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嗯?”一个声音回荡起来,左侧第二张椅子上的眼珠转动了一下,发现了什么,它朝虚空一看,血池上空张开出一片淡红色的画卷,里面有宋征三人,从地遁开始,一切行动,一直到目前,他们正在手脚并用,从那一扇小小的“窗户”中爬进尸山骨海祭坛。

    “有客人来了。”中央最大的那颗眼珠轻轻颤动,声音仿佛是穿透了千百里的虚空传递过来,显得虚无缥缈。

    “没关系。”另外一颗眼珠说道:“广无生在追杀他们,给年轻人一个锻炼的机会。”

    中央眼珠外的一道血管飘荡一下,又有一面光芒画卷展开,十九师弟已经站在宋征三人刚才停留的地方,他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找出了被宋征掩埋的三具鬼兵躯体,然后冷笑着的追向了尸山骨海祭坛。

    也有谨慎的宗老问道:“是不是多做一些准备,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但别的眼球反对道:“广无生乃是宗主一脉最出色的年轻弟子,在咱们的绝灭大法仪下,解决三个小修士,不会有任何意外,我对广无生有着绝对的信心。”

    中央铁椅上那颗巨大的眼珠,就是九冥宗宗主,他的本体当然在千里之外。它转动了两下,声音在整个空间内回荡:“无生这孩子不会让我们失望,不过他的确还年轻,需要一些指点。”

    一道古怪的恶魂被他从铁椅当中释放出来,全身生满了古怪的幽冥鳞片,背后一列长长的虚幻鬃毛,从头顶一直蔓延到腰上。它的四肢已经变成了利爪模样,像野兽更多过像人类。

    它是九冥宗宗主拘禁折磨很多年的一只恶魂,多次在惨烈的痛苦当中突破提升,但也已经彻底迷失了本我,只剩下单纯的仇恨和恶意,以及对宗主的绝对服从。

    它跪在铁椅下,朝着眼珠磕了头,然后转身走进了浓稠的血池。

    血池马上为之沸腾,轰轰轰的掀起了一道道血浪。

    当恶魂穿过了整个血池,从另一端走上来的时候,它已经有了一具由鲜血凝聚而成的躯体。全身鳞片血红闪亮,边缘锋利无比;背后鬃毛根根竖起好像倒刺。

    它喉咙当中发出无意识的吼叫咆哮声,一步步的走出去,消失在迷雾当中。

    “万无一失。”之前谨慎的宗老赞许:“宗主阁下的安排,总能让我们敬服。”

    “要我说完全没有必要,广无生早已经证明过自己的能力,他对付这三个洪武天朝的小修士,手到擒来的事情,不会有意外。”

    “无生已经跻身我华胥‘少才榜’百大,他入门不过七年时间,对付这三人有些大材小用了。”

    “让无生快些处理掉这些小事情,专心去督促后方那些修士俘虏赶来,我们的大军清理了皇台堡之后,需要他们填充进去。”

    ……

    宋征三人有些意外,因为进展顺利的出人意料。

    整个尸山骨海祭坛内部十分广大,但是全都是灭世鬼兵,哪怕是强大一些的队长、鬼将也是毫无灵智,只是听从冥冥当中的指令而行。

    对于从它们身边经过的三人毫不理会,甚至让他们感觉,之前忍着恶心做下的这些伪装毫无意义。

    他们已经上了十几层,往上一看,透过层层叠叠的尸体结构,隐隐已经看到无穷无尽的白骨。

    “快到了白骨之山的位置了。”

    三人互相掩护配合,交错前进——这种配合对于狼兵来说轻车熟路——很快他们到了汪洋尸海和骨山的相接处。

    落在最后面的赵绡忽然全身僵硬,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牢牢抓住了。史乙和宋征大吃一惊,急忙有返回来,赵绡却用力说道:“别管我、快走!”

    每说一个字,都有一口粘稠的鲜血涌出来。

    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后方,恐怖的肉翼张开,庞大的脑袋上,三颗眼睛呈三角形排列。

    此时三颗眼睛当中,一片死冥之意,又带着一种嗜血的疯狂。

    远近的灭世鬼兵修到了血腥的气息,全都躁动起来,却被它一声呼啸,严厉的约束在数百丈之外不得打扰。

    广无生操控着三眼飞天獠庞大的尸体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一只巨大的利爪虚空抓着,一道九冥宗特有的道术牢牢控制着赵绡,将她的身躯和魂魄死死扣住,不得逃脱!

    “你们,很狡猾呀,像三只老鼠!”广无生冷笑:“在地上地下钻来钻去,还自鸣得意的耍些小手段,以为就能甩掉我?真不明白,你们怎么会有这样的信心。”

    他又朝前走了两步,眼神猛的凌厉,同时那只手爪再次用力一握,赵绡一声惨叫,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赵绡!”史乙心疼的一声大吼,却被宋征死死拉住。

    “快、快走……”赵绡虚弱的说道。

    “看来是洪武天朝的修兵?你们一定并肩作战很多年,袍泽情深吧?”广无生语气之中带着对于猎物的戏谑,却没有注意到,已经跟他相距很近的赵绡,忽然抬起手来,东荒弩嘣的一声朝他射了过去!

