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袭玄青色连帽斗篷,低垂着头,似是要将整个身体藏在斗篷里,从霍柔风的角度,连这人的侧脸也看不到。那位高大魁梧的老者走在这人的前面,像是故意要把这人挡在身后。

    霍柔风看着这人的背影,斗篷随着步伐摇曳拂动,即使藏在宽大的斗篷里,也能看出宛如修竹般挺拔的身姿,小二说得没错,这人还很年轻。

    虽然没有看到这人的脸,但是霍柔风还是很开心,听到这么美的笛声,她当然要开心。

    她荒腔走板地唱着跟采芹学来的一支小调,开开心心去钓鱼了。

    刚走到浮玉楼一侧由太湖石堆起的堤岸,便看到不远处一叶扁舟正向湖心驶去,执桨的便是那个老者,玄青衣斗篷的男人坐在船头,手里摆弄着一支玉笛,却没有吹。

    晴空万里,春日的阳光灿烂而明亮,照在那人玄青色的斗篷上,所有的光彩便如同被吸收进去,变得柔软和煦起来。

    湖水碧净,棹桨过处,带起粼粼波光,映在那人的身上,那玄青色的衣裳似是透明,像是被白琉璃包裹起来,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霍柔风又一次摸摸头上的小抓髻,八颗南珠还在,一颗也没丢,她忽然想照照镜子,被这些明珠衬托着,她应该也很好看吧。

    那天从浮玉楼回来,霍柔风就告诉采芹,她要一件玄青色的斗篷。

    采芹皱眉:“玄青色不好看,死气沉沉的,您还小,要么穿喜兴的,要么就穿清爽的,九爷想穿素色,那奴婢让采绣坊给您缝几件翠青和湖蓝,您穿上一准儿好看。”

    霍柔风鼓起腮帮子:“我就要玄青色,发黑的那种!”

    采芹还要再劝,采荷悄悄抻抻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拗着了,九爷是个顺毛驴,又是小孩心性,你越是不答应,他越是非要不可,真若是答应他了,可能明天就给丢到脑后了。

    采芹抿抿嘴,无可奈何地说道:“好好好,那就玄青色,奴婢这就让人给采绣坊传话儿。”

    霍柔风心满意足,转身就跑去找姐姐,金豆欢快地在身后跟着她,一人一狗一溜烟儿地跑到前院。

    霍柔云正和浮玉楼的何掌柜说话,见她在门口伸头探脑,便冲着她招招手:“来,你也听听。”

    霍柔风嘟起小嘴,她来得真是不凑巧,浮玉楼是她的私产,姐姐是想让她接管吗?

    她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地坐到霍柔云身边,两条小腿悬空,无聊地荡来荡去。

    她听到浮玉楼的何掌柜说道:“鲁家大爷今天打发人来,把咱家胧月的雅间订了一个月,订钱已经交了,什么时候开始却没有说定。来的人是鲁家大爷的长随,我便让人私下里向他打听,据他所说是鲁家京城里的贵戚,去年来杭州时到过浮玉楼,赞不绝口,鲁家大爷投其所好,把浮玉楼最好的胧月包下来,专门给这位贵戚赏景观湖之用。”

    听到这里,霍柔云看一眼妹妹,见小家伙不知何时已经打起了精神,一双杏眼忽闪忽闪的,翘密的睫毛灵动得如同蝴蝶的翅膀。

    霍柔云莞尔,只要别提生意上的事,小家伙总会有兴趣。

    她对霍柔风道:“你怎么看?”

    霍柔风啊了一声,没想到姐姐会忽然让她发表意见,以前可从未有过,她是小孩儿啊。

    她清清嗓子,问向何掌柜:“鲁家也算是新贵,他们的亲戚既然去年曾经来过浮玉楼,何掌柜可有印像?”

    霍柔云默默点头,小家伙看事情果然透彻,一问就能问到点子上。

    何掌柜道:“不瞒九爷,鲁家虽说有彭城伯府这门亲戚,但是今年之前,他们家在银钱上并不宽裕,像胧月这样的雅间,按理他们是订不上的,我来前查过去年柜上的记事簿子,鲁家在浮玉楼做东六次,其中有一次确是在胧月,请的客人只有一位,却是请了玉堂春的两位头牌相陪,当日在浮玉楼仅是酒席花费了一百两银子,请的那位客人一口地道的官话,像是京城来的,两位头牌称他蓝先生。”

    霍柔风一怔,就连霍柔云也微微吃惊,在此之前,她们都以为鲁家请的这位客人是彭城伯府的,说不定就是和鲁老爷走动最频繁的王家三爷。

    当今皇后姓王,彭城伯府当然也是姓王的。

    可这个人姓蓝。

    霍柔风却是对何掌柜另眼相看了,她没想到何掌柜做人这样细致,除了帐簿以外,还另有一本记事簿子,就连去年的事情也记得一清二楚。

    当然,这簿子倒也不会是事无俱细,但是鲁家是彭城伯府的姻亲,何掌柜自是会多加留意。

    何掌柜走后,霍柔风对姐姐说道:“姐,蓝先生会不会也是和彭城伯府有关系的?我这就让人打听打听,彭城伯府都有些什么人。”

    彭城伯府远在京城,又是这两年才涌起的新贵,对于王家的事情,杭州这边知道的人并不多。

    但是真若要打听,也并非难事。

    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这也不秘密。

    不到半日,安海便让人从鲁家把消息打听出来。

    王皇后有两位胞兄,一位胞弟,她对这个同胞弟弟尤其疼爱,这便是王家三爷。她还有三个庶妹和一位继母所生的亲妹妹,这位嫡出的王五娘子今年只有十二岁。

    王皇后母仪天下,这四个妹妹虽然与她并非一母所出,却全都很是宠爱,时常召她们进宫闲话家常。

    除了年龄最小的王五娘子,其他三位都已出嫁,女婿当中没有姓蓝的。

    也就是说,这位蓝先生既非王家直系,也不是姑爷。

    鲁老爷之所以要和霍子兴一起做生意,看上的并非霍子兴,而是与霍子兴一脉相承的霍家二房;霍子兴想要搭上王家三爷,也是意在霍家二房。

    如今霍子兴已是强弩之末,但是霍家二房却早就入了王家和鲁家的眼。

    二房再是有钱,他们也是商户;霍大娘子再是手段高明,她也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子;霍柔风虽然顶着九爷的名号,她也只是养子。

    霍家二房在别人眼里,依旧还是一注无主大财。

    霍家姐妹想要保住家业,就必须严阵以待,知己知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