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女帝竟然牙疼这可是大事。

    “该不会真是吃甜食的导致牙疼吧?”任八千心里没底自己之前只是想想要不要这么准?

    女帝的皮肤连刀剑都不伤竟然也会蛀牙让任八千实在有些难以置信。

    “陛下要不你张嘴臣给你看看?”任八千问道。

    女帝白了他一眼。

    张嘴给他看怎么可能这种事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不碍事。”女帝淡淡说道。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如果真是有了虫牙陛下以后恐怕都要少吃甜食了。”任八千劝道。

    一听说少吃甜食女帝的眉毛直接就立起来了斜着眼睛看任八千颇有些你不说清楚就揍你的架势。

    “陛下如果牙疼还吃甜食更容易引发牙周病啊。”任八千看女帝的架势哭笑不得道。

    “朕说了不碍事。”女帝不理他。

    “要不让医师局来看看?”任八千问。

    不管怎么样既然有病就得治总不能硬挺着吧。

    “红鸾传医师局就说朕牙疼。”女帝想了想对身后说道。

    没过多久医师局的人便来到殿中来了三人都是年纪一大把的。

    看来医生年纪大的有经验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如此。

    几人见过礼才上来一人给女帝把脉。

    任八千在旁边忍不住插嘴:“牙疼唉号脉能看出来么?”

    “聒噪。”女帝横他一眼他才不得不闭嘴在一边呆着。

    “陛下是何处牙疼?”女帝指指一边脸颊。

    “劳烦陛下张嘴让臣看看牙齿。”那医生号脉半天后说道。

    “朕没事了你们退下吧。”女帝挥挥手。

    “陛下!”任八一边哭笑不得不就是看个牙么至于这么难么?

    “陛下还是看看吧牙齿不是小事若是以后影响胃口那便不妥了。”那医师也劝道。

    女帝皱眉犹豫好久才微微张开嘴。

    那医生还不敢靠的太近在外面看了半响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陛下臣无能。”那医师告罪退后几步。

    换另外一个医师上来。

    三个医师看完竟然没一人看出女帝的牙齿有什么不妥。

    最后给女帝开了些镇静止痛去火的药让人煎好给女帝服下。

    这个世界的医术在其他方面很厉害比如说黑泥膏。但这个世界的医术在牙科上就很落后了。

    实际上不仅仅是这个世界地球古代也同样如此。

    不少名人都饱受病牙的困扰。

    有一些用绳子绑在牙上然后另一头绑在箭上用力拉弓嗖箭出去了牙也没了。

    或者一头绑在牙上一头绑在门上。开门关门嗖牙也没了。

    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风险也很大很容易引出其他毛病。

    比如东晋名将温峤得了牙病去拔牙结果引发中风不到十天就挂了一颗牙引发的血案。

    所以很多人就采用等待治疗法比如等一等牙就自己掉了比如疼一疼就疼习惯了……

    南宋诗人陆游就是这么一边等一边写日记。

    似病非病臂已瘳当堕末堕齿难留。——《病齿》

    我好像有颗牙要掉了。

    一齿危将坠双瞳久已昏。——《老叹》

    我好像又有颗牙要掉了。

    齿落不废嚼足跛尚能履。——《对酒作》

    掉就掉吧又不是掉了就不能吃。

    齿豁头童尽耐嘲即今烂饭用匙抄。——《初归杂咏》

    大爷的真不能吃了。

    从陆游的日记就能看出来牙齿出问题对于古人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服下药后过了段时间女帝忍不住又开始吃起甜食然而没过多久女帝便又不得不停下。

