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和齐珠玑、萧素心分配到的是“巡狩割”。

    这简直都不能算是杂务。

    巡狩割的意思是,巡视、狩猎、收割。

    鸣鼓山山林是不小,尤其后山如横卧大鼓状,连着许多山林。但是南天院年年都有学生巡山狩猎,哪里还可能有什么厉害猛兽。

    至于收割,也只不过是山林里采些草药,和散心差不多。

    方乐山是连一口提灵膏的汤都没有喝到,但听到林意等人分配到的是这样的杂务,他却是气都气得饱了。

    所有这些新生都看得出吴姑织是绝对不喜欢多说一句废话。

    这也难怪,如果说凝练黄芽是一半靠天赋,一半靠运气,那黄芽境之上的修行者,便是纯粹一半靠运气,一半靠努力。

    到了黄芽境的修行者,一天哪怕不吃不喝,全部用来冥想修行,在不依靠其他灵药的情形下,最多也就凝练出五转左右的黄芽。

    那满打满算,一年最多也只能凝练出一千八百多转黄芽。

    要至少要近六年,才能修到黄芽之上的第二境,命宫境。

    像方才的元狩,虽然已经凝出黄芽数年,体内少说也炼出了几千转黄芽,肉身被真元浸润改造得举手投足就是两三百斤的气力,但在未开辟命宫之前,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也只是比林意这种刚入门的修行者略快一些,不会有本质的差别。

    到了命宫境,虽然体内开辟出命宫,吸纳天地灵气的能力比起黄芽境快了一倍不止,但命宫境到如意境,却是需要五倍于黄芽境到命宫境的灵气。

    这样一算,最快修炼时间也至少翻一倍不止,至少要十五六年。

    在以往,虽然修行者自然不可能没日没夜的吸纳天地灵气,或多或少会获得一些灵药灵丹支持,但绝大多数修行者的实际晋升所需的时间,比这个年限只长不短。

    绝大多数没有特别际遇的修行者,在黄芽境到命宫境就在八到十年,到了命宫境晋升如意境,更是在二十年之上。如意境再到承天境,时间又不止倍计。

    所以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都是到承天境为止。

    南天院的这些教习,能在中年之前便到承天境,都是属于修行者世界的异数。

    能否凝练黄芽,成为修行者,这是一个巨大的门槛。

    但成为修行者之后,便真的是看修行是否勤勉,花多少时间在从天地间吸纳天地灵气上,以及能有什么样的运气,得到多少的灵丹妙药。

    这些新生很能理解,若是换了自己是吴姑织这种级别的修行者,恐怕日常也绝对不愿意多花时间在这种事情上。

    无人敢多嘴造次。

    这些新生纷纷离开饭堂,去各杂务处报道。

    林意等人离开最慢,因为林意将膳堂里所有剩余的冷面馍都包了一包,带在身上。

    “你真有这么饿?”齐珠玑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林意你是不是这些年过得太不如意,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绝大多数时候都吃不饱的日子,所以才会如此?”

    听到齐珠玑这句话,萧素心的眼眶不由得发红。

    看着林意的吃相,连她都觉得有这种可能,林意孤身一人在建康,失去亲人照拂,这几年恐怕过得比自己还更不如意。

    “我就是饿。”林意无法解释,继续大吃。

    “算了,你不要吃了,我明日让人送来酒菜,再送些建康城的名点,吃这冷面馍,实在太凄凉。”齐珠玑都动了恻隐之心,忍不住轻声叹息,“昔日的林家,可算是豪门。”

    “酒菜不能,肉食也不能吃。”林意摇头,“那些名点若是只五谷杂粮也可,但若是添肉加料,却是不能。”

    齐珠玑愣了半天。

    “我真看不懂你。”许久他终于说了这么一句,他现在真是有点看不懂林意,不知道林意到底是不是装,反正十分古怪。

    “巡狩割”杂务的报到处就距离膳堂不远。

    晚课时配发的地图和南天院介绍已经说清楚了,这个叫祭牲堂的石屋原先是某个望族祠堂的一角,原先是作为一个偏厢房,预制祭天的牲品所用。

    这处石屋的位置,距离膳堂也不过一片松林,七八百步。

    林意等人到时,已经有一名男子在等着。

    只是这名男子足有四五十岁,既不像是教习,又不像是往年老生。

    “奇怪!”

    这名男子相貌也是普通,五短身材,但他皱着眉头盯着林意和齐珠玑、萧素心看了许久,却是摇了摇头,迷惑不已的模样。

    “什么奇怪?”

    齐珠玑转头看了林意一眼,觉得应该是林意的原因。

    “往年分配到巡狩割的,都是一眼可见的天才,南天院最最优秀的学生。”这名男子解释道:“但是我看你们三人,要么凝结黄芽不久,要么连黄芽都未凝结,根本看不出天才之处,怎么会派你们三人来巡狩割?”

    “我们不算一眼可见的天才,那什么样的算是一眼可见的天才。”林意听的都很不服气,气鼓鼓的反问道。

    “例如天监四年的倪云珊,天监五年的王平央,还有天监三年的厉末笑。”这名男子想了想,赞叹道,“那可是来的时候就接近命宫境,一看就气势不同的天才人物。”

    林意都顿时无言以对。

    其余什么天监四年的倪云珊,天监五年的王平央他都没有听过,但厉末笑的名字,恐怕建康无人不晓。

    厉末笑是这数十年来,晋升命宫境最快的修行者。

    除此之外,厉末笑还有“小武圣”的名号,他在拳脚剑招上都有非凡的天分,哪怕是射箭,据说他只是练了三天,就能做到百步穿杨,箭不虚发。

    “那是什么天才,那是妖怪。”齐珠玑嘀咕一句。

    “那很显然,你们不是妖怪。”这名男子也不生气,笑了笑,“不过你们天监五年是吴姑织的学生,她挑选的人,应该也不会错。”

    这一下齐珠玑和林意、萧素心倒是都起了好奇心,林意顿时忍不住问道:“先生,我们吴教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什么来历?”

    “具体来历我倒是不能和你们说,但有些事也是早晚知晓,用不着瞒着你们。”这名男子倒是很好说话,笑着道:“吴姑织是所有这些教习中无敌,院中同境界修行者无敌。”

    两个无敌,顿时将林意和齐珠玑、萧素心震住。

    “不过凑上这时候,也不知道你们是福气,还是不幸。”这男子却显然是想到了已来的灵荒,叹了口气,打开了身后原本只是虚掩的屋门,点了点内里钉在墙上的兵器架,“你们每人挑选一件兵器,虽然巡狩割真是轻松得如同游山玩水一般,但后山深处,倒是也会偶尔有些如野猪此类的猛兽,光凭拳脚,有时倒是难免受伤。”

    “对付野猪之类还要什么兵刃?”

    原本齐珠玑是嗤之以鼻,但烛火光照耀下,看清那些兵器架上放的兵刃,他便顿时乖乖闭上了嘴,眼睛里尽是惊喜。

    这些兵器架上放着的,都不是寻常随处可见的兵刃,要么是修行者所用的独特兵刃,要么便是一些世间大匠师制成的精巧奇门兵器。

    进门左侧的兵器架上,放着的几乎都是纂刻着符文的兵刃。

    这些兵刃的材质自然都不是寻常的铜铁、精钢。

    而进门右侧的兵器架上,放着的便是那种精巧、复杂的奇门兵器。

    齐珠玑一眼就看到了右侧兵器架上的一根一尺来长的白金色圆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