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品并不是巅峰,一品之上,就是天帝们了,再往上,便是神王的境界。

    “你要想修行,”张卫雨瞥了吕树一眼:“那你得进天帝的宫里才划算,不然给贵族们当奴隶撑死也就是二品,有啥意思?”

    吕树看了张卫雨一眼,得,这还是个眼界比较高的主儿?

    “不过进宫得去势,嘿嘿,”张卫雨不怀好意的笑道。

    吕树愣了一下:“去世?”

    张卫雨翻了个白眼:“没学问,去势,势力的势,阉了的意思。”

    吕树沉默了好半晌,他想起来自己那边古时候好像也有这种说法,净身、阉割、去势……

    但这就能说自己没学问了吗?学霸吕树受不了这个委屈,不就是炫词吗,吕树沉吟了两秒:“去势我懂了,那你有没有听过势如破竹、势大力沉、人多势众、趋炎附势、势不两立这些词……?”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张卫雨简直倒吸一口冷气,立马就没法直视这些成语了!

    吕树陷入了沉思,这世界似乎有些地方和地球陷入了重合,包括明月晔被监禁的地方为何能在地球上找到入口,等等事情在吕树心里缠成了一团麻。

    就在吕树沉思的时候,忽然有马蹄声自远方传来,张卫雨迅速的把吕树往田地里拉了一些小声道:“别招惹这些奴隶主!”

    吕树静静的看着,那马蹄声的来向是田埂镇上,据说镇中的大奴隶主们都住在镇上,只有农户才住在乡下,镇上寸土寸金,各个商户都被贵族与奴隶主们把持着。

    吕树看着张卫雨心想这世界也每个人喊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啥的吗?

    张卫雨嘿嘿笑道:“这个社会的阶层从神王往下,天帝、贵族、大小奴隶主们、平民。但其实神王好像才是最大的奴隶主。”

    按照张卫雨的说法就是各方天帝手中掌握着最强的功法和最强的奴隶。这个阶层是根据实力天然形成的,握有二品功法的就是贵族,而一品功法只有天帝们和神王才见过。

    这事吧想造反都难,毕竟实力完全不对等啊。

    据说也有天纵奇才者,小奴隶主自创了二品功法,结果被天帝们立马招安后给了新的地位。吕树琢磨着,那自己所用的功法不管是剑阁的还是星图,都算是很强了啊,起码达到A级是没问题的,问鼎神藏境也好像没什么压力……

    而且七层星云他如今才开到第四层就能一品之下无敌了,那再往上是个什么景色?

    吕树忽然产生了一种天帝也不过如此的迷之自信。

    按照张卫雨的说法,这吕宙在贵族层面还是挺看中知识的,类似古代的奴隶制社会一样,一些可以担当家庭教师、有文化的奴隶在交换时甚至价值一个牧场。

    此时路边一支人马从土路上奔腾而过,那马匹要高大许多,浑身的腱子肉,就像是地球上变异过的生灵一样。

    而那队人马每个人手上背上都有刀的印记,气势凶悍。让吕树有些意外的是,那马队当先之人竟是个女孩。

    张卫雨拉了拉吕树:“别看了!”

    那女孩纵马之时转头看了田间的吕树一眼便继续前行,吕树弯腰继续锄地,结果那女孩竟扯着缰绳回来了。

    张卫雨身子更低了,几乎都埋到了地里,就是不想被人注意到。

    女孩开口笑道:“张卫雨,还不打算卖你的地吗,我看你打算撑的到什么时候。”

    张卫雨低头谄笑道:“还能再撑几年。”

    “你若做我奴隶,肯定比现在过的好,”女孩笑着说道。

    “我觉得不当奴隶就算过的很好了,”张卫雨虽然在谄笑,可话语却没退让。

    吕树心想他总觉得这张卫雨有问题,能识字不说,自己身体这么虚弱竟然还敢这么硬气。这人命如草的年代竟然还有不怕死的平民?

    “很好,”女孩挥舞了一下套在手里的缰绳笑道:“有骨气,比这些奴隶强!”

    吕树愣了半晌,您这话说的太打旁边那些奴隶的脸了吧,您让自己家的奴隶脸往哪放呢。

    那女孩转头看向吕树:“你又是从哪来的?”

    张卫雨赶忙说道:“这是我远方表亲,我喊他过来帮忙的。”

    “哦,”女孩点点头:“长的倒是清秀好看,可愿意做我的奴隶?做我入幕之宾可保你吃香喝辣。”

    吕树沉默了半晌,这话要放在地球上有女孩讲,感觉还挺赤几的……

    但放在这吕宙,就是真的卖身成奴当牛做马了啊……

    吕树义正言辞的说道:“这我得问我表叔,关于人生大事的决定上我表叔说了算,毕竟我也不知道怎么选择好。”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299!”

    张卫雨原本正当着吃瓜群众呢,结果怎么就把自己给捎上了?眼瞅着那女孩面色沉了下来,张卫雨开始斟酌着怎么甩锅:“傻小子,自己的路自己选,到底哪条路更适合你,这可说不准。”

    吕树转头看着那女孩:“我表叔说不准。”

    “来自雨蝶的负面情绪值,+666!”

    那名叫做雨蝶的女孩笑了起来:“很好,很有骨气。”

    她忽然转头对身边的奴隶说道:“传话给其他奴隶主,我认准他了,谁也不准打他主意!今年我雨家在交易大会上让半分利给他们!”

    吕树:“……”

    还特么真是个有个性的女孩啊……

    等这队人马走远了吕树转头一脸疑惑的看向张卫雨,张卫雨贼笑了一下:“这姑娘去天帝主城读过书,不知道从哪学的一肚子仁义礼智信什么的,瞎讲究。你越是有骨气,就越安全。她爹在上一场战争里死了,如今雨家她做主。”

    夜里,吕树从水缸里舀水喝的时候手臂都在颤抖。

    这是过分使用了肌肉后脱力的后果,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了,甚至举个很轻的东西都很无力。

    张卫雨看着吕树取笑道:“没干过活吧,今天就先好好休息,过几天给我老老实实的干活,我这里可不养闲人。”

    吕树看了张卫雨一眼并没有说话。

    ……

    第三章还是12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