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霍子兴以为自己听错了,怔了一下,又问道:“你说你家老爷怎什么?”

    鲁家下人眼里是掩不住的不屑,口气便也带了几分幸灾乐祸:“霍二老爷,小的是说我家老爷有急事,今天早上便进京了。”

    霍子兴大吃一惊:“胡说,你家老爷分明早就与我约好,明天和货船一起进京的,再说他若是早上就走了,你为何傍晚才来报信?”

    鲁家下人撇嘴,心中暗道:我家老爷之所以让我傍晚时分才来报信,还不就是不想让人死乞白咧地跟上?等到你现在知道了,我家老爷早已在百里之外了。

    他道:“霍二老爷若是不信,明天早上可以到码头上看看,我家老爷是不是已经走了。”

    说完,鲁家下人便扬长而去。

    霍子兴哪里还能等到明天早上,他立刻叫人去鲁家打听。

    一个时辰后,打探消息的人回来,听鲁家门房说,鲁老爷天刚亮便走了。

    霍子兴如坐针毡,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他和鲁老爷素来交好,前日他还买了茶叶送到鲁老爷家中,这也不过两日,鲁老爷为何就连招呼也没打就先走了呢?

    二太太见了只好劝他:“鲁老爷想来是有急事了,老爷也不用着急,总之也就是鲁老爷比你早走一天而已,到了京城你去伯府便能见到了。”

    虽然觉得这件事透着蹊跷,但想起停在码头的两船货,霍子兴还是松了一口气。

    次日一早,霍五和霍十一便陪着父亲去了运河码头。霍子兴带的行李很多,除了随身的衣物用品,他还给王家三爷带了厚礼,连同王三爷家里的女眷和子女也各自备了礼品,因此,仅是箱笼便有六七个。

    霍五指挥人把箱笼往船上搬,可他们的人还没有上船便被两名大汉挥手拦下。

    霍五知道这是漕帮的人,便道:“两位,咱们是霍家的,也是这批货的东主,这些都是家父的行李,不劳几位兄弟们相帮了,我们自己搬上去便可。”

    说着拿出一锭银子递过去。

    没想到漕帮的人看都不看,冷着脸道:“什么霍家的,霍家什么时候成了东主了,这些货明明是鲁家的,去去去,就要发船了,你们不要捣乱。”

    这批货装船的时候,霍子兴和霍五全都来过,漕帮的人自是见过他们,而此时却像是完全不认识,张口闭口都是鲁老爷。

    霍五只有十六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见这些人非但不让他们上船,甚至还假装不认识,他立刻就急了,指着站在不远处的父亲对漕帮的人吼道:“你们不认识家父吗?我们是霍家长房的,杭州城里谁不知道我们和永丰号是一个霍家。”

    漕帮的人一听就乐了,对霍五道:“既然是和永丰号一家的,那明后天永丰号的货物也要发船了,你们到那个时候再过来吧。”

    说完,又有几名汉子过来,有的撤船板,有的解纤绳,眼瞅着是要发船了。

    这下子霍子兴也急了,永丰号发不发船和他有什么关系,这两船海味才是他的货啊。

    他冲上来理论,可漕帮的人哪里会听他的,推搡之中父子三人身上都挨了几下子,最后还是眼睁睁看着那两条货船离开了码头。

    霍五眼神好,指着从船舱里走出来,站到甲板上的一个人对霍子兴道:“爹,您看,那是鲁家老二。”

    霍子兴也看到了,他气得几乎吐血,原来鲁家老二一直躲在船舱里,刚才他们和漕帮的人冲突,鲁家老二非但没有替他做证,而且还躲在船舱里不肯露面。

    到了这个时候,霍子兴总算明白了,鲁老爷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是要把他甩开了。

    霍子兴的头嗡嗡作响,这两船货里,有六cd是他的,余下的四成分别是王三爷和鲁老爷的。他才是大股东,可现在鲁老爷却带着这些货跑了。

    按原本说好的,王三爷虽然只占两成股份,分红时要拿大头,这也是变相着给王三爷送银子。

    可现在即使王三爷还是拿到大头,在他眼里,给他送银子的人也变成了鲁老爷。

    可鲁老爷原本就是王家姻亲啊,即使没有一起做生意,也是打碎骨头连着筋,鲁家没有必要上赶着送银子。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鲁老爷存心不让他搭上王三爷。

    看着两条大船越走越远,霍子兴只觉身心俱疲,被漕帮的人打的那几处火辣辣地疼,可他顾不上去看大夫,让两个儿子搀扶着去了鲁家。

    鲁老爷和鲁老二虽然去京城了,可鲁家还在。

    他要到鲁家讨个说法。

    可是他没想到的事情一件连着一件,他在运河码头没能上船,到了鲁家也没能进门。

    任凭他们父子在大门口破口大骂,鲁家下人也不让他们进去。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过片刻,衙门里的人就来了,霍子兴这才知道,鲁家的人悄悄从另一道门里出去,到衙门里报官了。

    二太太正和丫鬟婆子们玩叶子牌,有人来报信,说二老爷和五爷、十一爷都被官府抓走了,她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霍子兴是早上出门的,待到家里交了罚金,从衙门里把他接回来时,已是二更时分。

    霍子兴气血攻心,当天夜里便病倒了。

    他躺在病床上捶胸顿足,破口大骂鲁老爷背信弃义,为了银子就连朋友也不顾了。

    二太太从儿子口中得知这件事后,也是气得不成,她卖了两间旺铺和一千亩水田啊,还不就是为了搭上京城的皇亲国戚啊,鲁老爷太没有良心了!

    骂过之后,二太太平静下来,不免又有几分得意。好在还有定海的那笔大生意,若不是她把尤家的事告诉了二老爷,眼下他们拿什么去堵王家那批货的口子?

    她忙把这件事搬出来劝慰霍子兴,霍子兴却并不高兴。鲁老爷虽然忘恩负义,可是这笔生意他也照样有钱能分,他心疼的不是钱,而是王三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