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头皮发麻的将手中树枝木粉给抛掉,他有些想不通,对方是如何做到把树枝碎裂成粉,却丝毫不伤及他手心的。

    对面身穿黑色衮服的年轻人挺拔站立,身上却有种轻松感,那种轻松,似乎是与世界同化了似的模样,不突兀,不会给人压力,笑吟吟的。

    吕树把掌心的木粉拍掉故作轻松的问道:“你是哪位啊?”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年轻人将双手拢在衮服宽大的袖子里笑着说道:“你看我这一身衣服,是不是很神秘?还有我这实力,是不是走到你背后了你都没发现我,所以……你猜我是谁?”

    吕树沉吟了两秒:“这么嘚瑟吗?”

    年轻人:“???”

    “来自文在否的负面情绪值,+199!”

    果然,吕树没有猜错,确实是天帝文在否亲自驾到了。

    只是吕树想不明白,文在否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你一个天帝这么大的人物直接一出关就跑我们小小的吕王山合适吗?

    说实话吕树就想低调的进入剑庐,寻找到回家的方法就低调的离开,怎么现在连天帝都见到了……

    这想法得亏吕树是没说出来,不然张卫雨当场就要反驳,你自己低调不低调,心里没数吗……

    不过这时候文在否似乎并没有生气,还是笑吟吟的样子:“本来我应该三个月之后再出关的,但是为了你这小小的武卫军,临时打乱了自己的计划,不过我还是那个问题,按道理说黑羽军便是因为你们才退兵的,你们居功至伟啊,为什么要跑?”

    说到这里,文在否脸上的笑意更盛:“或者说,你们能跑到哪里去?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南方天帝文在否,不过我平时更喜欢另一个称呼。”

    说罢,文在否竟然转头看向张卫雨:“别来无恙?”

    张卫雨正正经经的行了个作揖的礼节:“文先生别来无恙。”

    吕树愣了一下,文先生?称呼天帝用文先生有些怪异啊。

    文在否看到吕树不解的样子笑道:“你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或者猜出来却不敢说?有啥不敢说的,你不像胆子那么小的人啊,毕竟联合王城赌坊两头通吃的事情都干出来了。”

    吕树不乐意了,但是想到对方的实力,就没有说话……

    此时张卫雨却开口了:“文先生当年是我御龙班直的教习,所以我们都尊称一声文先生。”

    吕树特么的当场差点倒吸一口冷气,他心中已经猜到张卫雨他们的身份了,毕竟刘宜钊平时又没有隐瞒什么,只是不刻意提起罢了。

    但吕树绝对没想到,这文在否当年竟然是御龙班直的教习,那恐怕便是神王身边最亲近的人了,不然怎么会外放便是天帝?

    而且这一刻吕树忽然在想,为何那老神王的后手,例如张卫雨例如刘宜钊,为何会全都放在南州?

    只不过现在吕树最蛋疼的是,不会因为张卫雨出现在自己身边,让文在否误会什么吧?

    却听文在否对张卫雨笑道:“你们这几个老小子终于舍得离开田埂镇了,当初我让你们离开田埂镇来帮我,不是说终生不离开田埂镇的吗,怎么一场兵祸就把你们给逼出来了?”

    张卫雨皱了皱眉:“您该不会就是想看看我们离开田埂镇的情景,所以才放任黑羽军不管的吧。”

    文在否挑了挑眉毛:“哈哈,我怎么可能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吕树当时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张卫雨的猜测,很有可能真的猜对了!吕树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展开后的画风有问题了,至于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他也有点搞不明白。

    文在否抖了抖自己的黑色衮服对张卫雨说道:“我这里有的是士兵给你们练,结果你们偏要练这个武卫军,平白花费力气,一群土匪和流浪儿组成的军队能训练成这样,也是不容易了。”

    张卫雨平静道:“文先生自己练兵便是一把好手,自己练就可以了何须我们?”

    文在否忽然瞪大了眼睛:“我已经是天帝了!堂堂天帝你让我去练兵?我丢不起那个人!”

    张卫雨:“……”

    “这个少年……”文在否仔细打量着吕树:“他是……?”

    “不是,”张卫雨摇摇头,两个人打起哑谜来。

    “我也觉得不像,那位那么霸气,而且你们相遇确实是个巧合,”文在否点点头说道。

    吕树忽然感觉,这文在否虽然在闭关,却仿佛知道很多外界的事情似的,而且……这位天帝为什么这么嘚瑟啊?!这是上位者应该有的样子吗?

    说实话吕树印象里总觉得上位者应该是阴险的,应该是老谋深算的,应该是走一步想十步的那种,但是现在又一想……

    文在否看了吕树一眼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似的,忽然说道:“有些人上位是花费了毕生的心机,当然习惯了什么都要算计,但我不一样,我是靠实力,实力你懂不懂,就是不用和人讲道理的那种。”

    吕树无语了半天,这种人当天帝真的没问题吗?

    吕树一看这架势,呵呵,他干脆摊手:“那就不跑了,可你一个天帝跑到我们这山头来干嘛,给我们奖励吗?”

    “没错,”文在否点点头:“渭北关、离阳关、广辽城、南庚城、云安城,都给你们怎么样?”

    吕树:“不要。”

    五千多人守五座城池关隘?除非吕树疯了他才会这么干。

    武卫军本身就是综合实力很强的一个集合体,一旦分散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了。

    就在此时,天空中有十二个人从北方飞来,吕树眼睁睁的看到文在否表情忽然冷了下来,整个人的腔调和架子都端了起来。

    只见那十二人落在文在否身前单膝跪地:“恭喜天帝出关。”

    “如果我再不出关,是不是真要丢十座城池啊?”文在否平静问道。

    其中一人有些惶恐说道:“如今关隘已经尽数收复,望天帝给我们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