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大王饶命 章节目录 765、17年前风雨夜(第二更)-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765、17年前风雨夜(第二更)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聂廷的刀道是自己走出来的,就算前人也未必能比上他。这条路他走了足足三十年时间,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汗水,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精气神,只为了当那一刀斩出的一刻,万物便被摧枯拉朽。

    而这迎向天劫的那一刀,也就像是海公子所说,一刀所出,万山无阻!

    那骤然降临而下的天劫像是来自天道的庞然意志,刀意与天意相撞,巨大的波动将地面的草地都给压的贴伏下去,那原本韧劲十足的草杆纷纷折断碎裂。

    圣徒等人的目光骤然凝重起来,大家都是A级境界,都知道这一刀意味着什么,聂廷站在A级的巅峰之境上汇聚毕生所学,一刀便要斩破生死关隘!

    霸道!纵横无匹!

    刹那间,圣徒与主教同时出手,圣徒抬手间便有空气向着聂廷席卷而去,那空气相互挤压之间发出无数的爆响,而那挤压而去的空气中蕴藏着无数柄空气凝聚而成的利刃。

    原本地面上的草秆已经折断,可这空爆与利刃所过之处竟是将草下的黑色泥土都给掀翻了出来声势浩大!

    主教权杖高举,银色的光辉朝聂廷笼罩,那银色的光辉像是束缚的纽带一般!

    圣徒冷声对主教说道:“滚。”

    他眼中藏着狂热,似乎能斩杀聂廷是一种特殊的战利品一样。

    这声音里充斥着绝对的自信与狂妄,北美第一人悍然出手想要杀掉聂廷,却拒绝了其他A级参战。

    主教嘿嘿一笑也不动怒,只是那银色的光辉竟连圣徒也一同包裹了进去。

    “雕虫小技!”圣徒挥手间将那空爆分出一半生生推向主教,那空爆声如海啸!

    该来的总会到来,圣徒与主教不怀好意而来,战场混乱起来。

    嗡的一声,地面上断掉的草秆纷纷向天上飞起,李弦一的气海雪山内竟是上万道无形剑气飚射而出附在了那一根根草秆之上向着主教飞去,万物为剑!

    可异变就在这一刻发生,原本只是冷眼旁观的云倚和虎执也暴起出手,两具钢铁傀儡悍然出拳,远远的便将空间也要扭曲,它们的目标是……李弦一!

    云倚笼罩在黑袍之中冷笑道:“你可还记得17年前那场雨夜?”

    虎执扬声大笑:“傀儡师如今当报大仇,杀了你,我们便去屠尽基金会!”

    7名傀儡师之间并不是人人和睦,代王行走另一个世界里本身各自都握有巨大的权力怎么可能毫无冲突,可他们内部之间再怎么有分歧也都是王座之下的走狗,他们从不以此为耻,反而以此为荣。

    主教嘿嘿笑道:“你们二人总说王座之下尽皆走狗,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吗?”

    虎执不屑笑道:“那也要有资格当吾王的狗才行,你,不够资格。”

    这话听起来有点矛盾,可不知为何从虎执嘴中说出来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当年他们与风雨夜来到这里本想安心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到来,却没想到竟然遭遇了伏击,一夜之间四名傀儡师战死两名,害的他们竟用了十多年分别隐藏沉寂才终于开始慢慢恢复实力。

    傀儡师未必有多团结,但别人杀其他傀儡师便是违逆王的意志,他们就需杀人!

    李弦一衣袍抖动,原本射向主教的万剑纷纷调转向钢铁傀儡飞去,陈百里则毫不犹豫的拦在圣徒面前。

    天大的混战在草原上犹如风暴席卷,而聂廷旁若无人般腾空而起,竟是一刀一刀朝着苍穹之上的天劫追着斩去。

    聂廷冷峻着面孔无所畏惧,每斩出一刀便感觉自身越发笃实一分,而他原本共鸣间向天地开放的身躯开始内敛,竟隐隐自成另一种天地。

    以往的每一刀他都是借天地大势,可现在不同了,无数的灵气滚涌向他的身体内部便被彻底同化成他自己的力量,再与天地无关!

    就在这庞大的战场之中聂廷心无旁骛,一心突破!

    这一刻,聂廷宛然便是这千古灵气枯竭之后的第一人!

    苍穹之下,谁也没想到自灵气复苏之后的第一场大战竟在聂廷突破之际忽然引爆,当聂廷将要打破修行世界的平衡时,所有人都在求变!

    原本的修行世界就像是一个平衡的多人跷跷板,大家立足之上互相制衡,可是当聂廷突破后,那跷跷板便要被聂廷以一己之力踩下去了,所有人都要倾斜!

    面对两名钢铁傀儡的李弦一朗声大笑道:“这可不是你们王的世界,破!”

    那两具钢铁傀儡竟在这一瞬间被万剑草秆向后推去,两名傀儡师冷笑一声联手朝李弦一飞去,衣袖间木偶傀儡尽出,那木偶手臂间红色的丝线铺天盖地向李弦一席卷而去,就连空气都被切割开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宛若永恒的雷霆之枪从草原之外的边际飞来,当永恒之枪划破空气的那一刻,整个空间都在无尽颤抖!

    虎执和云倚笼罩在黑袍之下的面目相互对视一眼,竟是立刻收手转身飞走,李弦一想要留下这两人却发现这傀儡师竟是忽然间一点战意都无,就像是遇到了很惊讶的事情,骤然间就没了杀意。

    李弦一有点疑惑,傀儡师之强当属佼佼者根本无需畏惧谁,对方也并不像是在畏惧什么,只是不想出手了!

    关于基金会和傀儡师之间宿仇的这场战斗来的快,去的也快,远方一头白金色头发的卡洛儿转瞬即至,当李弦一看到卡洛儿的瞬间沉思道:“你是吕树……”

    卡洛儿忽然一脸害羞的竟然脸都红了:“李弦一前辈我知道你,可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吕树的?”

    李弦一:“???”

    什么鬼?他是想说,你就是差点和吕树结婚的那个女孩……结果思路都被打乱了!

    这个女孩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李弦一有点恍惚,剧本有点不对啊,这个转折来的太突然点了双方聊的好像不是一个话题啊……

    不远处正守护着聂廷的陈百里忽然沉声道:“你这外国女娃娃竟然说中文不说鸟语,很好!”

    卡洛儿:“……”

    李弦一:“……”

    ……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