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话说,咱们专业是不是没有班主任了啊,”吕树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洛神修行学院物种研究专业还真的是一个揪心的专业啊,人家都是好好的呆在实验室里解剖研究变异生灵就好了,结果他们就得满世界的去给自己抓研究标本,还得给别人抓。

    这也就算了,可是刚刚报道入学,班主任就出事了……

    “树哥,”成秋巧忧心忡忡的问道:“咱们专业是不是被诅咒了?”

    吕树坐在绿皮火车的窗户边上平静道:“你说的没错,咱们专业被人诅咒了。”

    “谁诅咒的?!”成秋巧愣了一下,自己也就随口一说,咋还真被人诅咒了,谁会干这种事?!

    吕树看向窗外:“咱们被聂廷诅咒了……”

    成秋巧:“……”

    吕树看着基金会的论坛,想要关注一下最近城市内物种变异的进度,然而让他惊异的是,即便天罗地网已经做好了准备,物种变异的事件还是层出不穷。

    基本上城市内大部分物种变异出了鼠潮虫潮之类的,都不是直接具备攻击性的,它们有些还能和人类好好的和平相处,甚至有攻击性不强的家养蜘蛛变异都没有攻击人类的意思。

    整个物种秩序的进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去针对人类,鼠潮重灾区也不是只攻击人类的,它们什么都吃,其他物种也害怕它们。

    有些人提出用变异过的猫群来针对鼠潮,然而事实上想让猫重新会捉老鼠不难,但它们自身的伤害能力其实要高过鼠潮的。

    有人担心猫群也开始伤害人类,也有人说猫猫那么可爱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吵的火热程度简直堪比豆腐脑的甜咸党。

    有意思的是一则新闻,一个老太太忽然被一只乌鸦展开了自杀性报复袭击,一开始没人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这乌鸦开启灵智后想要喝水,看到一个矿泉水瓶子有水就去叼石头,结果水刚溢出来可以喝的时候,瓶子被老太太倒掉石头和水捡走了。

    于是乌鸦记恨了这个老太太,天天攻击她……

    这事其实按道理说是老太太理亏吧,毕竟人家乌鸦都忙活半天了,但吕树早就说过,物种秩序的进化跟正义与邪恶无关,这是每个物种重新抢夺世界地位的一个过程。

    火车即将到站,吕树远远看到车站里“洛城欢迎你”这五个字的时候就倍感亲切,终于回来了。

    “吕树,家里没菜了,”吕小鱼迷迷糊糊的醒来对吕树说道:“买点菜再回家。”

    “行,”吕树点点头。

    这段时间买菜什么的都是吕小鱼再管,吕小鱼原本也想偷懒让小凶许去买的,结果小凶许一脸悲愤表示自己是凶许,真的没法买菜,会吓到买菜大妈的。

    成秋巧现在是住在洛神修行学院的,结果现在听说小胖子住在吕树他们隔壁,也要求搬进去,而曹青辞则是在洛城有家。

    从灵气复苏开始吕树就听说过曹青辞,她家里曾经条件不是太好所以当时上学穿的寒酸也没什么零花钱,后来她领了天罗地网的工资家里条件才改善。

    可以说曹青辞现在算是还没毕业就提前成了家里的顶梁柱,这一路上陈祖安他们在火车上买零食什么的都很大方,而曹青辞却始终没有买过饮料零食之类的东西。

    吕树想了想说道:“一起去我和小鱼那里吃顿饭吧,我给你们做。”

    陈祖安和成秋巧没意见,吕树以为曹青辞这冷淡的性格会拒绝呢,结果曹青辞也没有拒绝。

    吕树带着吕小鱼买菜去了,一条鲈鱼,一只杀好的鸡,三斤肋排,还有一堆蔬菜,这次吕树也没有小气,大家从死亡之谷回来车马劳顿,自己这个名义上做领队的确实得好好安抚一下大家,毕竟去昆仑虚的决定是他做出来的。

    吕树贪财,那是因为他穷怕了,没钱就没有安全感……

    现在的吕树,勉强算是个有钱人了吧?

    买菜结账的时候吕树问蔬菜生鲜店的老板:“多少钱?”

    “202块钱,”老板说道。

    “小鱼,跟他搞搞价,”吕树小声说道,搞价这方面吕树不太擅长,但他知道吕小鱼是点了这方面天赋的。

    吕小鱼平静对老板说道:“老板,抹个零头吧。”

    老板大叔笑道:“行啊没问题。”

    吕小鱼掏出22块钱递给老板就准备拉着吕树走人,结果老板惆怅的拉住吕树:“大兄弟你们等会儿,说实话我都卖了二十多年的菜了,第一次见顾客是从中间抹零的……”

    吕小鱼再次搞价,最终以180块钱拿下。

    吕树感慨:“小鱼啊,你也教教我怎么搞价吧。”

    “你没这天赋学不会,”吕小鱼得意洋洋的无情拒绝。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199!”

    晚上回到家里,陈祖安和成秋巧两个人竟然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个游戏机脸上吕树家电视开始玩游戏等饭,曹青辞则坐在沙发上看书,书名是时间简史。

    吕树依稀记得他曾在曹青辞身上感受到过法则的力量,他也一直怀疑曹青辞最开始觉醒的能力是跟时间有关的。

    吕小鱼在厨房里帮着吕树摘菜洗菜,穿着小围裙看起来非常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吕树忽然感觉家里的家味更浓了一些似的,锅里的油渐渐热了起来,切好的蒜和葱倒进锅里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而外面陈祖安和成秋巧正大呼小叫着玩游戏。

    一切都很平和。

    吕树朋友很少,因为他几乎从来没想过要和谁做朋友,有小鱼就好了。

    然而现在,大家应该算是朋友了吧?吕树觉得这样的体验好像也很不错。

    吕树端着做好的菜往外走,忽然间有敲门声响起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对方说着稍微有点别扭的中文:“你好,有人在家吗。”

    吕树愣住了,那声音仿佛很遥远,又仿佛距离自己很近。

    上一次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幕,都已经仿佛来自上辈子了,卡洛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