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文化课是必须要上的,不然负面情绪值从哪来?

    但既然文化课要占用时间,那余下的时间训练强度也必须够大,才能满足张卫雨三个月内让大家再次完成蜕变的计划。

    不然等黑羽军收拾了渭北关,把注意力集中在整肃后方的时候,吕王山要面对的便是无休止的战斗。

    张卫雨只希望在武卫军撑不住之前,南州能赶紧反攻回来,不然,即便武卫军实力有所提升,难不成还能挡住几十万黑羽军的漫山遍野搜索?

    当然,黑羽军也不可能把人全都派到山里来,毕竟那时候刚拿下的渭北关肯定要有人驻守,防止南州的反扑,但即便如此也非常危险。

    吕树在夜以继日的练剑,似乎只要不发生什么大事就绝不走出那处溶洞似的,刘宜钊感慨道:“果然王要比我们更加坚韧,我当年修行的时候便没有这样的定力。”

    张卫雨翻了个白眼懒得理这货,现在已经完全解释不通了,只能等到真正的王出现才行。

    然而旁边的李黑炭看到张卫雨翻白眼便举起刀来:“你是不是对我家大王有意见?”

    张卫雨:“???”

    呵呵呵,好好好,你们都忠心耿耿!

    张卫雨看着武卫军在如此紧要关头还在上文化课便有点按捺不住,他直奔溶洞去找吕树。

    结果刚走进溶洞,当他看到溶洞里新添的剑痕便差点晕厥躺到地上,慌忙之中张卫雨赶紧退了出去,他没想到这才几天没进来,那溶洞上的剑痕就已经厉害到如此程度,竟然连一眼都不能看!

    “喂,你出来,我进不去,”张卫雨在溶洞外面吼道。

    没过一会儿,吕树笑吟吟的走了出来:“怎么了?”

    张卫雨犹疑的看着吕树:“你又突破了?”

    “对,三品了!”吕树回答道,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是突破三品而已。

    只是他却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张卫雨有多大的震撼!

    之前他们就觉得吕树突破太快不合常理,于是有心的记录下来吕树每一次突破的时间,原本张卫雨他们以为吕树下一次突破应该会是三个月左右,毕竟吕树又不是武卫军、清塞军士兵那样在瓶颈上卡了很久。

    然而吕树并没有等三个月,仅仅不到一个月便从四品晋升到了三品,怎么感觉好像是速度还在加快似的?

    可张卫雨不知道的是,吕树这就像是玩游戏开了小号重修一样,原本他也以为自己突破三品会稍晚一些,结果他发现反而自己在练体上的进度竟然越来越快。

    就好像一切都在水到渠成一般。

    “你来找我什么事?”吕树好奇问道:“如果是文化课的事情就免谈。”

    这时候眼瞅着吕树指不定哪天就能重回二品,而且说不定还要一举踏上一品,现在正是积攒海量负面情绪值的时候,怎么能够放松?

    张卫雨见话茬直接被堵死了差点一口气噎的上不来:“那粮食呢?粮食怎么解决?之前让你省着点吃,结果你给武卫军说管饱,现在怎么办,粮食不够吃了……等等,你们放开我!”

    张卫雨就这么被李黑炭和刘宜钊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架走了,离开的路上刘宜钊平静道:“张大人,即便你有从龙之功,也请不要以下犯上。”

    张卫雨:“我特么当初就应该把你小子弄死在王城……你特么放开我!”

    从什么龙啊,还从龙之功,那是假的啊!慢慢的张卫雨也不挣扎了,一脸的生无可恋。

    吕树意气风发的站在吕王山上,有小弟的感觉真是美好啊。

    不过张卫雨所说的粮食情况也是他正在焦虑的,不过这并不是什么滔天大事,吕小鱼已经带着神钞出发了!

    临走前吕树还叮嘱小鱼,既然现在有钱,那就尽量用购买的方式。

    一方面是吕树并不是什么嗜杀的人,虽然当了土匪头子,但他还不想什么事情都习惯用暴力去解决。

    另一方面,他担心现在渭北关也是有高手镇守的,虽不如黑羽军多,但如果有两个以上的一品盯上小鱼,那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而且接下来刘宜钊还要代表武卫军去给吕树拿统领的任命,吕树不太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问题。

    吕小鱼小手一挥:“不会跟人打架的!”

    虽然吕小鱼答应了,但吕树总还是有点不放心……

    原本刘宜钊只是拿出来一半积蓄的,结果投诚之后干脆全都拿了出来,反正他刘宜钊攒钱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啊……

    不过刘宜钊的积蓄并不多,吕树有点好奇刘宜钊身为南庚城城主、清塞军统领,十多年竟然就攒下来几十万神钞?刘宜钊解释,他不愿过多搜刮民脂民膏,也不愿克扣清塞军军饷,甚至平时军饷和装备跟不上的时候,他还会自己倒贴钱。

    吕树心说难怪清塞军对他如此忠诚,这刘宜钊确确实实比原先那个武卫军统领叶晓明强太多了。

    几十万神钞听起来不少,米都能买几十万斤,可这是五千多张嘴在等着吃饭啊,小鱼的空间装备都不够运粮食的,还得分好几次才行。

    此时吕小鱼带着主教、安东尼出现在渭北关以北三百多里的城池之内采购粮食,结果问了半天发现这里的粮仓都被渭北关内的龙猛军给征调了,据说渭北关内出了奸细,一把大火烧掉了渭北关的粮仓,所以才紧急调动周边城池的粮草。

    从这里便能看出黑羽军的手段来了,为了今天这一战,黑羽军早不知道准备了多久!

    粮店的掌柜愁眉苦脸说道:“小姑娘,真不是我们不卖你粮食,而是我们城内都要断粮了啊,龙猛军押运粮草的军队这才刚刚离开,估计都还没走多远呢。”

    吕小鱼听了眼睛一亮:“往哪边走的?”

    半刻钟后,南边正在运输粮食前往渭北关的龙猛军,走着走着忽然后方有人惊呼:“我的粮车呢,那么大的一辆粮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