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就在大年二十九的晚上吕树携着一路风霜来到京都刘海胡同,然后赖这里不走了……

    吕树觉得吧,吕小鱼被拉去集训也没法回来过年,自己又被聂廷坑的鼻青脸肿,这年他是过不好了,但是聂廷也别想过个好年……

    没错,吕树觉得自己现在鼻青脸肿就是聂廷的锅,这货明显知道海公子是个什么样的货色结果只告诉自己要耐心,完全没说对方竟然是特么的五爪蟠龙!

    聂廷忽然想起一个事:“你说海公子怎么了?”

    呵呵,吕树当然不能说他把对方给囚禁到混沌深渊去了啊,只是笑道:“你放心他死不了,不过一时半会儿也别想出来了。”

    石学晋倒吸一口冷气,这柄剑当初他爹就用过,所以他当然知道海公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结果现在吕树跑过来说这话的意思,看样子吕树是把海公子给囚禁到哪里了吗?吕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本事了?

    “你这脸……”石学晋犹豫了半天还是问了。

    吕树面色一变:“小米粥呢?!”

    “这不正熬着呢吗?”石学晋无语:“这才刚熬上!”

    石学晋和聂廷对视一眼,俩人大概猜到了真相,海公子不是不能对宿主动手的这点他们非常清楚,只不过对宿主动手之后要有很久的修养期,基本上算是自伤一千损敌八百的手段。

    这事他们是没见过,但是海公子跟石学晋他爹熟悉了、认可了以后给他爹说过。

    当初海公子说,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会用这手段。

    可现在看样子……

    聂廷和石学晋都懵了一下,这吕树到底是个什么选手啊,这才几天竟然就把海公子非到万不得已的手段给逼出来了?

    过了一会儿石学晋端着一碗小米粥过来了:“你把海公子弄哪去了?”

    吕树没接这茬:“再来碟咸菜,有咸菜没有?”

    石学晋:“……”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666!”

    他和聂廷算是看出来了,吕树这是心气不顺故意来恶心他俩的!

    石学晋给聂廷递了个眼色:我早就说直接给他学籍让他上学去多好,现在咋办?

    聂廷瞥了他一眼:不是你说要把承影给他的?我不背这个锅。

    吕树瞅了瞅聂廷,又瞅了瞅石学晋:“你俩在这眉飞色舞啥呢?”

    要是旁人知道他能这么跟两大天罗说话估计当时就尿了,但是吕树一点不介意,他就是拿捏着这俩人现在肯定心虚,而且他确实心气不顺,大过年的跑来一趟就是恶心人来了!

    当天晚上石学晋把吕树安排到他当初养伤的那个房间去睡觉,这会儿总算是松了口气,这位闹腾了一下午,聂廷简直分分钟爆发,每时每秒都在想这一次该怎么过招。

    等仨人都回各自房间睡下,结果凌晨不知道几点钟石学晋朦朦胧胧就听见外面……

    咻!啪!

    咻!啪!

    有人放炮!

    石学晋和聂廷都从梦中醒来然后愣住了,京都五环以内不是早就禁放烟花爆竹了吗,谁这么大胆啊,而且感觉距离还这么近……

    不对,是特么有人在院子里放炮,吕树!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999!”

    这特么缺德玩意儿,大半夜在院子里放炮!石学晋披着衣服就出去了,他看着吕树怒道:“你干啥呢?京都五环内不准放炮你不知道吗?”

    吕树也不乐意了:“那还有年味吗?”

    石学晋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看了一眼手表:“凌晨3点?!那也不能凌晨3点放吧,人家都是12点放的,就你是3点放,咋的,你家守岁守到凌晨3点啊?!你咋不守到天亮呢?”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999!”

    “没事,会守到天亮的,我买炮仗买的多,”吕树乐呵呵笑道。

    石学晋一想又觉得不对劲:“这是大年二十九啊!!没到放炮的时候呢!”

    大过年的禁放区域放炮被抓住是要罚款的,然而吕树才不信谁特么会跑到聂廷家来罚款。

    石学晋眼睁睁的看着吕树从山河印里拿出一大盘鞭炮,刚才还是放烟花呢,现在就改成放鞭炮了……

    石学晋看了一眼那盘鞭炮上面的标签……十万响……

    当时石学晋就回屋去拿电话了:“歪,妖妖灵吗?你们赶紧带点人过来,这里有人私放烟花爆竹……对对对,你们赶紧过来罚款,地址刘海胡同17号,对对对,是聂天罗家,没事你不用怕,聂天罗给你做主!”

    天罗地网大佬被逼的报警了!

    吕树一看这阵仗就把鞭炮给收了回去,石学晋哈哈大笑:“小样,你还会害怕?”

    这电话其实没打出去,毕竟这事真闹出去也不好看啊,石学晋也就是想震慑一下吕树而已。

    结果他还没笑完呢,只见吕树坐在石桌旁边仰头,张嘴就来:“咻!啪!”

    “咻!啪啪!”

    石学晋:“???”

    人工炮仗吗这是?

    你在这表演口技呢啊,火都没点你自己在这嗷嗷啥呢?!疯了啊!

    石学晋没有修行过,他是个普通人啊,这一天天的不让睡觉谁受得了?!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999!”

    第二天早上石学晋黑着眼圈,他盯着聂廷:“你赶紧给他办了入学手续让他走……”

    聂廷摇摇头:“现在怕是一张录取通知书已经没法解决问题了……”

    然而大年三十晚上石学晋真的准备如果吕树再放炮他就打电话报警的时候,吕树忽然不见了。

    “吕树去哪了?”石学晋好奇道。

    “八宝山公墓,”聂廷平静道:“大概这才是他来京都的目的。”

    此时吕树站在刘修的墓碑前轻轻的将一碗炸酱面摆在墓碑前:“老铁,这大过年的你这里太冷清,我给你送炸酱面来了。谢谢你当初挺身而出,如果没有你,可能现在躺在里面的就是我,而不是你了。”

    吕树坐在台阶旁边絮絮叨叨的说起话来:“我给你堂弟家去拜年了,你不在以后我给你堂弟说,以后我就是他堂哥了,不过他好像并不是特别领情……”

    “兄弟,没啥牵挂的话早点去投胎,来生要是真的还能做同袍了,咱一起看着繁华的祖国,一起吃炸酱面,到时候你给我使个眼色,不然我怕自己可能认不出你来……”

    ……

    今天两更,昨天到今天连着走了六家亲戚,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