    虽然有止疼的药物可吃上甜食后又开始钻心的疼痛。

    吃不了甜食让女帝的情绪难得的有些低落就连电视剧都不看了躺在榻上发呆。

    辗转反侧形容的就是女帝现在的状态了。

    “陛下过两日随臣去地球看看吧地球的牙医在经验上能好一些毕竟术业有专攻。我们那有专门看牙的医生。”任八千看女帝的样子忍不住说道。

    女帝沉默不语。

    她此时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能吃甜食的严重性比起大夏打过来还要让她纠结。

    见到女帝沉默任八千知道这是默认了。

    “一会儿先把糖果树挪走吧。”任八千道。免得女帝看到糖果树就想吃。

    “不行!”女帝从榻上坐起来瞪了任八一眼那棵糖果树都快成她心头宝了谁敢动那树她就让谁好看。

    任八千见女帝虎视眈眈看过来无奈摊手。

    两天后任八千和女帝再次回到地球。

    女帝换了身衣服就拿着雪糕坐在沙发上咬了两口又不得不停下。

    以前从没觉得吃凉的东西有什么不舒服但这次的感觉却不一样。

    “陛下走吧去看牙医。”任八千换了身衣服下楼道。

    两人上了车任八千开始按照手机地图搜索出来的牙科医院路线前进。

    女帝的情绪仍然在低落。

    虽然女帝的话一直不多但情绪正常和情绪低落任八千还是能察觉出来的。

    “看了牙医就好了。”任八千安慰道。

    到了牙科医院挂号拿了一次性用具任八一会儿才轮到两人。

    牙医是个女医生三十多岁看到女帝后目光中微微闪了下。

    “有病例吗?”

    “没有。”

    “什么问题?”牙医随口问道。

    “她牙疼应该是在这里。”任八千指着自己脸部的位置说道女帝应该就是这个位置痛。

    “她生病还是你生病?自己说什么问题哪疼。”那牙医说道脸上全是不耐烦。

    任八千皱了皱眉这医生态度不太友好啊。

    “快点后面还有病人等着呢。”牙医不满道。

    “呵!”女帝冷笑一声眉毛挑了起来。

    好多年没遇到和自己这么说话的了。

    本来牙疼就够让她烦躁的了还碰到个这么不开眼的。

    “看你们的样没什么事下一个。”那牙医扫了两人一眼就将目光挪到两人的身后。

    “呵呵!”任八一声将枪放到桌子上枪口指着那个女牙医。

    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却能解决大部分问题这句话他现在深以为然。起码能让这个该死的牙医收起她那副嘴脸。

    “啪”随着枪被放到桌面那医生脸色变了下:“你们最好快些离开我要报警了。”

    女帝扭头看了看任八一个打死她行不行?

    任八一声晦气没想到看个医生竟然碰到这样不开眼的。态度好一点能死啊?

    “请便你可以报警。”任八千淡淡说道。

    然而他的话音还没落女帝拿着枪将手指在扳机的位置扣动一下。

    这东西她见过任八千用过好几次了。

    杀这种人自己出手不值得。任八千的这小东西倒是正好。

    “为什么不响?”女帝扣动扳机后疑惑的看着任八千她以前见任八千就是这么用的啊。

    任八千:……

    “保险没开。”任八千将枪的保险打开重新放回桌面上。

    “对不起我刚才的话可能有让你们不舒服的地方主要是病人太多我有些着急。我道歉。”那牙医看到这架势吓的脸都白了哆哆嗦嗦说道。

    “砰!”女帝朝着她开了一枪后面的玻璃顿时出现一个洞周围也布满了裂纹。

    “原来是这么用的。”女帝恍然大悟又用枪对准那个牙医开枪。

    “砰!”

    后面等着看牙医的人都懵了随后纷纷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杀人了!”

    谁都没想到看个牙能遇到这样的事情。

    而那个牙医此时已经瘫在地上了女帝的第二枪是擦着她耳朵过去的。

    “这东西不好用。”女帝随手将枪扔给任八千。

    “砰!”任八一脸的mmp。

    低头看看自己的腿鲜血将裤子都染红了伤口挺疼疼的他在那一个劲儿抖腿。

    “紫霄……”任八千欲言又止……

    “你怎么了?”女帝一脸的奇怪不知道任八千为什么用枪打自己。

    对于枪她本来就不了解甚至都没多少概念更不用说懂得什么叫做走火了。

    “我觉得我需要去趟医院……”任八千幽幽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