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师兄,伤得不轻。”

    此时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走上前来,对着这名男子轻声说了一句,同时狠狠的瞪了林意两眼。

    林意歉然,道:“真的只是误会,我不知它的来历,它应该只是出手试我,但我却以为它是山野凶兽,出手就全力相搏。”

    “胡说八道!”

    一边一名少年瞬间暴喝出声。

    这名天监四年生无论身材和年纪看上去竟然和林意差不多,而且面目也很清秀,但性格却明显暴躁,他双手握拳,腾的上前一步,一种一言不合就要马上出手的感觉,“猿王很通人性,而且服食过灵药,气力接近命宫境,更何况一直和倪师姐过招,若说是你偷袭它伤了它,我还相信,但你说它出手试你被你所伤,简直是胡说八道。”

    这名老生这数句话一说,周围所有人看着林意的目光顿时都凌厉起来。

    “不信你问它。”林意很无奈,他看了那黑猿一眼,说道。

    他的眼睛里,倒是也充满惊奇。

    猿猴通灵并不稀奇,他看过的那些笔记记载里,就有不少关于这方面的记载,最出名的是前朝宋初年的一头老白猿精通剑术,不知是哪个隐世的修行者调教出来,后来一名叫柳溪生的年轻修行者又得了这头老白猿的教导,剑术惊人,还留下了一篇白猿剑经。

    但这种志怪类的事情在修行者世界也极为罕见,他当初也是当故事书看的,没想到在南天院的后山,竟然也能遇到这样的一头猿。

    这黑猿果然有灵性,它也明显感觉到了这些人对林意的敌意,顿时一阵摆手,同时点了点不远处的一株树干,做了个投掷动作,接着它又摆出了几个动作。

    林意是看得清清楚楚,这分明是述说事情的起由。

    一开始的投掷动作,显然是说它自己拿东西丢林意,接着摆出的几个动作,便是双方交手的模仿。

    “你还抵赖,你看,分明猿王都说,是你拿石头丢它。”但是那名最先查看这黑猿伤势的高挑少女却是会错了意,顿时看着林意怒声道。

    “它说的是它先拿东西砸我。”林意异常无奈,甚至点了点那棵树上被砸的痕迹,他对着黑猿也比划起来,希望黑猿再能解释一二。

    这黑猿倒是配合,它跃了过来,和林意站在一起,甚至还牵了牵林意的手,表示亲近。

    这一下所有老生的面容都是缓和下来。

    “我是方念圣,你叫林意,真是今年新生?”为首那名身材高大,年纪也最长的老生的眼神迅速温和,只是依旧带着疑惑:“不知令尊是?”

    林意点了点头,“家父林望北。”“林望北?”方念圣目光剧烈闪动一下,明显是知道,但是他面色却是没有什么变化,也不多说什么。

    只是这一下,林意就看出这人心机比较深沉。

    “就算是猿王先出手偷袭,你下手也太重。”此时那名高挑少女倒是又忍不住一阵抱怨。

    相反林意看她倒是很顺眼,很明显她是关心这黑猿伤势居多,根本不关心林意家世,而且有什么便说什么,十分直接。

    “我只是身穿天辟宝衣,实力和它相距甚远,陡然遭遇这样的强敌,根本不敢留手,就怕丧命此间。”林意不想太过暴露自己的实力,而且周围这些老生他并不相熟,所以直接抛出了天辟宝衣,“它应该是手下留情,所以我虽然也被击中,但却是它受伤更重了些。”

    “天辟宝衣?”

    一片惊呼声响起。

    “你居然有天辟宝衣?”高挑少女朝着林意的领口里看了看,语气倒是也温和下来,毕竟林意的话极有道理。无论是在她还是周围这些老生看来,也只有猿王刻意手下留情,才有这样的结果。

    “你是刚修炼到黄芽不久?”

