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张卫雨是往西边去的,吕树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故意先走了西边再往别的地方去。而那边,是西方天帝端木皇启的地盘,走过一个山坳和一个水涧便差不多抵达了。

    张卫雨告诉吕树,那个水涧以前还会有附近农庄的女奴隶去那里洗澡,女奴隶们可比贵族老爷们的家眷好看多了。

    吕树明白,不知道什么原因搞得张卫雨一直对贵族老爷们的家眷耿耿于怀,就仿佛像是西游记里师徒去西天取经,结果到了地方对方忽然对他们说欢迎来到铁岭……走反了啊!搞错了啊!

    这里的边界像是约定俗成一样的并没有特别准确的界线,以镇为中心,一场战争之后哪个镇子被占领了,就意味着自己失去了那镇子所辖的土地。

    吕树觉得张卫雨去干嘛了不重要,这个人很奇怪,吕树发现这里就算不修行的奴隶都有高于地球三四倍的体力,可张卫雨不一样,张卫雨比地球人还要弱一些的感觉。

    这种弱是不正常的病态,似乎藏着故事,但这些都跟他吕树无关,最重要的是他依然坚定而简洁的朝着五品开始前进。

    早晨练剑时吕树忽然想到自己即便来到这世界只能吃窝头,也最终可以时来运转找到修行的方法,他便以树枝在地上写道,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那字体苍劲有力,似有剑意在其中。

    如果是练剑者看到这句地面的诗词,恐怕还能悟点什么,这一次吕树手中的树枝没断,就仿佛劲力催发皆由己心一般,他的剑道境界又要开始突飞猛进了。

    吕树有些欣喜,因为剑道意境越高,便意味着这个世界灵力对他补足的速度越快,原本需要一个月才能达到的四品D级,搞不好二十多天便可以了。

    正练剑呢,乡间土路的尽头,马蹄声似是如约而至。

    吕树心想也不知道这次送来的是什么……

    结果他举目望向来路,赫然发现这一次那位叫做雨蝶的姑娘竟然自己来了。

    雨蝶勒马伫立在吕树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吕树:“你这平民还非要我亲自过来,你才肯接受邀请吗?”

    吕树如今剑道在手更加硬气了一些:“就是你亲自邀请也未必能邀请到啊。”

    就在此时雨蝶看到吕树身后泥土上吕树写出的诗句愣了一下。

    吕树回头看到地上的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他心想难道这雨蝶能看懂?是不是自己要在这个世界当一次诗仙人神马的?然后被这个吕宙世界的贵族捧进文化圈获得无数追随者,分分钟走上人生巅峰?到时候天天有人供着,吕树自然可以安心用以剑合道的方法晋升一品,打开枷锁!

    据说这吕宙世界里的知识分子还是比较受贵族阶级看重的,用张卫雨的话讲,一个能教书的奴隶便能换到一个牧场,这可不是一般的值钱了。

    而且那些能教书的奴隶都会被家主重视,待遇也远超其他奴隶,不仅如此,有些平民也会因为学识过人被奉为上宾,这是老神王在的时候带起来的风气。

    正所谓上行下效,老神王重视读书人,下面便也跟着重视读书人,曾经有位大奴隶主的儿子因为学识高超,甚至使整个大奴隶主的家族一跃变成了贵族,这种跨越阶级的变化是诱人的。

    而且张卫雨说,读书人在青楼都颇受欢迎,一首好诗,甚至是一句不完整的好诗,都能在青楼里被好吃好喝的伺候一个月之久。

    吕树一听这个,就觉得这个吕宙世界好像还挺不错的啊……

    吕树的姿态傲然了起来,尽量让自己像是一个落魄的诗人,却听雨蝶忽然说道:“没想到你也喜欢老神王的诗词。”

    吕树:“???”

    等等,剧本不对吧,自己想要无耻的装一次诗仙,结果有人比自己更无耻?

    这时候吕树还有点犹疑,他问道:“你最喜欢老神王的哪首诗?”

    雨蝶兴高采烈的说道:“没想到在这镇上也能遇到懂诗词的,我最喜欢那首如梦令,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呵呵,”吕树当时脸就黑了,从男抄到女,这位老神王抄的范围还真特么广,简直不给别人留活路啊……

    太无耻了吧!

    所以什么普及语言、统一文字,其实是为了自己抄诗能让大家看懂对不对!可你丫的这吕宙历史事件都对不上啊您就这么硬抄?

    眼瞅着雨蝶忽然亢奋起来就像是遇到了知己似的说道:“那些粗鄙的奴隶没一个人能懂这些诗句里藏着怎样的才华,你,很好!”

    吕树想了半天说道:“略懂略懂,你哪里有老神王的诗集吗,我想看看。”

    他这么说,是想看看老神王的诗集里还没有遗漏的东西可以让自己捡个漏啥的,知道对方都抄过哪些诗,这样就不会撞上了。

    “那你随我去府上,”雨蝶兴高采烈的说道:“一整墙的诗集,搬来搬去太麻烦了!”

    当吕树听到“一整墙的诗集”时,就已经开始绝望了……

    这老神王传说已经不知道活了多久了,所以命长就能这么闲了是不是?啊?

    吕树忽然感觉,当生命的时间维度对于老神王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以后,对方的人生就像是一场游戏一样,既拥有最强大的实力,又拥有漫长的生命,那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我随你去府上,不过提前说好,我是不会卖身为奴的,”吕树平静说道,他忽然生出了一种想要了解这位老神王的想法。

    而雨蝶像是完全改变了态度似的:“你以后就是我的朋友了,奴隶之事不要再提!”

    吕树心想,自己这是沾了老神王的光吗……不得不说吕树忽然对这位老神王非常好奇,明明是一界之主,却偏偏如此接地气,又气青楼姑娘,又抄诗……

    很对脾气啊,这就是吕树的评价。

    只是吕树又有点疑惑,这样的一代神王,为何会陨落?是生命自然的走到了尽头,还是说另有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