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臣一定是太过想念陛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165622.html
    任八千被夜风一吹,昏昏沉沉中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张嘴就吐,被女帝提着走一路洒一路,跟播种似的。

    女帝看着手上拎着的任八千,一脸嫌弃,虽然那味道直接被留在一路上了,但仍然有些钻到她鼻子里。

    “陛下,要不我拎着任府丞吧。”心折在后面说道,女帝在前面拎着,那味道直往自己鼻子里钻。而且自己还得小心躲避迎面而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女帝看看任八千,一甩手扔给心折,自己从房顶落到街道上,双手背在身后,不紧不慢的往前走。

    岚城的晚上很黑,除了提着灯笼的行人和院子里射出的光芒,就只有两轮月亮带来的亮光了。

    心折学着女帝的样子拎着任八千后背,让他身体前倾。

    任八千的体重在二人手里跟稻草也没多少区别。

    “紫霄……”任八千含糊不清的嘟囔道。

    女帝脚步一顿转头看过去。

    只见任八千紧闭着双眼,一点清醒的意思都没有,嘴中仍然嘟囔着:“紫霄……紫霄……”

    心折心中一惊,任八千竟然直呼陛下名字。

    而看陛下的样子,竟然一点都没生气。

    表情反而很舒缓,平静,并不清冷。

    “紫霄……倒酒……”

    女帝:……

    心折:……

    任八千的狗胆让心折都震惊了。

    女帝皱了皱眉毛,不再理他,转身朝着皇宫走去。

    回到宫中心折将任八千扔回平乐苑,女帝拿着酒壶上了养心殿顶上仰头看着月色,不时饮一口酒。

    原本去的时候是准备把任八千打个半死的,顺便把铜震野打成残疾的。不过在看到他和其他人都保持了距离老老实实的样子,她的火气直接就消失无踪了,从心情不好转变成心情不错。

    铜震野若不是大放厥词,还真未必会挨顿打。

    ……

    “方才怎么回事?”一个屋子里,坐着一个少了一条胳膊的男人,他姓刑,叫刑荣。以前是北都护府的都尉,现在是百花院的负责人。

    “工部尚书铜大人在云烟楼设宴。”在他下方的十个同样壮硕的男子,少了一只眼睛,一个耳朵,左手手指只剩下两根。

    刑荣不说话,血与火的生涯让他给人的感觉如同百炼精钢一般,沉默,坚硬,蕴育着强大的爆发力。

    哪怕他现在是个残废,但却没多少人会小看他。

    “中御府丞任八千也在铜大人的邀请之中。”那个男子继续说道。

    刑荣脑子里面转了好几圈才想起中御府丞任八千是谁。

    实在是没什么人把任八千的中御府丞职务太当回事,平时提起都是“那个家伙”。

    想起任八千是谁,刑荣倒是笑了。“之后呢?”

    “陛下来了。”那男子言简意赅道。

    “铜大人挨了一脚,砸破三面墙,落进对月阁了。任府丞倒是没什么事情,被带了回去。不知道回去后有没有事情。”

    刑荣听了这话大笑起来,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半响才停下:“任八千怎么样?”

    “看不出,看起来挺规矩。”

    “若是不规矩,不用陛下出手,我就一巴掌拍死他。”刑荣随口道。女帝在大耀声望极高,红武在北方都护府和大耀民间也是如此,作为红武的手下对于自然女帝极为崇敬。

    “让知道的这事人都闭嘴。”刑荣挥挥手道。

    无论是他还是工部诸人都是对此事闭口不言,不过事情还是多少传了出去,尤其是在朝中高层之间。

    铜震野在云烟楼请中御府丞任八千喝花酒,被女帝一脚从云烟楼踹到对月阁。

    这也算是岚城最让众人瞩目的一次青楼抓奸了,虽然知道的仅限于少数人。

    不少人都幸灾乐祸起来,等着明天看看铜震野是什么模样。比如兵部尚书秦川,就很乐于嘲笑铜震野那老梆子一番。

    顺带看看那个中御府丞,有没有被陛下打死。

    ……

    任八千一觉睡到天亮,醒来后觉得头疼的要死,胃里面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刚要吐的时候就发现面前多了个小盆,立刻吐了半天胃酸,又接过来糖水喝了一碗,还没等着感觉好点胃里又继续翻腾,把刚喝的糖水全都吐了出去。

    折腾了半天,喝什么吐什么,他才沉沉睡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不远处是一个宫中的侍女在那打瞌睡,被任八千起床声音惊动连忙将他扶起来,又给倒了一杯糖水。

    任八千这次喝完才感觉好了一些,总算活下来了。

    心里狠狠发誓:“大爷的,下次无论如何也不喝这么多了,实在遭罪,下次要再喝这么多我就改姓齐。”

    从床上起来出去透了透气。

    对于昨晚的事情,他是一点都不知道,还以为是徐渭等人把他送回来的。

    那侍女匆匆离开,没多久送了一碗粥来,任八千直接喝了个干净。

    “大人,有人找你,已经从早上等到现在了。”平乐苑的侍卫见他醒来,表情怪异道。

    昨天晚上的事别人不知道,他们可知道的一清二楚。

    谁都没想到,工部尚书铜大人被陛下一脚踹飞,这位任府丞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若是被铜震野知道,八成会一脸幽怨:“陛下,你变了。以前都是各打五十大板的。”

    任八千听了才想起来昨日让藤葫芦和铁刀来找自己的事情,让侍卫去宫门外将两人带进来,自己在院子里坐在石凳上一手捂头,摆出一个思想者的造型,直到院子传出脚步声,任八千扭头一看,竟然不是二人而是一身红色纱衣,内里白色底衣的女帝。

    “陛下!”任八千连忙起身见礼。

    女帝看了看他,清冷道:“听说你昨日喝花酒去了?给朕讲讲,这花酒是怎么个喝法,朕还没试过。”

    “陛下,臣哪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完全是工部尚书铜邀臣去的,昨日去之前还和陛下提过。去了之后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没想到铜大人一副老成模样,竟然这么风流。”任八千连忙喊屈,并且丝毫不犹豫的往继续铜震野身上泼脏水。

    “听说你还喊朕的名字。”女帝又说道。

    “臣一定是太想念陛下了。有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此话着实不虚。”

    “还要朕给你倒酒。”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