那些黑色甲士,这些甲士看起来都很高端洋气的样子,要是能把他们的盔甲也弄到手该多好?

    只是不知道这些黑色甲士也是否如同那些消散的海族一样受人操控、没有意识?吕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着大家一起去搜寻‘自己’,当他经过那些甲士身边的时候吕树用手指戳了戳其中一个黑色甲士。

    结果那黑色甲士慢慢转头看向吕树:“干啥?”

    “哈哈,没事……”吕树尴尬的笑了起来,原来这特么都是有意识的啊……

    也是,如果这些甲士也毫无意识那么就说明一个问题,这宫殿里的祭龙台不止一个。他看到大家都开始四散搜索的时候他也跟其他海族分散开来,毕竟他也不知道克文礼的信息,这可跟假扮桐原洋介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天罗地网把情报背景都给他准备的妥妥了,不用像现在这样瞎猫碰死耗子。

    万一这里有特别熟悉克文礼的发现他的不对劲了怎么办?而且吕树现在想偷摸溜回去捡青铜盔甲呢!

    “克文礼,你去哪?对方实力应该不弱,你跟我们一起!”有海族喊道。

    吕树站住身形:“……好的。”

    这特么给他整的情绪都有点不连贯了,他朝那群人走去,五人一队开始搜索宫殿的各个角落。

    吕树也慢慢放松下来,还是那句话,谁要是发现他的身份让他人设崩了,那他就崩了谁……

    起码在场的还没有B级,吕树自信就算被发现了逃跑的时候也不会比海族慢,这可是他的主场啊。

    一路搜寻过去吕树都没说话,生怕多说多错,但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搜寻啊,毕竟搜寻的目标就混在海族当中。

    吕树发现这些海族的搜寻路线恰巧避过了宫殿群当中最宏伟的那一座,似乎大家都不觉得对方有可能藏到那里面去。

    他跟着这群海族溜达了半天,几乎把整个宫殿群都转遍了,那么如果阵眼就在海底,吕树觉得很有可能在那座主宫殿里面。

    “走吧,复命去,”一个身穿青铜盔甲的海族说道。

    “又要挨责罚了,”有人抱怨道:“如果找到那个人类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吕树跟在后面心中冷笑,都特么别急,等他摸清楚这海下的情况之后有这群海族好受的。

    他现在还不想动手,雷霆剑气大概还有两天的时间才能恢复,等到那个时候动手吕树会更有底气一些。在此之前,吕树觉得还是先把这里的底细摸清楚才好。

    吕树跟着这群人来到一处偏殿,一名青铜海族硬着头皮说道:“大人,没有找到那个人类。”

    偏殿里一名黑色甲士坐在一个榻椅上冷冷的看向面前二十多个青铜海族:“废物,自己动手吧。”

    吕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怎么就动手吧,这是要干嘛?

    紧接着他便看到身边的海族自觉面对面站成两排摘下各自的头盔,吕树发现这群克姓青铜甲士的发型有点特殊,扎成小辫盘在头顶看起来非常古怪。

    啪!啪!

    吕树眼睁睁的看着旁边的海族竟然开始互相扇大嘴巴子,这海族的阶级这么森严吗,一声令下就因为没搜寻到敌人就得互相扇大嘴巴子?

    吕树对面的那个海族已经摘下了头盔,似乎有点疑惑面前的克文礼傻愣着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