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就在这一天,洛城行署路四号院里来了几位异国的住客,他们买下了一整栋楼进行装修,然后那位女主人热情而又亲切的给院子里每个客人都送去了给新邻居准备的糖果礼品。

    糖果盒子很精致,打开就能看到里面整整齐齐的巧克力,什么味道的都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快速的问候过所有住户之后,唯独落下平房区最里面的那一间。然后回到她买下的楼里自己房间,又好好照了照镜子补补妆容才终于来到这间平房门口说了一句你好,有人在家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卡洛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这么紧张,门开了,吕树身上扎着围裙,身后就是餐桌。

    卡洛儿看着吕树笑道:“我是你的新邻居,所以特地过来送一点小礼物,院子里每一家都送了。”

    吕树看着卡洛儿犹如不认识自己的神情,他愣了半晌都没想明白对方怎么会突然来到国内?!什么情况,一个A级强者,忽然来了国内,还是卡洛儿,自己竟然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他曾以为那段往事将尘封在记忆里,以后说不定哪天翻出来会感觉非常有意思,他吕树曾经也是个差点跟别人结婚的人啊,虽然对方喜欢自己只是因为永恒之枪和世界树的关系,可还是很有意义啊。

    一个爱讲烂笑话的少年也曾有人喜欢过,甭管是因为什么,总归会觉得多一点存在感。

    吕树原本打算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也不再去想这个事情里的另一个主角,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那命运兜兜转转的来到他身边跟他开了个玩笑就走了,吕树以为命运这种东西他始终不会拥有了,结果,世界再次转过来温柔的吹拂着他的脸庞。

    吕树接过那个精致的盒子:“谢谢。”

    对方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吕树也不太清楚自己该怎样去面对,两个人就像是陌生人第一次见面一样互相寒暄然后挥手告别。

    卡洛儿转身离开回到她的新家,她的大表哥正指挥着工人搬运家具,看到卡洛儿回来之后笑道:“顺利吗?”

    “啊,”卡洛儿有点走神:“送给他了,可是直接送巧克力会不会不太好,这样会不会有点不矜持?我看网上说东方国度的男人都喜欢矜持一点的女孩子。”

    大表哥憋着笑:“没事,你不都给所有人送了吗,又不是专门给他的。”

    “也是哦,”卡洛儿认真的点点头:“千万不能给他留下太坏的印象。”

    “明天就要上课了,准备好了吗?”大表哥忍着笑说道。

    “可为什么我就不能直接读物种研究专业呢,这样就可以和他天天见面了啊,”卡洛儿说道。

    “你要矜持!”大表哥一脸严肃的说道:“你忘了你父亲怎么给你说了吗,我们北欧神族的众神之主不能那么随意!”

    其实北欧神族内部也商讨过这件事情,卡洛儿现在是A级真要想去哪谁也挡不住,卡洛儿非要坚称吕树是她上辈子的爱人,这种事情让他们也感觉很绝望。

    但是问题从另一个角度看,其实他们亲身参与到那件事情里的很多人都能感受到,吕树对于卡洛儿的感觉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如果没有信仰理论部的那位主教的威胁,吕树会不会带卡洛儿走都是一个问题。

    在那个过程里,吕树是被动的,就连婚礼都是别人准备好的,而吕树完全一脸懵逼。

    北欧神族跟卡特尔现在已经正式建交,双方组织高层也很八卦的讨论过这个事情,艺术家阿图罗喝大的时候甩着自己的马尾辫醉醺醺的对大表哥说:“那个少年,不够热烈!对,不够热烈!”

    大家都很明白,那场闹剧里吕树保护卡洛儿的意愿更多,而完成婚礼,是要成全卡洛儿临死前的心愿。

    虽然吕树为卡洛儿做了很多,大家也并不是那么排斥这段感情真的发生,但是自己家的神主也不能这么白白送人了吧。自己家神主莫名其妙的又对那小子一见钟情确实很绝望,但想到那小子其实并没有那么爱卡洛儿,大家就有点不忿了。

    凭什么啊,这么好一姑娘喜欢你,你还不巴巴的来瑞典当女婿,把你给忘了你丫不会反过来追一下嘛?!

    卡洛儿的父亲在那段时间里天天跑去和阿图罗喝酒,自己家大白菜长腿去拱猪了……

    “听说吕树”

    ……

    吕树默默的抱着糖果盒子回到屋里,陈祖安和成秋巧还在打游戏根本没注意到外面发生了什么,电子竞技就需要这样的专注程度!

    结果俩人正玩的激烈呢,吕小鱼走过去咔的一下把电视给关了:“玩物丧志!”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166!”

    “来自成秋巧的负面情绪值,+166!”

    谁又惹你了吗?!

    陈祖安起身看到吕树手里的糖果盒子愣了一下:“树兄啥时候买的糖,能吃吗?”

    “你肚子里的灵液消化完了吗?这是你能吃的东西吗?”吕树面无表情的问道。

    陈祖安一脸懵逼,多贵重的巧克力啊咋还不能吃了?

    眼瞅着吕树回屋里把糖果盒子放好才转身出来继续炒菜,炒着炒着吕树说道:“小鱼,再剥点蒜。”

    结果身边没人回答,吕树觉得有点不对劲,他走出厨房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吕小鱼嘴里鼓囊囊的不知道塞着什么,吕树愣住了:“你吃的啥?!”

    吕小鱼似乎开心了很多,正美滋滋的咀嚼着也没搭理吕树,吕树忽然惊了一下跑回屋里,赫然发现那糖果盒子已经被打开,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小鱼继续咀嚼嘴里的巧克力和吕树擦肩而过,完全没有刚刚偷吃掉所有巧克力要心虚一下的觉悟。

    “吕小鱼,你翅膀长硬了啊,”吕树苦笑不得的拉住吕小鱼的胳膊:“你想吃跟我说一声啊。”

    吕小鱼乐呵呵抖开吕树的手:“放开我的翅膀!”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