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罗这个名称本身就意味着实力。

    海外修行界为什么有些心理扭曲的修行者暗地里称猎杀东方天罗为至高荣誉?不正是因为困难么。

    时至今日黑暗王国里面关于天罗的悬赏统统搁置接任务不是没有代价的啊如果失败了对于自己的声誉和信用都有很大影响而且还会被人嘲笑为自不量力。

    然而对于大家来说各大天罗都呆在国内他们的可乘之机真的不算太多当然也有在黑暗的阴影里蠢蠢欲动。

    就是这么个称呼只要得到它便会被整个修行界关注扬名立万似乎都已经不足以形容那耀眼的程度了。

    当吕树听到石学晋说想让他成为第九位天罗的时候说不意外肯定是假的自己就一个平时卖臭豆腐的草根咋就忽然有成为天罗的资格了?!

    可即便如此吕树在面对这巨大的诱惑时依然选择了拒绝理由就是自己现在无法胜任他不想再看到“刘修们”为他而死。

    石学晋平静的笑了笑说道:“这个时代总会有人被命运选中刘修之死我也很心痛但真的到了需要我也去牺牲的时候我会义不容辞。当然我不会这么强求你也这样去做但是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事实上聂廷和石学晋都从未想到此次岛国之行给吕树内心带来的一些影响正在不停的发酵这让吕树自身产生了一些矛盾。

    就好像当初宣誓时其他人要么不坚定要么被感染其实那些人的思想还很简单毕竟在父母关怀下生长十多年的孩子对于世界还没有太多的直观印象。

    而吕树不同他见过这世界好的一面比如李叔、李弦一等等但他也见过坏的一面比如这个世界的冷漠与无情所以他才会犹豫。

    吕树从来不会说自己的自私是正确或者错误的那只是生存在这世上的态度而已。

    这一刻是吕树从小到大万事靠自己所形成的世界观与刘修他们所秉持的世界观相互发生了碰撞。

    这一刻吕树甚至不敢说万事靠自己刘修已经牺牲了他还能把命还给刘修吗?他还不了。

    李叔他们对他和吕小鱼的关照他还可以去还李弦一老爷子对他和吕小鱼的关照他还可以去还可刘修的命怎么还?杀了高岛平津为对方报仇算还了吗?

    可人死便不能复生啊!

    对吕树来说无私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他都不可能无私。

    但他心中似乎有了更多的想法刘修之死让吕树心里有了一个暂时过不去的坎儿。

    吕树暂时还不能回洛城他要参加刘修的葬礼再走再跟这位救过自己一命的英雄告别一次。

    他拒绝了石学晋的好意之后从四合院里走出来顶着鹅毛大雪走在街头看着行人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滑到。

    一个男生仔仔细细的给女生围起围巾女生开心的把双手插进男生的大衣口袋里去。

    一个老人提着菜篮子在等公交车一个中年男人按下手中的车钥匙路边的一辆轿车灯光亮起。

    在这烟火气中吕树不知道为什么竟忽然产生了一丝茫然还有无措。

    吕树站在冰天雪地里掏出手机给吕小鱼打去电话嘟的一声刚响吕小鱼就接了起来然而还没等吕树说话吕小鱼就已经气鼓鼓的说道:“啥也别说了我现在很生气哄不好的那种。”

    咔吕小鱼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吕树手足无措的拿着手机站在冰天雪地里忽然产生了一丝孤单的感觉就仿佛心里淤积了太多东西却无法跟谁说出来一样堵的难受。

    他没有再拨给吕小鱼而是自己慢悠悠的继续朝前走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忽然路过一家网吧里面很热闹吕树忽然走进去就好像人最孤独的时候就像往热闹的地方凑一样。

    吕树想了想推门而入当他看着网吧里面人声鼎沸的样子还没来得及感慨呢就听前台的妹子狂喊:“门口的说你呢赶紧把门关上!”

    “奥奥”吕树把门给关上了拿着身份证去开临时卡:“多少钱一个小时?”

    “大厅12块钱一个小时”前台妹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此时身价富可敌国的吕树忽然震惊了:“你说啥你咋不去抢呢?”

    洛城网吧现在才2块钱一个小时啊京都物价你再贵也不能这么离谱吧!

    前台妹子翻了个白眼:“开不开卡不开算了。”

    吕树咬牙犹豫半天:“开!”

    等他终于坐到大厅里面时吕树觉得自己好像呆在网吧里也不错啊起码这里很热闹也不会有人来跟他谈人生和理想这种东西。

    就在这时吕树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他以为是吕小鱼来短信呢着急忙慌的赶紧拿出来手机查看结果发现是10086……

    手机刚塞回去短信又响了吕树的心情又瞬间明亮了一下赶紧掏出来一看竟然还不是吕小鱼!

    吕树刚刚明亮的心情又暗了一下他打开短信看过去赫然是一个陌生号码:“我们分手吧以后不要联系了。”

    吕树一脸懵逼回短信:“你特么谁啊?!我不认识你!”

    对方回:“草算你狠!”

    吕树:“???”

    我特么真不认识你啊老铁!神经病吧!

    吕树默默的打开电脑结果打开之后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索性先一连看了好几部电影。

    以前他哪有那么多功夫看电影啊这次算是一口气看了个爽然而看多了也会腻。

    到了后半夜吕树看到有人从吧台端着泡面回到座位上闻着老坛酸菜的味道就有点忍不住了于是忍住心疼去买了一碗……

    吕树简直无力吐槽了一碗老坛酸菜的桶面竟然卖8块钱!呵呵这黑心老板!

    临近过年的时间段此时网吧里面过夜的人已经很少了就在这时吕树旁边的一个胖子拍了拍他:“兄弟玩游戏不凑个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