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南方天帝文在否所掌控的区域很大,吕树和吕小鱼并没有先去南庚城,而是直接去了云安城。

    原本吕小鱼还非要去南庚城转转,结果被吕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有点担心自己会在南庚城碰见刘宜钊……

    吕树虽然五官端正,可在地球真的算不上好看的那种,怎么到了这个世界以后就像是走了桃花运似的,不,不是桃花运,是桃花劫……

    两个人抵达云安城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按道理讲吕小鱼带着吕树一起土遁应该是速度很快的,但吕树高估了吕小鱼辨认方向的能力。

    进入地下之后吕小鱼就提前打了声招呼,说她方向感有点差,当时吕树还纳闷了,他还是稍有见到吕小鱼主动说自己哪方面有点差呢。

    当他们走错了八次方向之后,吕树站在云安城的城墙与大门外有些感慨:“你这哪是方向感差啊,你就没有方向感……”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199!”

    这时候吕树还回想起小时候,第一次吕小鱼偷偷从福利院里跑出来后找不到行署路的那间小平房了,不知道怎么走。她就可怜巴巴的找了一个电话亭给吕树打电话,结果吕树问她在哪,她说在一朵云下面……

    只是从那次之后吕小鱼便记住该怎么走了,似乎就因为吕树在那里,她就能硬生生记住路。

    云安城很热闹,吕树和吕小鱼忽然就有种进了影视城似的感觉,城门边上是个驿站,有马队正在那边休息,看样子是走江湖做生意的模样。

    吕树数了数自己兜里的神钞,之前他卖掉了一些雨家送他的礼物换来这些神钞,并没有多少,只能算是足够支撑只几天。

    “咱们得想办法赚钱啊,”吕树叹息道:“如果我去加入武卫军,你得在这云安城生活下去的资本才行,咱们得想办法弄个小营生。”

    如果是他山河印能拿出来就好了,但凡山河印里的东西随便拿出来一点都能用来做生意了,现在他不仅是用不成山河印,连取都取不出来。

    吕树看了吕小鱼一眼:“要是你拘来的魂魄可以像真人就好了,这样用魂魄做幌子方便保护你出手,我问了张卫雨,这吕宙世界的人还是蛮忌惮拘魂魄这种事情的,因为他们相信人的魂魄不会消散,可以转世重生。”

    现在吕小鱼虽然个子高,但年龄还是有点小,看起来太面嫩了,她倒是不需要被保护毕竟云安城算是小城池,它的城主也才二品。就算是大城市的一品城主也无需畏惧,吕小鱼的实力照样能自保。

    但问题在于有些人看她年纪小就会觉得她好欺负,如果有个高手随从跟在身边做幌子,能省下很多事情。

    吕小鱼看了他一眼,走到无人地方召唤出了主教和贾桑伊,然后吕树便眼睁睁的看着贾桑伊身体里飞出一颗七彩的珠子进入主教的身体,而后主教身上的黑色慢慢褪去,竟然变成了真实的模样。

    那颗七彩的珠子,是吕树在北邙遗迹中不小心杀死C级岛国间谍得到的,偷偷喂给贾桑伊之后他发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实力提升就没有再关注过。

    吕树愣了半天:“所以那颗七彩的珠子可以让人变成真实的模样而不是纯黑色的?那你能让他别傻笑了吗……”

    吕小鱼翻了个白眼:“这话不该是我问你吗,你能让他别傻笑了吗?”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399!”

    此时的主教原本阴翳的面孔已经不再阴翳,就像是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俗称老年痴呆……

    所以也正是因为这傻笑,吕小鱼虽然早就知道七彩的魂珠可以让魂魄变成真实形态,但却一直没有用过。

    带着这傻笑,就算变成真人跟在身边又能有个屁的震慑力啊!

    衣服可以模拟出来,可这笑是怎么都变不掉的,优先级极高……

    吕树想了半天:“有总比没有强吧,给他半张脸遮住好了,有围巾什么的吗,而且遮住脸以后也会减少一些他的异域感……不是遮住眼睛那半边,是遮住嘴巴……”

    于是,吕小鱼和吕树身后便多了一个脸上裹着粉红色印花兔子围巾的老者……真的很难说的准他到底有多大的震慑力啊……

    吕树在想一个问题,他得到魂珠是直接杀死了魂魄才得到的,后来即便杀了很多人也再也没得到过魂珠了。

    他不知道魂珠可以夺取吕小鱼所杀之人的魂魄来强大己身,虽然效率非常低,但贾桑伊如今也到了二品的巅峰境界。只不过好像这玩意有门槛儿,到了二品巅峰便无法再提升了。

    吕小鱼也有自己思考过,一品是开始与法则、天地融合的过程,每个人的法则都不尽相同,而法则这种东西是单纯的魂魄给不了的。

    但如果再杀掉一品呢?那么贾桑伊、安东尼他们所吸纳的魂魄之力会不会蕴含着那个死者与法则的融合成果,从而晋升一品?

    直接把对方一品的敌人拘了倒也可以,只不过现在土系和具现系吕小鱼都用顺手了,她更希望这俩货可以通过吞噬魂珠里吸纳的力量而继续晋升实力境界。

    然而就在此时,吕小鱼忽然发现路旁竟然有女子在偷偷的打量吕树,吕小鱼沉思了半晌,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下一秒,路旁一处小二层楼的窗户里,竟然有个女子不小心弄掉下来了一根用来支窗户的木棍,径直的就要掉在吕树面前。

    只是木棍还没落地呢,吕小鱼就已经接在了手里,然后反手就扔了回去……

    “来自刘珍花的负面情绪值,+199!”

    原本吕小鱼还在想怎么才能让吕树不去军营里,毕竟去了军营不知道多久才见一面呢,谁去军营里也不能天天回家吧?这是常理。

    现在俩人孤独的在这吕宙世界里举目无亲,吕小鱼当然希望可以天天见到吕树了。

    但是这一刻,吕小鱼忽然觉得还是让吕树去军营那种只有男人的地方比较好……

    ……

    今天任小粟哭闹不止,必须我和他妈抱着才行,还有一更,但是会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