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四十三章 四年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263.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什么东西!”

    林意身体往下一缩,往旁边大树上一扑,只听见吧嗒一声爆响,他原先所站方位前方的一株大树上树皮炸裂。

    他还根本来不及多想,一阵剧烈的破空声从一侧响起,一团黑影瞬间就到了他的面前。

    林意原本正是剧烈奔跑,胸中全是浊气时,刚刚好不容易闪避开来,现在根本来不及看清对方模样,也根本来不及再躲闪。

    所幸他炼得最熟的疯魔杀拳,本身就是军中最高明的搏杀拳术,许多都是极限状况下的拼命招数。

    在这一瞬间,他强行扭腰背靠树干,整个人半靠在树干上,一脚凌空踢往这团黑影下身,与此同时,他一手护住自己前方,一手却是伸到极致,一爪直接抓向这黑影面门。

    “砰”的一声闷响在林中炸开。

    对方反应速度也极为惊人,直接蹦了起来,避过他的一脚,硬生生居高临下,一拳就轰在他成爪的掌心。

    林意只觉得掌心一沉,就像是被一柄十分沉重的铁杵砸中一般,他一口气憋在胸口,背部和树干一撞,他的胸肺之间难受得就像是撕裂开来一般。

    此时他头顶树叶纷纷扬扬洒落,林中光线明灭间,他终于依稀看清,这偷袭的黑影浑身黑色长毛,竟像是一头黑色猿猴模样,比他人还要略高半头。

    “猿猴?怎么这么大力气,南天学院的后山,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凶物?”

    林意强行呼出一口气,依旧背靠这株大树站定,只觉得掌心一阵火辣辣的痛。

    他只觉得这猿猴的气力,比元狩的气力还要惊人。

    也就在此时,那黑影刚刚落地,竟似毫无阻碍,脚底就像是装了弹钢一般的感觉,整个身体都似乎不需要任何缓冲一般,竟然又已经扑向他的面前。

    林意眯起眼睛,目不转睛,这时他已经看清楚了,的确是一头黑色猿猴,但此时这头黑色猿猴一手虚握在前蓄力待发,另外一手却是标准的冲拳直击自己前胸,双脚交错间,身影步伐竟似隐隐笼罩了自己闪避的任何一个方位。

    这一瞬间给他的感觉,不像是猿猴,倒像是一个武技远超出他的武师,军中那种已经搏杀了很多年的将领。

    当年他在齐天学院读书时,也时常和父亲军中的将领、军士交手,那些将领、军士,哪怕不是修行者,哪怕出手之间都是极为普通的招式,但就是那些普通的招式在他们的手中,却似乎分外的杀机重重,给他莫大的压力。

    现在这猿猴,给他的也是同样的感觉。

    他目光一闪间,竟是双足一顿,整个人一个僵尸跳,右胸靠肩处硬生生受了这猿猴一拳,与此同时,他的左拳也从下方撩起,一拳轰在这猿猴腹部。

    “砰!”“砰!”

    两声沉闷如雷的爆响同时在寂静的山林中响起。

    林意修行时便想着万一遭遇陈宝蕴这样的强敌如何,此时他呼吸无法调匀,根本无法久战,再加上直觉对方诡异,便不假思索的用出了这样的战法,硬生生的互挨了一记。

    林意虽然有天辟宝衣在身,但硬受了这一拳,背部在树干上猛烈一撞,前胸和后背肩胛骨都是碎裂般的剧痛,口中瞬间涌起一股血腥气。

    这黑猿身体明显一僵,似是根本没有想到林意居然直接是这样两败俱伤的拼命招数,林意这一拳轰在它腹部,只见它身体往后一躬,一声嘶鸣,踉跄后退间,它的嘴角已经沁出血丝。

    林意体内气血翻滚,他强行吸了一口气,略微凝神,体内无论是那些“分寒暑”所经的窍位,还是近日来他不断凝聚五谷之气灌注的三个窍位,这些窍位内里,全部起了反应。

    一时间他心脏剧烈跳动,体内一阵阵热意汹涌,他自己都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热了几分,连肩背的疼痛都瞬间消隐了不少。

    他也是发了狠。

    咔嚓一声,身旁一株胳膊粗细的小树被他硬生生折断,木屑树叶纷飞。

    随着一声低喝,林意背部发力,整个人从树上弹起,与此同时,他双脚错位,一股新力如从他脚下涌起,汇聚着全身的力量汇聚到双手。

    哗啦一声,这一株小树被他当棍朝着前方这黑猿猛烈砸下。

    黑猿原本身影不稳,它也根本没有想到林意竟然如此凶横霸道,同样中拳,竟然还能如此发力。但顷刻间,它竟也真像那种返璞归真,任何简单招数都可以用到极致的武学宗师,双手朝着这株小树一拿一带,竟是想将这树带到一边,同时令林意反而站立不稳。

    但是林意本身修行疯魔杀拳,心中也早已打定了两败俱伤打法的想法,一看黑猿这出手,他便心有感应,在黑猿指掌抓住树身的刹那,他的整个人已经顺势朝着前方一冲。

    他和黑猿,就像是一根扁担上挑着的两个麻袋一样,直接撞上。

    “砰!”“砰!”

    这一刹那,黑猿一腿蹬在了他的身上,但他的一拳也再次砸在了这黑猿的胸腹之间。

    黑猿这一脚力量奇大,直将他往后蹬出一丈有余,林意无法站稳,扑通跌坐在地,口中血腥味更浓,但是胸肺震荡间却是根本无法喘息。

    他再看去,那黑猿被他一拳也是在地上滚了几滚,但是翻身坐在地上的时候,却是突然对他一阵比划。

    “这是什么意思?”

    林意一时看不明白这黑猿到底比划什么,但只是直觉这黑猿似乎很有灵性,而且不像是要和他分生死。

    等他接下来终于喘息过来,回想方才双方交手,却是隐然觉得这黑猿并未下真正杀招。

    这种猿类,指爪非常尖利,但方才这黑猿一直用拳,却不抓挠。

    “你难道是见我在这山里奔跑,也是忍不住想和我试试手?”

    林意慢慢的站了起来,他揉着痛处,想到了一种可能,对依旧箕坐在地的黑猿说道。

    这黑猿此时已经停止了比划,但眼睛看着他甚是灵动,更显人性。

    “什么人!”

    但也就在这时,林意突然听到一声声厉喝,一阵阵剧烈的破空声,包括身上真元和林间枝叶摩擦时产生的独特裂响声,连成了一片。

    林意眉头一皱,他听到这些声音都来自于一侧的某处山谷。

    他站立不动,只是五六个呼吸间,林间风声骤疾,一团团落叶纷纷炸开,有十余道身影已经在周遭纷纷落下,将他团团围住。

    “有人打伤了倪师姐的猿王!”

    一声惊呼响起。

    接着便是一片厉叱声,“你是什么人,竟敢在南天院山林行凶!”

    “你们误会了。”

    林意平静下来,缓缓的呼吸吐纳,他看出这些冲来的人有男有女,都是身穿南天院的衣衫,而且胸口和袖口都有四字标记,如此说来,便应该是天监四年,比元狩和叶清薇还要高一年的南天院老生。

    “我是林意,南天院天监六年生,见过诸位师兄师姐。”

    “今年的新生?”

    一名身材修长,双目凌厉的年轻男子走上前来。

    他比林意明显要大出几岁,行走之间龙骧虎步,不像是学生,倒有一种军中将领般的气势。

    “今年的新生怎么会单独在此,而且怎么可能打伤猿王?”他上下打量着林意,皱起了眉头,目光和语气里都是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