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也是个头目。”尚红缨点了点头,也不急着去清理战利品,而是看着身前的这名山寇问道。

    “小人卫追阳,不是....”这名山寇听到头目二字,浑身都是一抖。

    按照南朝律例,这种山寇被围剿抓住,越是头目,处罚便越重。

    “算了,我也不管你什么身份。”尚红缨越来越大将风范,一摆手,冷笑道:“实话不妨告诉你,我们只是南天院的学生,根本不是特意来围剿你们的军队,只是恰好路过,你们却伏击了我们。你若是今夜给我们足够便利和好处,我在日出之前就放掉你。”

    “南天院的学生?”

    这名山寇大吃一惊,忍不住抬起头来。

    南天院相当于是整个南朝的国院,就算这里是江州境内,这名山寇也自然听过。

    一想到有关南天院的事情,想到眼前这些人的家世,又想到一开始杀死的那三人,这名叫做卫追阳的山寇顿时浑身发抖起来,“你真的有可能放过我?”

    “我自然说话算数。”尚红缨知道这人的顾忌,“按我朝律例也有将功赎罪,更何况你又不是贼首,今夜像你这样逃走的,还算是少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伏击,原先要伏击的是谁?”林意微微皱了皱眉头,直接问道。

    “我们在这里伏击的是江州军。这些时日不时有江州军来清缴,我们之前收到消息,有一批江州军恐怕在今夜来偷袭,我们如何知道会伏击到你们。”卫追阳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和泥土,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

    “说不定便是那些游击军故意放出去的风声。”这时谢随春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在这战之中也受了轻伤,手臂被剑斩伤,所幸入肉不深。

    他这说话之间,一脸的忿恨,眼中似要喷出毒火来。

    林意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稍安勿躁,接着问道:“从这里往西山林约一个时辰的路程,有一处刃崖,你们知道那里有谁盘踞?”

    “那是半笔峰?”卫追阳顿时摇了摇头,“那里原先有一座山神庙,已经废弃多年,再往西是雷烈的地盘,我们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雷烈是谁?”林意等人顿时吃了一惊。

    “他们是江州最大的响马,自称赤雷军,原先的首领是文赤竹,是前朝江州的一名校尉,后来改换新朝,他带了旧部落草,在三年前文赤竹已经战死,赤雷军元气大伤,换了他的副将雷烈为首。”卫追阳倒是也有些惊讶,赤雷军在江州一带极为有名,他倒是没有想到林意等人根本没有听过。

    “那萧千山那些人要我们去那里干什么,难不成还要和赤雷军大战一场?”一些人在附近听到,顿时忍不住嘀咕起来。

    “我会赞同她的意见,会让你走,然而必须有对等的利益互换。”林意想了想,看着卫追阳认真说道。

    “多谢!”

    卫追阳对着尚红缨和林意便是磕了个头,然后伸指一点黑蛇王的尸体,“他身上的鳞甲和手套都是异种黑蟒的鳞皮鞣制而成,利箭也穿刺不透,他背着的那弓是乌沉木蟒筋弓,是用那处异种黑蟒栖息地的乌木和黑蟒蟒筋制成。射程超过寻常强弓一倍,除此之外,他身上还有一颗蟒珠,那颗蟒珠能试毒,若是周围有毒物靠近,便立刻变色。”

    接着,卫追阳脸色变了数遍,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平时住的融天洞里,有一种银色的厥草,似乎和你们修行者的修行有关,他专门用亲信看守,平时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那处。”

    “银色的厥草?”林意顿时心中一动,“是不是黑暗中会见星星点点银色荧光,嫩叶却如同兔尾,洁白卷曲?”

    卫追阳马上点头,“正是。”

    “星兔厥!”

    林意和齐珠玑互望一眼,顿时异口同声。

    “一个山贼窝,居然有这种东西。”尚红缨也是震惊。

    星兔厥是大天星丹的主材之一,药效甚至略超黄芽丹一线。

    “既然你知道融天洞的一些退路,那你带着我们暗中潜入,剩余的那些人就算防卫再好,恐怕也无用。”尚红缨转过头看着林意,“林意,我们恐怕要快些出发,否则我怕那些人直接将融天洞席卷一空四散逃走。”

    “齐狐狸,你不是还要件甲衣,他身上那件岂不是正好?”

    “我要他的蟒筋弓。”

    “尚红缨,那颗蟒珠如果还在他身上,就给你。”

    “我们三人一开始冲杀最前,他身上的东西我们先取,大家有没有问题?今后我们若是并肩杀敌,也是如此,谁冲在最前,战利品先取,谁先诛杀敌首,战功和敌首身上的东西先取。”

    林意毫不迟疑,看着这些同窗,朗声说道。

    “自然没有问题,今后便是如此。”谢随春都第一个抢先说道,所有这些南天院的新生也都是纷纷点头称是。这种分法本来就公允,更何况林意之前如何冲杀,他们也是看得清楚,林意击杀这黑蛇王,也是险到极点,稍有差池,林意自己就死了。

    “那颗蟒珠我不用,若不是你拼命,这次我活不下来。我幼时常用百辟丸药浴,本身已经大多数毒物难侵。”尚红缨扬了扬手中的一柄玄铁剑,“我就取这柄剑就好。”

    “林意,周雪意他们的遗体如何处置?”接着,她却是又上前一步,将声音压低得只有林意听得清楚,“我们没有马匹,他们绝大多数人都已经接近力竭,而且现在士气正浓,我怕背着他们的遗体行军,会有诸多不利情绪。”

    “按照边军的规矩,若敌已无残害遗体的可能,就地遮盖掩埋,再知会军方来捡尸骨。”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心中亦然沉重。

    这些都是他所知的军中规矩,然而真正面临时,心中却是不免凄惶。

    只是这一战,他便明白了有些边军歌谣中的将军只向前,将军只向死,将军不回望的道理。

    那种战场上的将领,恐怕真的是宁愿只向前死战,也不愿意回首望,因为只要往身后回望,看到的除了敌人的尸首之外,还有无数自己兄弟将士的尸首。

    “韩猎鹰,这蟒甲我不要,而且很适合你战法,你要不要,若是要的话,今后你战场上再得什么战利,再抵给我便是。”就在这时,齐珠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今天这章写的晚了,明天两章字数多点。)