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带着熊罴一路上溜溜达达回去,任八千深深觉得这个工作可能没自己之前所想的那么容易。

    别的不说,单单空虚公子抬轿的四个少女,能一路抬着轿子跋涉千山来到岚城,就绝非常人。

    手里摆弄着方才的金页子,真的如同一个袖珍的金书一样,仔细看看发现每页上还刻了个字,可惜不认识写的什么。

    刚回到鸿胪司门前,就看到门口正站着一个背着背着个书笈穿着脏兮兮长袍的年轻人站在门前正与奇横奇胜搭话。

    就是倩女幽魂里面宁采臣背着的那种,里面用来装四书五经的,上面支出来一块,白天挡阳光,雨天还能挡雨。

    不知道双方说了什么,奇胜突然向前迈了一步,将那年轻人吓了一跳,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怎么回事?”任八千走近后问道。

    “司丞!”两人转头看到任八千都拱手行礼。

    “这是?”

    “他说他是来给陛下庆生的。”奇横说道。

    任八千打量了下,那年轻人年纪不大,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脸稚嫩。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家竟然会让他自己穿越国境跑到大耀来。

    身上有点脏,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长袍上都是灰尘。

    “你是这里的司丞?”那年轻人颇为好奇道。

    任八千点点头:“我就是。怎么,不像?”

    年轻人很实诚的点点头:“确实不太像。”

    “你这么诚实是会挨打的。”任八千斜着眼睛看他。

    “对不住对不住,我是说你看着不像大耀人。”那年轻人连忙说道。

    “你自己来的?”

    “是。”年轻人说道

    “随我进来吧,登记一下。”任八千招招手,背着双手走进院子。

    “怎么称呼?”任八千随口问道。

    “姓宁,名才臣”

    “宁采臣?”任八千猛的拧头去看他,脖子差点就转了180度,把后面的宁才臣吓了一跳。

    “大人,是宁才臣,怎么了?”

    “你家小倩还好?”任八千皮笑肉不笑,心里面都不知道该想什么了。

    刚遇到个肾虚公子,又来个宁才臣,这世界还真是巧,而且小。

    “小倩是谁?”宁才臣一脸茫然。

    “也许你以后会遇到。”任八千说了一句。

    回了房间,还是一地的狼藉,被拍碎的桌子榻在地上,周围散落不少碎块。

    “填张表,姓名,籍贯,出身,职务,是否已经安排住所,以及来意。”任八千将纸递给他,又指指窗台。

    没多大功夫,任八千结果宁才臣递过来的纸在上面扫了一眼,又是一个大夏的。

    将纸收好,才带着他去住所。

    一路上任八千倒是询问了一些路上的事情,对于外界的一切他也很好奇。

    说起这个,宁才臣就开始收不住嘴,神采飞扬吐沫横飞的讲述起来,一路让他形容的跟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似的,那叫一个艰险。

    “大人,你有所不知,有日我露宿深山,空中一只大鸟遮云蔽日,翅膀扇动顿时将在下差点从山上吹落下去,后来抱住一颗几百年的老树才保住这条命。

    当时在下这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从没想到世间竟然有如此夸张之物,当真是眼界大开。等我回去定要将此物画下来让世人所知。”

    “还有一次夜宿古庙,半夜突然来投宿一年轻女子,说是山中行路错过了时辰。我便分了一半干粮给她,后来她说让我去她家休息一日,以感谢一番。

    我当时想着确实连日赶路有些疲倦,而她家也是不远,便想着去她家休息一天…………后来等我睡醒一看,哪有什么豪宅,周围不知道多久的一座古坟……”

    “还有一次我遇到一伙拦路打劫的强人,见我身无长物便掳到山上,那山上的大王竟然是个女的,而且年方二八,并未婚嫁,而且貌美如花。见我面白,又是书生,便要与我结亲。后来我假意答应他们,便趁他们准备婚宴之时跑掉了。现在想想,甚是唏嘘……”

    任八千被唬的一愣一愣的,不得不承认,这个宁才臣可比自己适合说书,而且别看他长的一副稚嫩又弱不禁风的样子,吹牛逼可是个中老手,其中的大将。

    任八千觉得他要是没这出类拔萃的吹牛技巧,还真不一定能安然无恙的来到岚城。

    从鸿胪司到住所这么短短一路,起码任八千自己觉得听了他的话和这一路上的艰辛,都不忍心不对他照顾点了。

    连貌美如花的二八山寨女大王都不要,就为了来给陛下庆生,这份心意着实让人感动的很。

    将其带到住所,与空虚公子正相连的一个院子。

    “你就暂住这里吧。”任八千对其说道。

    “多谢司丞大人,在下感激不尽。”宁才臣连声说道,对于到了地方不能继续吹牛逼多少有些遗憾。

    “分内之事而已。若有什么事情,可前往鸿胪司找本官,本官不在便找其他人。”任八千交代。毕竟看其不是很能打的样子。

    当然,这也不好说,千山万水来到这里单凭吹牛逼的功夫不一定什么时候都好用,这宁才臣也可能是扮猪吃虎的个中能手。

    朝着宁才臣摆摆手,任八千带着熊罴回去路过空虚公子住的院子往里面扫了一眼,轿子在,没看到那四个抬轿的女子,应该都是在屋里了。

    回了鸿胪司,之后再没遇到什么事情,坐那背宋词背到天色近黑,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就打发熊罴回去,自己一个人溜达去陈家药铺。

    如今穿着官服,他自己走在街上也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先前说过,只要穿上这身衣服,就代表着他是大耀的官员,哪怕看着不是古族人,古族人却也把他当自己看。

    能够自己这样溜达,不用带俩膀大腰圆的保镖,倒是让任八千觉得有些惬意。

    陈家药铺少有的没几个人在,陈子生一见任八千就有些诧异:“任先生这是在大耀为官了?”

    “在鸿胪司挂个职。”任八千笑了笑。

    “你这可是从六品的官服,可不单单是挂职那么简单吧。”陈子生笑道。

    任八千知道这鸿胪司丞是正六品的官员,不过见陈子生一眼能看出来便询问一番,才知道了这官服之间的差异,每一品级的官员所穿官服的不同。

    “受教了。”任八千拱拱手。

    对于这些大耀尤其是岚城普通人人尽皆知的事情,他这才知道一些。

    以后看到其他官员也比较容易辨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