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个人孤身面对数百人,吕树那淡定的神情让李黑炭数年之后都记忆犹新,李黑炭曾经听说过,剑庐里最厉害的弟子都被称作剑仙人,但李黑炭觉得此时自家大王一定比那所谓的剑仙强多了,起码这范儿就很正啊!

    就在此时吕树看到李黑炭他们:“傻站着干啥,砍他们啊,没看我被围攻呢吗!”

    “嗷嗷!”李黑炭举着朴刀就带人冲了上去。

    他忽然觉得大王其实还是那个青龙寨的大王,但李黑炭其实更喜欢这样的大王啊……一点都不矫情,说砍人就砍人。

    只不过李黑炭也很震惊啊,他们这段时间跟黑羽军交手的次数可不算少了,就算少数人被埋伏围杀也都一个个悍不畏死的模样,反抗是非常激烈的。若是让黑羽军占了上风那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彪悍如猛虎。

    结果此时李黑炭忽然发现,那围住吕树的数百人,其中有很多都在犹豫,不敢真的围上去!

    这是自家大王把对方给杀怕了啊!

    李黑炭他们几百人都没做到的事情,竟然被吕树一个人做到了……

    吕树此时非常畅快,自从遭遇择梦之后他就一直很憋屈,因为星图与气海雪山一同被锁,导致第九天罗竟然从一品之下第一人又落回了普通人的境界。

    而现在,他已经又重新掌握了这种力量,而且是自己辛辛苦苦修行出来的,这几个月来他但凡有时间就会练剑,一刻都不敢停歇。

    为的就是这一天,能够重新掌握力量,就像是掌握自己的命运一样。

    二品已到,一品还会远吗?

    他刚才就已经感受到了刘宜钊与那名黑羽军指挥使的战斗,那是一品之间碰撞出来的能量波动,浩瀚如海,似可摧山。

    吕树想知道,如果自己也到了一品的境界,会是什么样的境况?

    此时黑羽军士兵感觉有些无力,对方竟然用一根树枝便可以信手杀人,那剑罡恐怖到根本无法抵抗,所有人一时间竟生出这少年只要挥出剑罡便要死人的念头来。

    直到这一刻,那树枝上竟然一片树叶都没掉!

    ……

    这一晚上黑羽军损失惨重,武卫军也同样出现了伤亡,但相比黑羽军的损失,武卫军这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就算没有地形的优势,武卫军现在的整体实力也太过强悍了一些,士兵们这段时间所付出的一切辛苦与汗水都得到了回报。

    黑羽军决定撤退了,一万五千人进山,他们在山中仅仅只行进了七天,等到出去的时候就只剩下四千多人了。

    黑羽军指挥使知道自己就这么出去肯定是要受责罚的,但现在要是还不走,可就不知道能不能走得掉了!

    要知道,黑羽军五名指挥使,如今只剩下两名了,死亡的指挥使一名一品,两名二品!

    那死掉的一品指挥使,是被刘宜钊杀掉的,当他杀死那名指挥使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地下好像又有人晋升了一品……

    虽然武卫军多一位一品高手应该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可问题是这晋升的太莫名其妙了啊,连特么是谁晋升的都不知道……

    刘宜钊他们只见过主教,其余的甚至连安东尼都没见过,更别说贾桑伊了。

    所以这一刻刘宜钊的心情非常复杂,他心想王不愧是王,竟然藏着这么多的后手!这才是王该有的底蕴啊!

    而且,刘宜钊觉得这样一来自己可以更加轻松的当一个斥候了!

    这些黑羽军回去给统帅汇报了一下山里的情况:不是我们太弱,实在是对方太强,而且非常狡猾,那里的地形非常不利于黑羽军作战,因为连敌人在哪都找不到!

    这时候大家都明白之前消失的四支黑羽军去哪了,五支同时进去都落得如此惨败,更别说那些一支一支进去的了。

    只是大家想不明白,那山里的军队应该是武卫军与清塞军的混合队伍,但怎么几个月不见就变的这么凶悍了?

    于是,大家又给吕树提供了一波负面情绪值……

    事实上,如果第一次进去的就是一万五千人,恐怕吕树会带着武卫军躲着他们走。那个时候武卫军也只跟清塞军打过一次,士气小成,但面对人数多倍于己方的时候肯定会怂。

    结果这一波一波人头送的,直接给武卫军送的膨胀了……然后膨胀着膨胀着大家又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很能打……

    统帅坐在渭北关的中军营帐中皱眉问道:“就你们作战过程中,是否发现对方有什么弱点?”

    仅存的两名指挥使想了半天:“他们好像有点贪财?”

    “怎么讲?”统帅平静问道。

    “刚开始交战的时候,对方连人都不杀,上来就先夺长矛……而且作战的过程中他们还喊着别毁了盔甲!”指挥使说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视作砧板上的鱼肉一样,憋屈!

    统领愣了半晌:“还有这样打仗的?”

    指挥使和统领大眼瞪小眼,那可不咋的,一点没说谎话啊!

    “还有没有别的弱点?”统领继续问道。

    “还有一个不算是弱点,只能算是特点吧,”指挥使犹豫了半晌说道:“不知道为啥,他们特别喜欢唱山歌,战斗的时候山上老有人唱山歌打情骂俏。”

    “等等,这军队里还有女人?”统领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是,是俩大老爷们在对唱……”指挥使想起来这事就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统领平静的坐在太师椅上皱眉思索:“这军队有古怪啊……行了,你们两人退下吧,南州答应你们的酬劳要减三成,两位若有不服的地方,可直接与天帝去说。”

    两名一品的指挥使都是西方天帝端木皇启的客卿,战时进入军中当指挥使开疆拓土,但同样的天帝也许诺了赏赐与酬劳。

    不过两人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出师不利,就算说到天帝那里去也讨不到好处,反而会让天帝觉得他们没用。

    两名指挥使说道:“大人处事公允,我二人没有异议,若是没事我们便下去休养了。”

    “去吧,”统帅目送着两人出去,而后坐在晦暗的营帐中思索,该如何应对这一支藏在山脉里的军队。

    为西方天帝统领黑羽军近百年,这位统帅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奇葩的军队!

    ……

    那个……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