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剑阁祖上不是没人雪山倒塌过,只不过当初那位先祖是因为雪山被人摧毁最终不破不立,却并没有出现剑灵这样的情况。

    所以看样子当初那位先祖的剑灵很有可能是在被摧毁的时候也一并死亡了,而吕树这不一样,却是硬生生的自己将剑灵孕育了出来。

    李弦一忽然惊觉,吕树这怕是开了剑阁的先河。

    这开气海雪山的手段本身就是在开发身体的秘密,许多修行门派都认为人类自身的潜力是无穷的,所以开发自身的秘密便是在逆天修行。

    而这孕育剑灵的手段被吕树所发现,无疑是另辟蹊径挖掘出了新的潜能,这个发现注定吕树会被剑阁载入史册。

    只是这就有点蛋疼了,吕树还不是剑阁门人啊!怎么的一个外人还得登上剑阁的典籍?

    但是雪山育剑灵这件事情太关键了,即便是李弦一自己从得知这个消息的当下也要开始磨倒雪山了,只是李弦一问及这剑灵能力的时候吕树支支吾吾的不肯说,也不知是为何。

    李弦一倒是有点好奇自己孕育几十载的剑灵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这时候李弦一已经修复根基所以并不再急于寻找传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起码还有二百多年的寿元,这种情况下他完全可以慢慢寻找自己的剑道衣钵传人。

    然而李弦一这时候真的动了再问吕树是否愿意入剑阁拜他为师的心思,毕竟吕树这一发现对于剑阁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不过李弦一并没有问出口,他感觉这一次自己可能只要一问对方就会答应下来,因为吕树已经对他放下了戒备。

    只是如果真是直接在电话里问的话,那这恐怕就是剑阁历史上最草率的一次入门拜师了……

    所以聂廷与石学晋在猜测吕树和李弦一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是不是师徒?答案是否定的。

    李弦一犹豫再三,终于在剑阁典籍上记录道:“公元2011年,吕树天赋异禀甚至远超开派祖师,未开气海前便积气成云,积云成雨,积雨成河,积河成海,未开气海便雪山立。因雪山镇压无法开气海雪山,故吕树自倒雪山,却由雪山内孕育剑灵出世,自今日始,剑阁再添剑道传承手段。”

    写这一段的时候李弦一都能想象到后世剑阁门人可能会在上面写什么东西。

    “吕树师祖牛逼!”

    “吕树前辈666!”

    想想就觉得这本剑阁典籍真是被前辈们玩偏了,这大概就是历史最早的纸质版弹幕和评论?!

    不过李弦一可能没想到,在他开始破解自身雪山等待剑灵诞生的时候,吕树都已经开始磨砺第二座雪山了。

    磨砺雪山非一日之功,吕树上一次雪山成便花了不少时间,将雪山崩塌又花了不少时间。

    不知不觉中吕树在将要18岁的是年纪越发沉稳了一些,不急不慢,不骄不躁。

    运兵车是连夜赶路的,两名战士轮流开车,这次进取罗布泊遗迹的计划里,普通士兵是给修行者们充当了后勤的角色。

    晚上临时吃饭的时候运兵车在高速公路旁的服务区暂时休息,这是严格按照条例来做的,即便两人替换驾驶也必须有中间休息的时间,毕竟是两千多公里的路程。

    七名道元班学生聚在一起吃东西,而吕树慢吞吞的醒来反倒是跟那两名开车的士兵凑到了一起。

    吕树好奇道:“这次有多少普通士兵前往罗布泊做后援工作?”

    “大概一万多人的样子,其实我们也不需要做什么,主要还是运送物资和人员,”一名士兵笑道:“现在你们道元班学生比以前强多了,以前还得我们给搭帐篷,这次你们自己就搭好营地了,不过炊事班还是我们的人。”

    吕树点点头,集训的效果就体现在这里,要说战术有多么实用也未必,毕竟血与火才能真正的将道元班学生历练出来,但现在起码让那些巨婴都断奶了,这就是好现象。

    吕树交代道:“临近遗迹快要开启的时候你们记得躲远点,要是被卷进去可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这不是歧视普通士兵能力不足,实在是现实情况便如此,普通人进去就算是全副武装也很难存活。

    这次吕树看到那七名道元班学生都已经配上了制式长剑,想必整个修行学院的学生都是这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罗地网的准备也越来越充分了。

    两名士兵一边嚼着口粮一边面面相觑一眼笑道:“这个你放心吧,这些上级都已经指示过了,我们会小心的,到时候会有人提前组织。真要被卷进去了,不还有你们保护呢吗?”

    他俩没想到自己还被一个学生给关心了,这种感觉让他们很暖,毕竟日夜兼程送对方过去,如果对方只是冷漠的觉得这些事情都是他们理所应当做的,他们就算再怎么服从命令心里也会有点不舒服。

    旁边七名道元班学生听到两名士兵这么说就笑道:“你们真要是被卷进去了我们肯定得保护你们,这个放心吧,一家人。”

    结果那个叫做姜丰的学生插了一句:“不过你们旁边这位能不能保护你们就不知道了。”

    两名士兵有点为难,他们是现在才发现这些道元班学生之间竟然还有些不和,只不过他们倒是没觉得吕树实力弱,似乎恰恰相反,他们两人反倒觉得吕树要比其他道元班学生心态更加放松。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曾经见过的那些见惯了风风雨雨的边陲老兵。

    这些年国内人民国泰民安,但边境其实一直都不太平。他们听回来的老兵说,有一次边陲两名士兵去边境线上站岗,结果被人用狙击枪直接杀死。

    这都是真真确确存在的事情,这世界就算没有灵气复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安全。

    吕树瞥了姜丰他们一眼笑道:“你们倒是都像高手,那就祝你们在遗迹里多多建立功勋,如果相遇了别忘了保护我一下。”

    “与其等人保护,倒不如自己先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姜丰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