    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的广无生大吃一惊,为祸级战具近距离射击,咻的一声箭矢卷起了一道灰白色的元能漩涡流,快的不可思议的轰中了他的脑袋!

    嘭——

    力量炸开,三眼飞天獠巨大的脑袋当场崩碎,连带着整个上半身都被炸没了!赵绡身上的控制道术也随之瓦解,她痛苦的哼了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史乙连忙上前扶住他:“你怎么样?”

    宋征没有过去,赵绡有史乙保护就足够了,他双眼圆瞪,敏锐犀利的观察着周围。虚空当中,有广无生凄厉愤怒的吼叫声在回荡着,时而在南时而在北,时而在上时而在下,飘忽不定来回弹射。

    终于,宋征猛的瞳孔一收:找到了!

    他一跺脚,轰……太古灭雷发动!一层层的阴神震波朝着周围扩散而去,将正在逃窜的广无生的魂魄笼罩在内。

    “啊——”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惨叫。

    宋征怎么可能忘记了背后还有一条尾巴?他暗中让史乙和赵绡都假装毫无防备,就是为了让“尾巴”以为有机可乘。

    赵绡故意落在最后,是因为她的战具东荒弩,速度最快,适合这种状态下的偷袭。

    宋征猜测九冥宗的法术,必定是控制和伤害魂魄为主,因而暗中以阴神催动《古神炼》,凝聚了一枚灵符,可以暗中护住赵绡魂魄不受伤害。

    赵绡故意被控制住了,伤势沉重不断地吐血,这做不得假——广无生信以为真,对她毫无防备,然后赵绡突然激活这枚灵符,瞬间脱困,抬手一弩!

    不过宋征不敢小看追兵——如果赵绡一弩解决了对手当然最好,这也是极有可能的,因为东荒弩可是堂堂战具!

    但是九冥宗是用魂魄入体操控妖尸,难保他们没有什么手段逃脱。

    所以宋征纹丝不动,做好了防备。果然广无生的魂魄以秘术逃脱,在周围有众多的鬼兵鬼将,他随便就可以抓来一个,继续魂魄入体。

    宋征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太古灭雷一发,广无生虽然天才,却没有修成阴神;哪怕是他修成阴神,在这种状态下,太古灭雷一击,也足以将他重创。

    而仅仅是魂魄的状态,在太古灭雷的阴神震波下,广无生感觉自己几乎被彻底撕裂了。

    刚才东荒弩一箭,只是让他“感同身受”,疼是很疼,但不会真正有什么巨大的伤害。可是宋征这一下,直接作用于他的魂魄,他凄厉惨叫,再也无力奔向那些鬼将了。

    宋征又有些遗憾,没有把周寇带来,这一道强大的魂魄,恐怕是要浪费了。

    他抬起脚来,再次一跺!

    轰……

    太古灭雷第二次发动,广无生的魂魄早已经无力反抗,如果不是九冥宗的功法特殊,专修魂魄,他在第一道太古灭雷下就魂飞魄散了。现在第二道袭来,他感觉到有一股无穷大力,拿住了自己用力一扯,耳中似乎听到了撕拉一声,自己魂魄好像一副绸缎一样被撕碎了……随后他的意识彻底消散,世上再也没有广无生这个人了。

    宋征喘了口气,来不及去看会不会有什么战利品,拉起史乙和赵绡:“快走!”

    这里可是九冥宗的老巢,周围鬼兵鬼将虎视眈眈!

    没有了广无生的约束,那些鬼兵鬼将们果然已经要按捺不住,只是宋征两道太古灭雷太过惊人,让它们隐隐感觉到了不安,忌惮之余才没有马上冲上来。

    三人凌空飞遁,迅速的在祭坛内部穿梭着,撞断了几处白骨支撑结构,消失在了白骨之山当中。

    “嘶吼——”

    下面的鬼兵鬼将们才彻底暴乱起来。

    ……

    血池当中忽然鼓起来一个大大的血泡,血泡表面上浮现出广无生的模样,铁椅上五颗眼珠一起惊呼,声音未落,血泡越来越大,怕的一声炸碎了,“广无生”也随之破碎。

    五颗眼珠霎时间鸦雀无声。

    宗主面前立刻浮现出一道光芒画卷,将广无生被杀的过程重复了一遍。

    几名宗老一起惊呼:“阴神!”

    “好巧妙地算计!”

    “他跺脚那两下,是什么手段?很陌生但很强大,似乎是某种大远古时代的秘法,若是能够抢夺过来,对我九冥宗帮助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