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给任讲书上座位,通知御膳房今日晚膳多一个人。”女帝转头对青鸢吩咐道。

    “是。”青鸢笑着应道,赐座可是少数朝中大人才会有的待遇,如今又多了一个人。

    “如今感觉如何?”等任八千坐下后女帝才问道。

    任八千握了一下拳头:“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不过变化不大。毕竟刚刚入门。”

    “只要入门之后就是一马平川了。药材朕也给你准备好了,回头让人给你送去。”女帝微微点头道,任八千修《如意观》入门是件好事,不过鲁七手里的灵元丹还是需要。

    有那灵元丹在手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修炼速度起码能快上许多。

    “多谢陛下。”任八千自然不知道面前的女帝在打天下第八鲁平海手里丹药的主意。若是知道了,真要诚惶诚恐了。

    “你修炼的这门《如意观》,朕指点不了你什么,修炼之时徐徐渐进,勿要贪功。若是出了问题,怕是不好解决。”女帝又缓缓开口。

    任八千点头。这门功法倒是没太多这些问题,不过女帝这么说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关心了,毕竟以她的身份怎么会说这样的话,这让他心中暖流流过。

    从那天晚宴之后,女帝对自己的变化确实很大。

    “陛下,臣如今算是入门,已经可以先去把铁矿的事情看一看了,臣受陛下厚爱,难以回报,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任八千想了想说道。

    “也好,不过你刚入门,先巩固些时日再出发。这些日子若有不明之处可以来问朕……”

    “还有你那个故事,总是讲一半,若是你走了,朕不知道多久才能听完,时间久了怕是都忘了。这些日子也把故事讲完。”

    女帝的清冷声音传来,让任八千不住点头。

    没多久晚膳端上来,宫中两人坐在一张桌子前,周围是宫灯,光线不算很亮,只有两人附近才会亮上一些,青鸢红鸾都在远处,一时间倒是有种偌大的宫殿中只有两人的感觉。

    任八千也不说话,只是不时抬头看上一眼,见女帝的目光放在何处就将菜推过去。

    一种莫名的氛围充满在两人之间,有一点温暖,让任八千心跳快了一点。

    毕竟面前的女帝真的是绝代的姿容,加上身份和实力,无论对谁都是极大的诱惑。

    而现在与自己近在咫尺。

    不过想想女帝一根手指头按死自己的实力,任八千觉得自己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你吃吧,不用盯着朕。”女帝抬头看他一眼说道,双目正好对上。

    那一双凤眼中的神采让任八千心跳又快了一些。清冷和柔和交织在一起,仿佛一副绝美的画卷一般。

    “臣喜欢看着陛下吃饭。”任八千强行抑住自己的心情说道。

    “在我们那有一句话叫秀色可餐,面对陛下,臣觉得不用吃就已经饱了。”

    “朕怎么觉得是说见到朕就吃不下了。”女帝冷声道。

    “怎么可能?能陪陛下一同用膳,是臣最大的福气。天下间羡慕臣的不知道凡几。”任八千立刻一脸你误会了接道。

    女帝看了看他,便不再理他,继续用膳,动作稍微慢了一丝,微不可查。

    用完晚膳之时女帝又道:“你再教勾越一些菜色,御膳房的菜朕吃腻了。”

    任八千点头应下,准备回去就把八大菜系抄回来给勾管事送去。

    晚膳后陪女帝坐了一会儿,任八千才顶着月色往回走。

    皇宫中总是很安静,只是偶尔能遇到巡逻的人,就连侍女都不多。

    白天还有一些生机和活力,每当到了晚上就一片寂静。

    这样的地方呆久了,难怪女帝的性子那么清冷。

    回到床上,任八千心思里就都是回去后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也不知道家人如何着急了。

    一觉醒来,任八千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微微一愣,古色古香的房间,自己仍然是在平乐苑中。

    “怎么没回去?自己算错日子了?”任八千狐疑想道。

    自己算了算,若是按照23天来算,今天是第二十四天,确实应该是回去了。

    因为自己每次穿梭,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是四天。

    而自己之前是回来第一天跟女帝打了声招呼就开始修炼。

    因此时间计算没有问题。那么就是护卫记错了吧?

    一群比划二都要将五只手指伸出来的家伙,果然是靠不住啊。

    古族人会数数,母猪能上树。任八千心中冒出这样的感慨。自己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开个数学普及教育,好歹让他们把加减法学会了。

    从床上起来,任八千洗了把脸便坐回床上,脑中观想《如意观》中的水想观,片刻后便又出现在那个岸边。

    有过一次的经验,如今也算是熟悉了,直接下水游到湖中心然后朝着湖底潜下去,每下潜一点都会感到阻力更大,压力更大,勉强抵达上次的位置,任八千便再也承受不住,从心神中退出来,感觉疲倦的要死。身体上倒是没什么事,但大脑却发出极为疲倦的信号。

    躺在床上小睡了一会儿,任八千多少才恢复一点。

    “今天早饭怎么没送来?”任八千有些奇怪,若是他在平乐苑的话,一直有个侍女送饭。现在是饿了,看看时间也快10点了,可早饭却一直没送来。

    按理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啊。

    这是有专人负责的,不可能会发生遗忘之类的事情。

    莫非真的有什么事情?

    任八千想了半天都没什么头绪,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去御膳厨混点东西吃。

    宫中还有一个专门给侍女护卫准备饭食的机构,不过任八千不熟悉,倒是御膳厨混点吃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从床上爬起来直奔御膳房去了,众人正在研究新菜色,看到任八千后有些意外,随后一脸喜色的见礼。

    毕竟任八千总能给御膳房带些好东西,不管是调料还是菜色如此。

    之前众人喊声“任哥”,那是赌约限制,不管是否情愿,起码愿赌服输。

    如今再看到任八千众人可没一点不情愿的意思。一方面是任八千确实会许多菜色,而且丰富多样,那日晚宴上的菜色虽然不怎么好看,但味道还不错。

    在学会那些之后,他们再研究菜色就容易许多了。

    毕竟御膳房众人厨艺没有一个差的,只是一直思维被局限了,再看到更多东西后,感觉打开了新大门一样。

    这些日子御膳房研究出的菜色,几天就能研究出来两道,哪怕味道有点欠缺,但也比以前一个月研究出来两道要快的多了。

    另外还有一点,任八千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

    虽然还是挂着清心殿讲书的职位,可没一个人再敢把他当做清心殿讲书来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