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五十九章 燃烧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279.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在此之前,这些年轻人很少会把自己和死联系在一起。

    然而日间陈平罗被斩,却渐渐让这些自我感觉良好,如在云端的年轻人拉回到了人间。

    所有新生开始返回篝火旁。

    一名负责检查马匹的军士却是在此时到了那名副将的身旁,轻声的禀报数据。

    这名副将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目光却是不可察觉的落在了林意的身上。

    也只是片刻时光,林意站了起来,迎着所有人不解的目光,来到了这名副将的面前。

    其实原因很简单,他不够吃。

    行军口粮配给的并不多,两大块黍饼,一片干肉。

    这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最多也只是不令饥饿,不可能满足林意的修行所需。

    “我饭量很大,这些我吃不饱。”

    林意到了这名副将的面前,对着他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轻声说道。

    这名将领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道:“饿几顿,便会习惯,饭量就自然会小了。”

    “一只象的饭量就算再小,也绝对比鼠吃的多。”

    林意很熟悉这种军中将领的做事风格,同时他也很清楚军中的规矩,所以他并没有惧色,只是平静的抬起头看着这名将领面上如岩石般冷硬的线条,道:“我不需要肉干,可以换成黍饼,如果将军允许,我愿意多做一些防务或是在休憩时捕猎,换取更多的口粮配给。”

    “你是叫林意?”

    听着这些话语,这名将领的面容略微温和了一些,道:“你的父亲是林望北?”

    林意点了点头,“不错。”

    “所以你比他们要更懂规矩,我可以答应你的请求。”这名将领也点了点头,“我可以安排你负责上半夜的岗哨,但我不得不提醒你,即便我准允你用捕猎来的食物换取更多的口粮配给,但你不能留下许多可被追踪的痕迹,同时你必须保证你有足够的休憩时间,不会让你的战力下降。”

    “我明白。”林意微躬身致谢,道:“我是否可以让齐珠玑和萧素心协同?”

    “准。”这名将领回应得极其简单。

    然而等林意告退时,这名将领却是喝住了他,道:“若是身上有极重的重物,便要比其余人更早一个时辰换马。”

    林意愣了愣,但他马上反应了过来,道:“明白。”

    “怎么说?”看着走回的林意,齐珠玑和萧素心问道。

    林意道:“他同意了。”

    “我负责狩猎,正好可以练乱红萤。”齐珠玑点了点头,“林意你负责守卫,萧素心你即将凝结黄芽,全心修炼。”

    “我用半个时辰挖取一些块茎。”萧素心道:“你不是不知道林意现在的饭量,更何况进入了眉山,恐怕很多时候都必须自己寻觅食物。”

    齐珠玑点了点头。

    林意也点了点头。

    三人的议事,这便如此说定。

    当其余所有新生都进入营帐休憩,齐珠玑和林意开始离开营区往外行走,而萧素心则穿行在一堆堆将近熄灭的篝火畔,将一些新生丢弃的黍饼收集起来。

    这些黍饼对于绝大多数南天院新生而言,实在太过粗鄙,难以下口,所以倒是大半新生都有剩余。

    萧素心很细心,她用通天小剑将这些黍饼沾染了尘土和啃咬过的地方都切掉,然后再收集在布囊里。

    这种黍饼很结实,晒得很干硬,可以存放很久时间都不坏。

    但相应林意的饭量而言,这些还远远不够。

    将这些收拾干净的黍饼放到林意的营帐里,她便走进了杂草丛生的野地里,开始挖取一些可以实用的野菜和块茎。

    关于野地里可以食用的这些东西,齐天学院时也有过专门的教授,只是当年对于她和那些同窗而言,这种挖取野菜之类更像是有趣的游戏,而不像今日,事关修行和生存。

    半个时辰之后,她带着大捧的野菜和少许的块茎回到营地的边缘,她在不发出大的声响的情况下,将这些东西清洗,切碎,然后放入锅中,又掰碎了一些黍饼,熬了一锅黍米菜羹。

    她同样将这锅菜羹放进林意的行军营帐后,这才进入自己营帐休憩,开始修行。

    到月上中天时,齐珠玑的身影在营地外出现,他将大袋已经处理好洗净的兔肉交给营地里的一名军士查检,然后换取黍饼。

    看着这些兔肉的数量,这名军士的眼底出现了一些震惊的神色,但他在交给齐珠玑一些黍饼的同时,也认真的轻声交待道:“下次捕猎时尽可能猎杀野鸡、鸭类,兔肉难以消化,常食容易体虚,并非很好的行军口粮。”

    “知道了。”齐珠玑平和的听从,并轻声解释道:“这边林地少,草地多,到了林地,我会尽可能的猎取其它。”

    这名军士点头不语,挥手令齐珠玑自去休憩。

    待得齐珠玑回营片刻,林意的身影也在营地边缘出现。

    他和接替值守的军士做完交接,便返回自己的营帐,开始吃萧素心已经为他准备好的食物。

    那名副将自入夜开始一直安坐在营帐里。

    他闭着眼睛,然而这三人所做的事情都清晰的出现在他的感知里。

    他脸上的线条很自然的柔和下来。

    他属于御军,在游击军中,他这部也比较特殊,特殊来自于,他和那名刀疤将领一样,当年都属于萧衍的亲兵,在萧衍还未成为当今的皇帝时,他有很多次和萧衍以及当今掌权的军方高官并肩战斗过。

    所以到了今日,像他这样雍州军出身的将领,身份自然比其余任何军的同阶将领都要超然。

    然而和绝大多数雍州军的将领和军士一样,他们大多都是寻常的镇戊军和边军出身,当年和他一起进入军队的同伴,十停死了九停,这才造就了后来战无不胜的雍州军,这才造就了他们今日的地位。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

    所以像他这样出身的将领,自然知道自己的军功来自于当年那些曾和皇帝萧衍一起并肩战斗的人的鲜血和尸骨,所以在这种战时,他们根本不用顾忌那些朝中权臣的感受。

    那样的一名临阵脱逃的权臣之子,杀便是杀了。这些学生的待遇已经比那些普通学院抽调出去的年轻武者或是修行者要强出不知道多少。

    对于这些衔着金钥匙出身的南天院的学生,他心中没有任何的好感。

    然而林意、齐珠玑和萧素心这三人,却让他的看法产生了少许的改变。

    ......

    林意吃得很饱。

    这些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极为粗陋的行军食物,对于他而言却十分可口。

    越是简单,那种食物本源的味道,在他的口中就越是清晰。

    他很满足的开始修行。

    虽然花费了不少时间,但他知道今后绝对不可能像在南天院时一样,可以有终日的时间不断修行。

    在这片营区外巡查时,他便已经利用红龙银鲨手镯不断炼力,他的双臂和背部血肉,在酸痛不堪到可以继续发力之间已经拉锯了很多个来回。

    等到此时吃饱修行,十分自然,他体内许多气流,便悄然而迅速的涌向他双臂的经络,涌向他的后背。

    很快,在他的感知里,他的后背血肉就像是燃烧了起来。

    接着,他双臂的那些经络,包括整条脊椎大龙,也开始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