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苍穹之上最新章节!

    宋征心中忐忑起来,隐隐感觉,这里恐怕不逊色于禁卫神军北大营。但已经走到了这里,又不能半途而废,他硬着头皮继续探索,同时发小心起来。

    随后却是出奇的顺利,宋征庆幸自己判断正确了,这座遗迹的等级的确很高,但因为某些神秘的原因,并不危险——即便是有些危险,想必也被大有妖尊清除掉了。

    而大有妖尊万万没有想到,牠会修行出了问题,被人悄然摸进来。原本牠坐镇此地,就是安全的最大保证。

    宋征一路“探索”过去,遗迹的建筑风格于现在迥异,偏向于使用花岗岩,雕刻风格也极为粗犷,冶炼而成的巨大钢梁、钢柱,是整个“宫殿”的装饰和点缀。

    无论从哪一方面,都能看出当年宫殿主人的强大。

    忽然,一股强烈的炽热感袭来,他不由得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而在他转头的那一瞬间,他原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一轮大日、或者是一座巨大的火山之类的存在;可是却只见一片巨大的空旷。

    空旷当中一片漆黑,浓得化不开,哪怕是那冰阳的灰蓝光芒,也难以穿透。

    宋征一阵疑惑,下意识的走了过去,虚空中再也没有什么感觉传来,但宋征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的天灯照。

    为祸级的战具天灯照是他现在最后的杀手锏——这片虚空中,曾经孕育着整个遗迹最后的杀手锏!

    没有原因,这个念头忽然冒了出来,可是他非常肯定,就是这样的。

    他不敢再靠近,那曾经孕育在此地的至高杀器虽然已经不知被什么样的存在取走,但残留下来的那种恐怖气息,历经无数年也未曾散去,稍一触碰,就能够将他这个级别的修士撕成粉碎。

    他回头一看,大有妖尊距离此地也很远,不由得暗自一笑:那头老妖也忌惮此地。

    他在这一片黑暗的虚空前静静的站了片刻,宛如当年他站在七首妖龙头顶上,缅怀北征大帝一般。

    而后,他转身悄然朝着那一棵巨大的焱桑古木行去。

    他已经把整个遗迹转了大半,抵达那口枯湖和神木旁边之后,应该就能算是完成了这一次的探索。

    他看了看天空,圣旨规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越发小心了,尽管他推测大有妖尊现在也处在道术“消化不良”的状态,但这毕竟是曾经的天通境,谁敢轻视?

    枯湖、古木、冰阳、老妖。

    夜色下灰蓝色的光芒笼罩一切,天地间透出一股让人战栗的诡异。宋征藏在一道巨大的树根下,他在爬行,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没有带起一丝气流。

    他正在逐渐接近焱桑古木的主干,距离大有妖尊还有一百丈。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谨慎,想尽办法取巧:圣旨只要求探索,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只要抵达焱桑古木下就可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不愿意跟大有妖尊冲突。

    最好是不要惊动那头半死半活的老妖。

    十丈、十五丈、二十丈……他一点点的朝前推进,天空中的月亮逐渐朝西边偏去,今夜是最后的期限,天一亮,天火就要收割性命!

    忽然,宋征感应到了什么,猛的从粗大的树根后抬起头,正好看到大有妖尊睁开眼,艰难的转动坚硬的脖子,朝他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焱桑古木上,冰阳仍旧闪亮着光芒,将源源不绝的灵魂之力输送到了大有妖尊体内。

    宋征心头咯噔一下,大叫不好。大有妖尊眼中一片冰冷,不死不生的状态,让牠格外冷静却也格外残忍。

    牠的左眼眨了一下,引动天地威能!

    宋征想也不想,手指暗中点在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赦魂铁令上。

    滋啦——

    幽冥之下,阎罗地所在,桀骜大鬼仰天咆哮,阴司衙门中,有鬼差将手中的聚魂锁链哗哗抖动。大堂上,啪的一声惊魂木响起,通过冥冥中的通道,一直传递到了宋征所在的世间。

    惊魂木一响,所有的阴魂颤抖。冰阳当中吸摄的那些灵魂之力瞬间燥乱暴动起来!

    这是天地大道的效果——或者可以称之为“天条”!

    阴司官衙对于一切羁縻在世间的魂魄,拥有天生的统御之能,不可反抗。

    赦魂铁令本身是七阶法器,但如果是面对阴魂,不亚于一件灵宝!

    哗啦啦的锁链声震颤灵魂,有七名阴司鬼差把拘魂锁链破空射来,三道缠住了大有妖尊,四道缠住了冰阳。

    但是祂们刚刚一拉扯,就听见大有妖尊一声怒哼,全身一抖,咔嚓一声将七道锁链一起震断!

    宋征隐约听到阴司之下传来了几声惊呼,还有大堂上,那位尊贵的冥官愤怒的斥责声,随后哗啦哗啦哗啦数十道聚魂锁链,全都缠绕在了大有妖尊身上。

    宋征把手一松,赦魂铁令自动升空而起,在半空中打开了一道虚幻之门,阴司鬼衙的力量透过了这道虚幻之门滚滚而至,张开一道灰蒙蒙的屏障,笼罩了半个山谷。

    甚至,还有一位鬼差把手伸了过来,牢牢握住一道拘魂锁链。

    宋征趁着这个机会,飞快窜到了焱桑古木下,绕着大树飞快走了一圈,然后长松了一口气,掉头就跑——终于算是完成了整个遗迹的探索。

    遗迹真正的秘密,他一点也没有发现,这里毫无疑问埋藏着重大的秘密,若是破解了,其中的好处,说不定能够让他成为第二位“东石公”!

    可是现在不是时候,保住小命要紧。

    他逃出去几十丈,就听见身后大有妖尊一声怒吼,身上各种力量爆发,显得极为混乱和不稳定。

    轰的一声巨响,以牠为中心,喷射出去一股恐怖的元能流,瞬间扫过了整个山谷,那些拘魂锁链哗啦一声全部碎裂,将手伸到了世间的鬼差一声惨叫,手掌上布满了裂痕,流淌出殷红色的如血光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