    方念圣静静的看着林意,突然问了这一句,然后伸手碰了碰林意的肩头。

    “此人心机果然深沉。”

    林意的心中瞬间又涌起这样的念头。

    因为就在他手触碰到林意肩头时,一股雄浑的真元力量便朝着他的体内压了压,接着收了回去。

    这是试探他的修为。

    但既是同院学生,既可开口相问,又何必这样直接试探,更何况方念圣的此时的面色极为温和可亲,面色上面却是反而容易给人亲近之意,生不出恶感。

    林意此时体内黄芽几乎一丝都没有,方念圣一试之下,心中便是认定林意最多刚刚凝练黄芽。

    林意也不管他心中想法,只是自顾自点了点头。

    “他打伤了倪师姐的猿王,我们要不要知会倪师姐一声,看她有何说法?”这时,有两名老生却是犹豫出声。

    趋炎附势之徒。

    林意微皱着眉头,转眼过去看那出声的两人,心中顿时下了定义。

    此事已经说清,左右不是他的责任,那两名老生却还如此说,便只可能是那倪师姐势大。

    “不用了,倪师姐何等样人,不会为难他,更何况这些人都亲眼见证,猿王自己又通人性,也不会责怪到其余人头上。”方念圣这时却是淡然的摇了摇头。

    “多谢师兄。”林意“真诚”的致谢,心中却是在腹诽,那两名老生比起这方念圣差得太远。方念圣这是无形之中又在所有人面前夸了“倪师姐”,而且又不露声色的对他卖了个好。

    至于那两名老生,这种唯唯诺诺的想要讨好人的手段,多半被人不齿,恐怕那倪师姐也不会高看他们一眼。

    “不知师姐姓名?”

    见这些老生纷纷转身离开,林意却是上前轻声问了那高挑少女两句:“还有师姐你们所说的倪师姐又是谁?”

    “我是颜婉,说起来我父亲颜齐杉还算是你父亲当年的同僚。”这名高挑少女倒是一番男儿豪气,开口第一句便是如此,也不忌讳,但接下来第二句也是毫不留情面的低声呵斥,“你都已经到了南天院如此之久,难道还不知道天监四年的倪云珊,不知道她的这猿王?”

    “我课上的少,真不知道。”林意很想这么说,但是却又不好意思。

    事实上进入南天院以来,他甚至连教习的一堂课都未去听过。

    “我当然听过倪云珊,但是不知道她有这样的一头灵猿,而且她也是天监四年生,按理你们也是同辈,但听你们称呼她都是称倪师姐,我便以为另有他人。”林意看着颜婉说道。

    若是改朝换代之前,颜婉的父亲也是属于边军,的确算是他父亲的同僚,但官阶却是比他父亲要低。只是现在颜齐杉的官阶,却是和他父亲当年齐平了。

    “文官中有德为长,我们修行者,自然是谁的修为最高,便为长。”颜婉看了林意一眼,“倪师姐修为远胜我们,更何况一开始谁也没有想到排座次,没有人觉得修为高便一定要喊她师姐,但后来一些试炼实修,天监四年生很自然渐渐以她为首,很自然的便开始喊她师姐。”

    颜婉的话语里,透着一股服气。

    “那她的确是厉害。”

    林意也没有话说。

    他出身将门,自然知道有些将领能够脱颖而出,并不是因为武技和修为远超别人,而是因为为人品格让人服气。

    “算了,不和你多说了。我知道你父亲后来无故获罪,被罚去边关放马了。这些年不听我父亲说,他应该是顾忌,但以前我也常听我父亲说一些他佩服的人和事,你父亲带军悍勇出名,部将也都是一样。你父亲被罚去养马,恐怕也是皇帝顾忌你父亲和那些不要命的部将。猿王很通人性,它也算是我好友,先前见你打伤它,我自然生气,但是现在想来,你在陡然不明就里遭遇强敌,反击之下能够将它打伤,也算是将门虎子了。”颜婉本来已经话说完,走出两步了,突然又顿住,转头和林意说了一堆话,接着她伸手一弹,却是一个丹瓶丢到了林意的面前,“这里面有一颗小天星丹,我将近凝练命宫,对我已经没有大用,今天见你也算有缘,便送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